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谢黎墨一直都没在父母面前提关于黎珍的事情。

  一方面,他是不想让父母跟着担心,另一方面,他也不确定消息是真是假,能否真的带回黎珍来,若是早早的跟父母说,反而让他们情绪跟着起伏,甚至是睡不好。

  也许,父母还会不顾劝阻,也亲自去找,那样将父母折腾病了,他也是不孝。

  如今找到了黎珍,再亲自将她们带回来,谢黎墨才跟父母说这件事。

  所以只会有惊喜,不会有担忧了。

  姬琼心缓过精神来,连忙道:“我们马上,马上回去……”

  连声音都是不成调的。

  挂断电话后,谢苍尧和姬琼心两个曾经一度很强的人,这时候开始晕头转向,不知道干什么。

  “奥,对对,赶快的换衣服,换衣服,我们马上出发。”

  “东西就别收拾了,快,快……我还感觉像做梦,像做梦,像做梦……”

  姬琼心不由自主喃喃的重复着,然后就哭了。

  就觉的多年的情绪一下子如泄洪一样,不受控制了。

  这六年来,她是想女儿的,很想很想的,想的心都疼,最开始的那一年,她都不敢睡觉,一度抑郁。

  再后来,她就偷偷的想,因为一个人的情绪很容易影响到一家人的情绪,她要是天天以泪洗面,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她要考虑苍尧和儿子的感受,所以那段时间,不得不逼着自己坚强起来。

  这下子好了,真的没想到,黎珍会好好活着。

  谢苍尧也是激动无比,眼圈都红了,他拉住姬琼心的手,哽咽的道:“都多大的人了,还哭,不怕笑话。”

  姬琼心破涕为笑,都老夫老妻了,他还愿意哄着自己。

  “苍尧,你听到了吗?刚刚听清楚了吗?黎珍还在,我们马上就能见到她了。”

  “听到了,没听错,我们不是在做梦,是真的,这下子心再无遗憾了。”

  “还是苦了儿子,还好他有了自己的爱情和生活,要不我真担心……”

  “我们都好好的,别哭了,是好消息,我们要高兴。”

  “嗯,高兴,高兴。”

  谢苍尧和姬琼心在影卫的保护下,就这样往谢是总部而去了。

  而在飞机上的谢黎墨和谢黎珍一直都没有睡,不过乐乐终究还小,最后抵不住困意,睡着了。

  谢黎墨给乐乐盖好被子,让影卫看护着,去到另一个仓里。

  他看着谢黎珍,叹道:“你这样会哭坏眼镜的,这五六年,父母心里一直都因为你心痛不已,你不为自己的身体着想,也该想想家人,想想乐乐,悲伤也要适可而止,只有你自己坚强,才能让爱你的人不跟着担心。”

  “人不是为自己而生活的,你这么大的人了,不要任性,我已经跟父母说了你回来了。”

  说着,谢黎墨拉住谢黎珍的手,拉到另一个仓里,然后给她倒了杯水,让她缓一缓情绪。

  “哭出来就好了,接下来就该好好生活,爸妈马上回家,他们会陪你和乐乐,再也没人会伤害你们。”

  谢黎珍喝了口水,用了很长时间,才缓和情绪,“哥,为了找我,让你跟嫂子分开了很长时间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