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雪眼睛眯了眯,故做害怕道:“那个势力是什么?”

  夕淳儿很享受的看着云碧雪这样的表情,“怕了吗?怕就对了,帝王千年传承,能是你们可以比的吗?哼,不自量力。”

  云碧雪听着这句话,心里泛起惊涛骇浪,夕淳儿所说的势力,应该就是夏夜朝的后人势力吧!

  没想到真的存在,还真的有!果然不是她的凭空猜测。

  也就是说,夕淳儿知道那个势力。

  而且看夕淳儿的样子,她或许是听命于那个势力的。

  总觉得,有一张大网网住了一切,这张大网应该就是夏夜朝的人布置的。

  那到底是什么势力什么家族,她有没有听说过?

  云碧雪的心里惊异不已,思绪久久无法平静。

  “你说的那个势力,是什么家族?”

  “是……”夕淳儿刚得意的要说出来,但是刚到嘴边,似想到什么,还是没有说。

  她斜眼看着云碧雪,“你倒是聪明,想套我话?”

  “我没有,只是听你说,好像很厉害很恐怖的样子,所以问问。”

  夕淳儿的指甲在云碧雪的脸上和脖颈上轻轻划过,她的指甲太长,手指又那么冰凉,仿佛利刃比着云碧雪一样,就跟毒舌的蛇信子一样,让人心生恶心。

  但是云碧雪还必须忍着,内心的排斥越来越浓。

  夕淳儿哈哈的笑着,她讨厌这张脸,讨厌和玉琴有关的所有事情,如果按照她的意思,云碧雪落在她手里,自然是要使劲折腾的,她可要好好的惩治她,她还有好多手段没使出来。

  但是二十多年前的她,就不是自己一个人,她有任务在身,还真不能轻举妄动。

  夕这个姓氏,还是她自己摒弃原来的姓氏,跟着那个人,被那个人以自己的名字赐予的姓。

  听的多了,时间长了,她甚至都一度以为自己本来就是这个名字。

  夕淳儿一事件神情有些恍惚,似想到什么,手中一用力,云碧雪的脖颈也被指甲划破了,沁出一丝丝的血迹。

  云碧雪一疼,但是却紧紧皱着眉,也不吭声。

  “咯咯,好心思害死猫呀……想知道的多吗?那就多付出点。”

  说着,夕淳儿掐住云碧雪的脖颈,死死的掐住。

  云碧雪眼中闪过一丝惊恐,她是真的没想到夕淳儿竟然要杀她,她不怕死,但是不能死。

  可是她现在力量弱,根本就没法反抗。

  “咳咳……”云碧雪脸都涨红着。

  夕淳儿是用了狠力的,云碧雪完全就呼吸不上来。

  在云碧雪真的快憋过去的时候,夕淳儿才松开了手,她笑的阴森无比,然后提着云碧雪的头发,扯着她的头,在她耳边低声道:“怎么样,死亡的滋味是不是体会过了?我知道你不会死,只是让你长点记性。”

  看着云碧雪苍白毫无血色的脸色,夕淳儿很满意,然后拍了拍她的脸,“记住好好想!”

  说完,她擦了擦手,然后对外面的人道:“让哑婆来照顾她,此人的存在,暂时不要让府中任何人知道。”

  “是!”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