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雪此时将头发都撩开了,露出自己带血的脸颊还有出血的脖颈,再加上一双杀意腾腾的眼眸,真的很具威慑力。

  尤其她刚刚只是轻轻一动,就杀了一个人,太……太恐怖了。

  这女人,到底是不是人?

  这四五个人平日其实也不过就是在寨子里给打杂的,平日都是被别人欺负的,所以他们只能欺负更弱的人,而这个哑婆进入视线后,便成了他们偶尔欺负的人。

  毕竟他们负责厨房,这个哑婆要吃饭,总要讨好他们。

  剩下的四个人,害怕的腿有点打哆嗦,他们是作恶多端,但是也贪生怕死,平日都是欺软怕硬的。

  四个人没敢向云碧雪靠近,只是大喊着,“杀人了,杀人了……”

  他们相信肯定有人来惩治眼前这个恐怖的女人。

  他们不敢靠近她,不代表不远处守卫的不敢靠近,敢杀他们的兄弟,他们也要让这个女人死。

  云碧雪嘴角微微弯起,眼中闪过算计的光芒,叫呀,喊呀,最好足够大声,闹的越大越好,她的消息就容易被传出去,这样就

  她们叫喊了没多久,果然守卫的人走了进来,一身黑衣西装,戴着墨镜,手中拿着枪,全副武装的样子,跟特警一样。

  “到底怎么回事?”

  “是,是……是这个女人杀人了。”

  云碧雪耸耸肩,嘴角勾起嗜血的弧度,笑了笑,“是他自己自杀的,我手都被锁着,而且还没力气,怎么动手?”

  说着,她还挑了挑眉,很无所谓的继续道:“真是如此看得起我。”

  那守卫的也不知道跟谁禀报了,没一会来了一个女人,之前跟在夕淳儿身边的那个女人。

  她看了看云碧雪,在低头看了下地上的那个人,又看了看那四个还在争先恐后告状的人。

  “吴姐,真的是她杀了人,我亲眼看到的。”

  被叫做吴姐的不屑的看了这四个告状的人,“你们是怎么来这里的?安排你们的活不干,是不是太闲了?”

  那四人一听这句话,哆嗦了下,“吴姐,我们,我们只是不小心,怀疑这个女人……”

  那吴姐一巴掌打在说话的女人脸上,“这里还没你说话的份,好奇心害死猫,你们该死,是自己解决还是我们动手!”

  “吴姐,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吴姐,我们,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做。”

  “吴姐饶命,饶命,我们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不知道,我们不知道她是您的人。”

  “吴姐……”

  那个被叫做吴姐的女人冷哼一笑道:“你们跪着也没用,这里是夕主子的地牌,你们也敢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既然自己不动手,那么接下来就没你们选择的权利了,带下去,赐死!”

  这个叫吴姐的女人自始至终仿佛就跟杀蚂蚁一样。

  那四个人凄厉的喊着求饶,却没人听,就这么被带下去了。

  吴姐看了看云碧雪,“你也老实点。”

  然后她深深看了眼妇人,这才转身离开,当然那个被云碧雪杀死的男子也被拖走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