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影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却一五一十的开口讲述,少夫人是十多天前离开的,走之前只带了两个血影,只是没让他们主动打电话。

  “少夫人走之前,只是说,我们不用主动汇报情况,并没说不能跟谢少您说实话。”

  管家这时候是知道说什么都没用了,心如死灰,可是他不甘心,根本就不甘心的。

  谢黎墨嘴角勾起一个嗜血的弧度,看着管家,“知道什么叫作死吗?”

  “不,不……咳咳,咳咳……谢少……您……不能……杀……我……”

  谢黎墨眼底都带刀子了,“奥?说说看,为什么不能杀你?”

  “属下这些年忠心耿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谢黎墨一巴掌打在管家的脸上,管家的脸瞬间就抽了,嘴说不出话来。

  “竟然跟我讲苦劳,谁给你的胆子,嗯?”谢黎墨这下子更不会放过管家了。

  当管家对上谢黎墨此时的眼神时,激灵的全身打寒颤。

  “这世界上还没人敢威胁我,你一个小小管家,还是院子的管家,就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不但敢欺骗,还敢擅自作主,威胁,呵……”

  谢黎墨突然觉得自己对待这些下人,脾气还是太好,看,一个个都欺负到他这个主人的头上来。

  他招了招手对血影道:“我记得,这个管家好像还有家人,按照家法处置,然后全部驱逐出去。”

  “是!”

  管家听到这句话,这下子是真的怕了,他赶忙哭喊着,想求饶,可是根本没有用,谢少连个眼神都不给他。

  所有谢氏内部家族成员,尤其他这样的边缘人,在谢氏只能当下人的,家里人一旦被驱逐出去,那真实什么都不用做,都是在找死的。

  不用谢氏动手,就驱逐这一项,就有很多人要置他们于死地的,何况那些暗中还是谢氏仇敌的人,动手更加不会考虑别的。

  “谢……谢少……我是为了……珍小姐,好不容易找到珍小姐,……谢少不能分心……少夫人她……她终究是个外人……”

  谢黎墨又一巴掌打了过去,“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谢黎墨现在看这个管家一眼都嫌碍眼,对血影道:“在院子中上刑,让他的家人知道,驱逐的原因。”

  “是!”

  管家全身使劲的哆嗦,谢少狠,太狠了,狠都没有狠过谢少的,他根本没想过谢少手段会这样。

  他自己不但要受够上刑折磨,还要他的家人亲人都憎恨他,厌恶他。

  这种感觉一想,管家就想死,可惜,他还没自杀,就被血影控制住了。

  接着拉到院子里上刑。

  院子里不断传来凄厉的喊声,惊的所有下人佣人头皮发麻,他们害怕惊惧,心里都在受折磨。

  谢黎墨让血影将整个院子中的所有佣人下人都处理掉。

  就算是这样,谢黎墨依然没法排解那些怒火,等人都从屋子消失后,谢黎墨身体一软,几乎都站不住。

  他扶着墙壁,心口仿佛被锤子捶打一样的痛,眼前也有些发晕。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