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黎墨之所以每日每夜的不敢停歇,也是因为他知道,阿雪还在家里等着他,时间对他来说真的太珍贵了,他一点都不能浪费。

  同样的,他心也稍微松了那么一口气,将妹妹带回去后,爸妈也会从m国回来的,有父母坐镇谢氏总部,陪着妹妹,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他就可以陪阿雪做任何事情了。

  自从来e国,可以说,谢黎墨的心就一直是提着的,紧绷着,就没松弛过。

  上了去往a国的飞机,谢黎墨本可以眯眼休息会,但也许因为马上就要见到妹妹了,心反而无法平静,困到极致,也无法入睡。

  “谢少,a国的普通百姓,大多认为您已经在那场别墅爆炸中死了,如今回去的话,会不会引起热议?”

  谢黎墨揉了揉眉心,疲惫的道:“尽量不要让任何人发现,但是无论会不会被发现,我都要亲自将黎珍接回来,否则我不放心,不过也无妨,如今谢氏内部问起都清理了,也不必隐藏我的存在了。”

  “可是,谢少,夜氏家族看似有意针对我们谢氏,他们在暗,目的不明确,我们不得不防呀!”

  谢黎墨沉思了下,道:“这事我有分寸。”

  如今的谢黎墨不会去考虑所有的情况,他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尽快将黎珍接回来,不能让夜氏的人找到。

  虽然影卫都有干扰夜氏,但以对方的警惕,总会发现异样的,所以找到黎珍也是早晚问题,那么,他这个当哥哥要做的,就是第一时间以最快的速度将黎珍接回家,保护起来。

  而谢黎墨第一时间的动静,就被夜君清的下属汇报给了他。

  夜君清听完后,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立马下令,“马上安排飞机,去往a国,刻不容缓。”

  “夜少,这会不会是谢少的障眼法?故意引我们离开e国。”

  夜君清毫不犹豫的道:“无论是真是假,我都要走一趟,立马安排!”

  “是!”

  夜君清开始来回走动,就跟他的心情一样,非常的浮躁狂乱。

  此时在a国的谢黎珍,压根不知道这些情况,她依然在睡前给乐乐讲故事。

  “妈咪,这是牛郎织女的故事吗?好好听。”

  谢黎珍摸着乐乐的头,她最喜欢看的就是女儿灿烂的笑颜。

  “这是a国民间传说的故事。”

  “妈咪,跟你以前给我讲的故事都不一样,我喜欢听这样的,我还要听。”乐乐自从来了a国,越发活泼,要在e国,按照以往的话,这个时间了乐乐就睡着了。

  以前她都讲一些童话故事,如今讲的都是民间传说,其实要叫她来说,她也喜欢a国的民间传说。

  “妈咪,我还想听。”

  谢黎珍听女儿撒娇的声音,都没辙,继续讲田螺姑娘的故事。

  讲完后,乐乐发表自己小小的见解,“妈咪,我喜欢田螺姑娘的故事,不喜欢美人鱼的故事了。”

  “为什么?”

  “因为田螺姑娘和她喜欢的人在一起,美人鱼没有和她喜欢的王子在一起。”

  谢黎珍听着女儿的话,愣了下,心尖都触动了,她再次想到了自己和夜君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