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t;!--章节内容开始--> 林秋水好一会,才平复了情绪。

  但是她的腿还是有些发虚,阿青扶着她站起来,两人这才离开。

  夜君清就坐在车上,看着林秋水和阿青从门内出来,阿青还扶着林秋水。

  “夜少,这样的人,胆子如此小,应该不是专门安排的!”

  夜君清眯着眼睛,危险的看着前方,道:“让人盯住那两人。”

  对夜君清来说,有一点消息也不放过,怎么就会这么巧,在他要查谢黎珍的时候,她出现了?

  夜君清心思非常缜密,有一点可能性,也要查下去。

  好不容易煎熬了几年,一朝得知黎珍还活着,他怎能放弃,就是蛛丝马迹他都不会放过。

  就连夜君清的这几个下属都不明白他的那种心情。

  他们自然不知道,他们的主子都有些“疯癫入魔”的状态了。

  待命令下达后,夜君清也一直坐着,再没说话。

  “夜少,家族来人,是长老院派来的,说要见你。”

  夜君清本来一只手撑着头,靠在窗边,听到自己心腹的话,嘴角一勾,眼皮懒懒的一抬,“先让他们等着。”

  “可是夜少,需要什么理由?”

  “本少心情不好,你们看着给理由。”

  “是!”

  接着,夜君清就下了车,自己一个人走走看看。

  他的心腹一看,立马安排人保护夜少,但是不敢近距离打扰。

  夜君清优雅的漫步在e国的街道中,看着熟悉却有陌生的街景,有的是和几年前一样,有的都变了。

  他已经很久没这样沉下心,在一处地方走一走。

  尤其e国这个地方,当年,他曾无数次待黎珍走过,带她去吃各种好吃的,带她在各种地方都玩过。

  可以说,在那段时间中,他一个外来的人,竟然会比e国诺尔城本地的人都熟悉这片土地。

  可是五年了,他直到今天,才重新踏入这里,重新去走一走曾经走过的地方。

  每看到一处场景,他脑海里都会回荡黎珍的的话,想到她的身影。

  不知不觉,走入一处小巷中,他记得以前,这个胡同里有卖糖画的,黎珍最喜欢吃。

  当夜君清走入这里时,发现一切都改了,道路中立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正在修建!

  他站了许久,才转身离去,身影带着孤寂和落寞。

  “哼,夜少竟然如此不把长老院看在眼里!”

  一个幽冷的声音响起,接着从角落里走出一个黑衣西装的人。

  “是你!”

  “怎么,夜少很奇怪?我就是专门来传达长老院的话,顺便警告你一下,别以为你现在是继承人,以后就一定是家主。”

  来人目光咄咄逼人,说话也带着各种不屑。

  夜君清一手抄在口袋里,懒洋洋的看着来人,“以后是以后,现在是现在,至少我现在还是继承人,你还没资格在我面前这样说话。”

  说着,夜君清眼眸一眯,人也瞬间一动,快速的来到来人面前,双手握拳,直接打了出去。

  那人反应也非常的灵敏,身子一偏,险险的避开了夜君清的招式。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