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露依依不舍的看着手中的首饰,迷幻的看着头顶道:“可到我结婚的时候还早呢!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哎”

  叹了一口气,云碧露继续道:“估计咱俩不一定买得起这样的,不过我会努力,我的餐厅最近生意还不错,这个月的盈利也挺好”

  皇逸泽每次都有一种一巴掌拍死云碧露的想法,每次都让他咬牙切齿,但看她那一副迷糊的样子,又硬不下心肠

  他扶着额头,揉了揉眉心,不知道云碧露从哪里看出来他穷的?

  还是在这丫头的认知里,买不起这样的首饰就是穷?

  皇逸泽觉得很想撬开云碧露的脑子,看看里面都装着什么,不过眼下他未说什么,转身去谢黎墨一群人在的地方,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云碧露也不知道为什么皇逸泽不搭理她,不过她仔细回想刚刚说的话,也觉得没什么错误

  云碧雪是真的特别喜欢这款白色婚纱还有古式礼服,就连首饰也特别喜欢,实物比照片更加漂亮清晰

  试穿了下,云碧雪特别的满意

  看到云碧雪满意高兴,谢黎墨心里才好受一点,要不,他总觉得亏欠了她

  在两人婚礼公布的时间,宁安市的各大豪门开始争相要送礼,在别墅外都排成了长龙,俨然形成奇观,在飞机上往下看,都觉得甚是壮观

  谢黎墨专门安排了一些人人接受礼单,又让人按照礼单,针对大家的喜好,让人送去了回礼

  很多豪门家主将礼送去后,心里也都踏实了,觉得谢少接受了,说明他们肯定有资格去参加谢少的婚礼,这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可是等晚上,他们收到了谢少的回礼,惊诧的不知何反应,等他们回头看了请帖还有回礼的古董时,差点激动的落下泪来

  一晚上都捧着古董爱不释手

  也有的家族收到自己喜欢的古画,更是不知道往哪里摆放,都不允许家人碰一下

  ……

  大家暗中都对谢少更加的忠诚甚至是感恩戴德

  其实对谢氏来说,这样的东西是一抓一大把,根本没当回事,但是对宁安市的这些家族来说,这样的东西是无价之宝,可以为一个刚跻身豪门的家族增加底蕴

  苏家

  苏冷寒让母亲照顾孩子,自己则在书房里,抽着烟,在烟雾中神色淡淡,甚至带着一丝萧索

  看着桌子上的请帖,心里的刺痛感特别明显,脑海里总会不由自主的想起曾经的时光,他是后来才明白,当时是多么的美好

  看了看外面的夜色,就如同他的心一样,暗夜深深,从不明朗,他拿起请帖,打开,看到上面的两个名字,目光动了动,然后拿起手机想发个祝福短信,可是却不知道说什么

  最后,他心里叹息了一声,走出书房,安排人将贺礼送过去

  苏冷寒的私人助理在收拾东西的时候,让苏冷纤看到了,当她看到礼单上的东西时,都惊住了,“哥,这都是你收藏多少年的宝物,你怎么就给了他们呢?”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