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君清在听到园长说到乐乐的时候,心情奇异的平静了下来。

  他听的津津有味,那样的安静认真,也不打断园长的话。

  哪怕园长说的很乱,有些语无伦次,夜君清依然听的很认真。

  园长说了一半,再看眼前之人的神色,如此平和,就连他身上刚刚那种寒气和压迫感也没了。

  园长一下子看呆了,觉的眼前的人如此平和起来,竟然有一股动人心魄的魅力。

  夜君清低头看了眼园长,眉心微皱,“继续说。”

  “啊……”

  “我是说,你继续说乐乐的事情,将她在幼儿园的一切都跟我说说。”

  当夜君清用这样柔和平静的语气说话时,他的下属们都惊悚的睁大眼睛,他们没看错吧?

  他们喜怒无常,阴冷无情的夜少,竟然会这样平和的说话,脾气竟然这样好?

  让他们多回味一下,实在是太难得,很难听到的。

  这些下属们突然就明白了,只有当年的那个珍姑娘才能让夜少变成一个正常人,百炼钢化为绕指柔,最贴切的莫不是他们的夜少了。

  夜少再无情再狠辣,对珍姑娘却从来不这样,轻声细语的,而且所有的黑暗都不让珍姑娘接触的。

  他们都是夜少的心腹之人,专门效忠夜少,只是他一个人的下属,所以夜君清的事情,不避讳他们,关于他的私事,也都是他们这些心腹去办的。

  这些心腹们此时都在想,希望夜少找到珍姑娘,和珍姑娘好好的,因为只有在珍姑娘面前,夜少才像个正常人一样,能享受到生活,而不是称为夜氏家族的一把利剑,甚至是棋子。

  其实夜氏家族的继承人,说好听点就是以后权力在握,说难听点,就是活靶子是棋子,为夜氏家族的任务而生,几乎没有自我。

  园长看到如此魅力逼人的男子跟自己这样说话,哪怕她都中年大妈了,依然激动兴奋无比,帅哥,人人都爱,而且眼前还不是一般的帅哥。

  这两天,她见了两位惊天地泣鬼神的男子,啊啊……

  夜君清也不知道园长在想什么,他本想提醒她两句,但还是忍住了,难得有耐心的等待。

  他担心自己一催促,园长反而想不起来跟乐乐有关的一切。

  园长咳嗽了一声,激动的开始滔滔不绝的说道:“乐乐这孩子,谁看了都喜欢,不但长的漂亮,也特别懂事,小朋友们都喜欢她,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跟她分享……”

  “乐乐很聪明,学习也好……”

  “这是乐乐画的画,这是她得的小红花,这是她的成绩……”

  “乐乐还会给小朋友们讲故事,讲的惟妙惟肖的,在学校演讲的时候,也是一等奖……”

  ……

  园长说起来,真的都不带停顿的。

  夜君清的心也跟着起起伏伏的,眼圈有些酸涩,一股晶莹的光芒闪过,这本不属于他的情绪,竟然一下子涌满心头。

  当他看到乐乐画的画时,上面竟然没有父亲,心仿佛一下子被锤子击中,钝疼的厉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