&1t;!--章节内容开始--> 云碧雪想,她家谢先生就是这么霸气,为了找自己,竟然出动那么多的大炮,还打算轰了五行山。

  他每次做的事情,都能让她感动的不要不要的。

  云碧雪转头刚要和谢黎墨说什么,发现他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似乎有些疲惫。

  但是他的手却一直牢牢的握住她的,很紧很紧,仿佛怎么都不会松开一样。

  云碧雪本来要说出口的话,让她又咽了回去,这几天他比她还精神紧绷,昨晚,她又缠着主动撩拨他,折腾到大半夜,他肯定是很累了。

  云碧雪心疼谢黎墨,便也不打扰他,自己靠在椅背上也闭目养神。

  闭上眼睛不一会,云碧雪便睡着了。

  她其实很久没做梦了,但是这一次,她似乎又进入了梦境中。

  一处云雾缭绕的高山之上,亭子中,有一老一少在对弈,似乎在下棋。

  云碧雪心想好一个闲情逸致,这地方,真的适合养生,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要和谢黎墨说一说,在这里建一个房屋,可以观景。

  云碧雪压根不知道她现在是在做梦之中。

  云碧雪想去别的地方,但是她转来转去,还是在原地打转,让她很无奈。

  最后她索性朝着亭子而去,看两人下棋。

  看着棋盘上的棋子,纵横交错,但是云碧雪一眼就能看懂,能感觉到这棋局就仿佛下天下之棋一样,珍珑棋局!

  少年和老者的棋局,仿佛陷入了僵局之中,平局,再无往下下的可能。

  就在云碧雪纠结的时候,之间少年从容不迫的下了一个子,就这一个子,立马让棋局豁然开朗起来,少年赢了。

  那老者哈哈大笑起来,“好,好……置之死地而后生!这一子落的好,解了珍珑棋局几百年不解之谜,谢公子,小小年纪就能有如此的能耐,老夫佩服。”

  “大师谬赞了!”

  少年的声音如清泉一样好听悦耳,整个人看起来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芝兰玉树,如玉清润。

  云碧雪惊讶,他姓谢?那到底是谢氏家族的谁呢?

  那老者笑着道:“没有谬赞,谢氏出了你这样的天才,是造化,同样的,我对谢公子也有一个请求。”

  “大师请说。”

  “请谢公子,能时时以天下苍生为念,善哉善哉!”

  少年似乎微愣,“大师何出此言?”

  老者摇了摇头,“有一天你会明白的,只需谢公子记住我的话便可。”

  “请大师点化。”

  老者沉默了会,才开口道:“谢公子天纵奇才,奈何却有情劫,端看你的造化了。”

  少年喃喃道:“情劫?大师是说我会遇到一女子?”

  “你自然遇到属于自己的爱情,世间之事都逃不过一个情字,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

  云碧雪看着听着,总觉得少年的气息让她想靠近。

  但是她无法靠的太近,“你们在说什么呢?能在说明白点吗?”

  可是她说的话,没人听到,云碧雪惊了好一会,才意识到,难道她现在是在梦里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