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黎墨从回来就没见到云碧雪,心里一下子有很多不安,他也说不上来,不安什么,但是就是有很强烈的不安感觉。

  而就在这时候,他也徒然意识到,就是自从离家后,还真没跟云碧雪通过电话,他的心一瞬间有些空。

  但是他也没法在自己妹妹面前失态,只是内心已经翻滚起了惊涛骇浪。

  虽然谢黎墨没表现出什么来,但他眉眼间都透着一股急迫担忧的感觉,脸色都有些苍白,之前在飞机上还不这样。

  谢黎珍自己猜测,哥哥可能担心云碧雪,肯定是想嫂子的。

  谢黎墨听着自己妹妹的话,问道:“你自己去屋子,能行?”

  谢黎墨看了看谢黎珍的院落,还有一段距离,再加上黎珍刚回来,他也担心别人说闲言碎语,他这个哥哥送她回去,能好一些。

  谢黎珍对自己哥哥笑了笑,“哥,你为了我的事情,那么忙,妹妹其实内心挺内疚的,我以前不知道谢氏的情况,所以才没赶回来,就像你说的那样,我以后应该坚强,我会向嫂子学习,你快去见嫂子吧,久别胜新婚呢!”

  谢黎墨笑了笑,“小丫头还会说这些。”

  “我当然懂的,哥,你要是不放心,让影卫陪我和乐乐回去,再说了,你不也说爸妈明天就到了吗?一个晚上的时间而已。”

  谢黎墨点了点头,对身边的影卫吩咐了几句,让他们陪着黎珍和乐乐先去她的屋子。

  阿川的事情,从谢黎墨下飞机,就吩咐人去办理了。

  谢黎墨作为继承人,有独立的院落,他目送了黎珍一会,这才转头朝着自己的院落而去。

  谢黎墨刚走进院落,管家赶快迎了上来。

  这位是专门管谢黎墨院子的管家,在这院子里干了十多年,平日很多事情,他也说了算,也算是谢黎墨内层心腹之人。

  他看到谢少回来了,心里有些发虚,不过也算是一个老奸巨猾的人物了,“谢少,你回来了,属下听珍小姐也会来了,太好了!”

  谢黎墨淡淡点头,“嗯。”

  谢黎墨现在根本没别的心思去听,他心里脑海里只有云碧雪,多日不见,自然是非常想念。

  就连脚步也带着一丝急切。

  管家看着谢少的样子,心里越发有些心虚。

  谢黎墨进了屋子,看着空荡荡的客厅,问道:“少夫人呢?”

  管家接过谢少的外套,手就跟着一抖,根本不敢看谢黎墨的眼睛,“属下,属下……也没看到少夫人。”

  谢黎墨看着管家这个样子,眉心一蹙,来不及问他什么,直接自己去卧室找。

  可是一楼到二楼所有的卧室,书房,厨房,浴室……谢黎墨都找了个遍,并没有云碧雪。

  他的心更加慌乱了起来,有一种可能涌入谢黎墨的脑海中,让他本就紧绷的情绪更加紧绷了起来,头更是嗡嗡的响。

  谢黎墨想到什么,眼前一阵发黑,他强撑着下了楼,目光淡淡的扫了下管家。

  那管家只感觉一股威压压迫而来,让他双腿都有些打颤。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