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君清其实来不及狂喜,只觉得被谢黎珍的话激的心口发疼。

  夜君清似想到什么,眼底光芒一闪而逝,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压住心中的那股躁动的情绪,他看着谢黎珍,锁住她的眉眼,问道:“黎珍,你就是这样想我的?”

  谢黎珍心尖一颤,夜君清用这样无奈和忧伤的语气跟她说话,就好像她错怪了他,他是弱者一样。

  而且这样的声音和语气,让她不由自主的会想到,两人在一起的那些时光,那时候,他都是用最平和的语气宠着她的。

  谢黎珍不得不承认,她还是有些心软,但是在生死一线间,以及这几年的苦,让她看清了事实,不会再犯傻了。

  人不能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谢黎珍看着夜君清道:“我如何看你不重要,希望你能放过我,让我好好活下去。”

  这句话其实还是挺狠的,若是夜君清对谢黎珍只是利用,那么谢黎珍的这句话对夜君清根本就没什么伤害力。

  但是夜君清在和谢黎珍的相处中,有了感情,因为内心有情,所以谢黎珍的每一句话相当于砍在她的心口上。

  谢黎墨看差不多了,便对夜君清道:“你也都看到了,无论你的目的是什么,黎珍不会跟你走的,乐乐也不会,当年你利用了黎珍,差点害死她,她好不容易活着,应该无忧无虑的享受生活,既然你不能给,那就请让开。”

  谢黎墨几乎也是忍着怒火在说话,但是在乐乐面前,不能打仗,不能打仗。

  谢黎墨不断给自己提醒,生怕自己忘记,当着乐乐的面忍不住动手打她的父亲。

  “我今日一定要带走她们。”

  夜君清的世界里,就没有妥协退让,他觉得,只有强权才能获得一切。

  他自认为,只要将黎珍带到身边,好好的对她,她肯定会原谅自己,还有女儿,也要从小培养感情才行。

  谢黎墨看着夜君清如此强势,摆了个手势,影卫们瞬间形成一个包围圈,做好了战斗拼杀的准备。

  而夜君清也对他的下属们使了眼色,对峙拼杀一触即发。

  谢黎墨将乐乐递给阿川道:“保护好她们。”

  阿川郑重的点头,“是!”

  谢黎墨上前垮了一步道:“夜君清是吧?有乐乐在,我不欲跟你厮杀,不得不说,你胆子也很大,就带了这样一些人来a国,众所周知,a国是我谢氏的地牌,我若下令,你连同你的这些下属们,都不会离开a国,你确定要动手?”

  夜君清凉薄的嘴角勾起一个阴凉的弧度,“谢黎墨,这世界上任何威胁对我都没用,我既然敢来,就有全身而退的准备,倒是你,若是真在这里被干掉了,也很丢人吧!”

  两人男人说话针锋相对,双方气势凌人,拼杀一触即发。

  谢黎珍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夜君清,我不会跟你回去,你若是想杀我和乐乐,不必非要将我们带去夜氏折磨,来了了断,才是真男人的做法!”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