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千幽听着云碧雪的话,也是一惊,“你是说鬼谷影卫内部有奸细?”

  云碧雪抿了抿唇,严肃道:“梨伯父,除了这个原因,我想不到还有别的。”

  梨千幽内心叹了口气,“你的分析应该是对的,之前从来没想过这方面的原因。”

  “梨伯父,鬼谷应该是最封闭的地方,鬼谷的影卫暗线怎么会有细作呢?”

  这才是云碧雪最疑惑的地方,她现在心里很难保持那份冷静,都乱糟糟的,担心的就是父母的情况。好不容易要找到亲人,她心中满满的都是希望,却突然告诉她这个,她一时间真的难以接受。

  但是她作为晚辈,也不能质问长辈,何况,若非梨伯父他们,自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有关的线索。

  “碧雪,是伯父不对,伯父的失误,这件事我会弄清楚的,我和司无影亲自去玉府山庄守着!”

  “梨伯父,我们现在要保持冷静,如果已经打草惊蛇了,我们更要稳妥的处理这件事。”

  “你说的对。”梨千幽想到很多事情,内心泛起一股沧桑感,其实只要是关于玉琴的事情,不知为何,他总是处理不好。

  “梨伯父,魅心鸟已经醒了过来,我不耽搁,会马上带它回去。”

  挂断电话后,云碧雪一时间急的团团转,都不知道干什么好?

  魅心鸟趴在那,头歪着,看了一会,努力扇扇翅膀,“a#a##……”

  云碧雪听到魅心鸟不知叫什么,转头看过去,虽然听不懂,但看它也跟着着急团团转的样子,不由的笑了。

  她走过去摸了摸魅心鸟的翅膀,“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

  魅心鸟可能也知道自己说什么,云碧雪听不懂,只能使劲点头。

  云碧雪跟血影们交代了一些关于谢氏的事情,让他们好好守护谢氏,她先离开。

  “少夫人,谢少离开时,让我们照顾好您!”

  “我不会有事的,你们留在这里守护谢氏。”为了找黎珍,谢黎墨将谢氏内部的影卫大多都调动了出去,如今谢氏内部的影卫应该不多,如果她再把血影带走,对谢氏不利。

  “少夫人……”

  云碧雪冷声道:“既然你们谢少让你们听我的,那么这是我的命令,你们留在谢氏,而且你们谢少不联系你们,你们不准汇报我的情况。”

  云碧雪能理解那种找亲人的感觉,她不希望如此关键的时候,再让谢黎墨分心,那样的话,谢黎墨做的事情不就白费了。

  当天晚上,云碧雪带着眉心鸟上了飞机,离开了谢氏,虽然将影卫都留下了,但她也带了两个血影保护自己。

  来到鬼谷后,云碧雪带着眉心鸟见到了梨千幽和司无影。

  看着梨伯父脸上的淤痕,云碧雪都惊了,谁有这个能耐打梨伯父?

  司无影道:“碧雪,你不用看,他脸上的伤是我打的。”

  云碧雪有些头疼的感觉,两人都这么大年纪了,还干年轻人爱干的事情,实在是无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