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t;!--章节内容开始--> 云碧雪一下子从恍惚中回神,透明的身子追上了谢玉倾,她看着眼前的少年,温润如玉,精雕玉琢,锦衣玉华,出尘绝艳,泣血如华,幻影魅色,那种惊艳感,让云碧雪几乎找不到任何一个词语来形容他的气质和风采。

  她想,这是一个很容易让人一见钟情的少年,清贵无瑕,敛尽天地风华。

  而且看到这张如此清晰的容颜,云碧雪竟然生出一股悲伤凄冷的感觉,好似心中有什么疼痛感在折磨着她自己。

  仿佛她跟他是很熟悉的一种感觉,明明是刚见,却有一种融入骨髓的熟悉感。

  可是明明很熟悉的感觉,却让她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云碧雪不由自主的喃喃念道:“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月……”

  多么苍凉的诗句,让她不由自主的念了出来。

  在云碧雪念出来的时候,谢玉倾不知为何,心似有所动,脚步一顿。

  “玉倾,怎么了?”

  谢玉倾摇了摇头,“娘,我没事,刚刚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谢玉倾的母亲,劝道:“这世间奇妙之事甚多,你最近睡眠不好,也总是做奇奇怪怪得梦,娘才让你去见见大师,怎么回来,还不见好?”

  “娘,我没事。”

  ……

  云碧雪在梦境中竟然落下了一滴泪,这滴泪滴落在地,她整个人似乎成为意念汇聚在谢玉倾的眉心。云碧雪的灵台一下子清明了,她什么都不能做,也不能动,但是能感知到谢玉倾的思维。

  这种感觉太奇怪,也让云碧雪有些慌乱,她怕自己入了梦,醒不过来。

  但是这是谢玉倾,能称为现在这样,想必两人之间肯定有某种联系。

  云碧雪定了定心神,倒也不着急,先跟着谢玉倾到处看看吧!

  谢玉倾陪着母亲吃完饭后,他便去了书房。

  谢玉倾的书桌上,正中间摆放的是夏夜朝的史书,他翻看后,拿出一张纸,在上面勾写了几个人名。他在思考整个夏夜朝未来的发展,在分析新一任的帝王会是谁?

  谢玉倾看了好几个名字后,将夏夜修三个字打了个叉号。

  后来,他又将叉号划去了。

  在面对朝政之事,谢玉倾似有烦恼。

  他起身走到窗边,看着外面下起了雨,便打着伞出了府邸,去往山上清灵寺。

  在街道之中,有一辆车快速的经过,溅起雨水和尘土,冒雨回家的一些人们也赶快避让。

  “禾府的马车,都让开,让开……”

  赶马车的车夫一遍遍的抽在马上,也抽在地面上,气势倒是很足。

  谢玉倾淡淡的扫了一眼,面无情绪,他扶起旁边的一个姑娘,继续走他的路。

  整个人清润洒脱,带着仙人的一股出尘之气。

  只是他慢慢走过只是,和马车错身的时候,车上突然传来一个女生,“慢着,停下。”

  “驴……”

  当马车停下来时,从上面下来一个少女,白衣长裙坠地,带着柔美之色。

  “玉倾哥哥,没想到在这里能看到你!”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