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梨千幽并没说,梨千幽可以维护玉琴,在他心里认为,就算是玉琴背叛了鬼谷也没事,他会保护她。

  他内心这种伟大的想法,并不是玉琴想要的。

  玉琴有自己的尊严,她没做过的事情,为什么要承认,她没背叛,为什么她的幽哥哥就是不能信任她呢!

  当然这还不是压倒玉琴的最后一颗稻草。

  最后一颗稻草而是来自夕淳儿。

  夕淳儿说要见她一面,信上字里行间都带着挑衅。

  玉琴被气的不行,自然是觉的身正不怕影子斜。

  可当她看到夕淳儿的房间里,躺着夕淳儿和梨千幽时,再也收不住打击,跑了出去。

  夕淳儿嘴角勾起一个得意的弧度,将衣衫穿上,走了出来,“怎么,玉琴姑娘,竟然也会有受不住的事情?”

  “夕淳儿,你到底是谁?想怎么样?”

  “我到底是谁,你无需知道,我想怎样,你也管不着,图纸是我偷的,但是很不巧,大家都相信我,而不相信你,哈哈……”

  “你……幽哥哥救了你,你竟然要背叛鬼谷!”

  “呵,背叛,说的多难听,这叫各取所需,实话告诉你,我就是故意接近他的。”

  玉琴踉跄的后退了几步,不敢置信的看着夕淳儿,“你,你好阴险的心思,我要告诉幽哥哥……”

  夕淳儿一改平日那种柔弱的姿态,变的尖锐起来,“他都和我在一起了,啧啧,他的身体真的很棒,能力也很强,弄的我都起晚了……”

  “你不要脸!”

  “呵,你要脸,可惜你的幽哥哥是和我躺在一起呢!对了,你可以去告状,去告诉他,你看他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大家会以为你是妒忌我,你的幽哥哥也会认为,你是妒忌我,所以才告状,你说事也不是,你就说,哪一次,你玩过我了?”

  玉琴眼中闪过浓浓的杀意,“你不怕我杀了你?”

  她是没杀生过,但不代表她会放过这个心思不正的女人。

  “你杀了我,你的幽哥哥会更难过,他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玉琴心里很难受,感觉在滴血,撕扯的疼痛,她忍着性子道:“说吧,叫我来的目的。”

  “很好,聪明,我要你明天承认你偷的图纸,然后接受鬼谷的惩罚,自己离开鬼谷。”

  “原来你的目的是这样,呵,若是我不呢!”

  “那就别怪我对鬼谷和你的幽哥哥下手了。”

  玉琴不屑,“你太看得起自己了。”

  “如今你的幽哥哥信任我,我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渗透到内部,这图纸就在这里,你承认就拿去,不承认,我就带出去,给其它的势力,还有,我爱少主,只要你离开了,我为了爱人,可以什么都不做……”

  当年的玉琴也只是十八岁,为了鬼谷,为了梨千幽,还是做出了牺牲。

  不过她虽然离开了,还是给司无影留了一封信,里面交代了一些事情,当真相大白后,无论是梨千幽还是司无影都无法追回玉琴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