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淳儿哈哈笑着,然后对身后的两人道:“你们先出去。”

  “是!”

  夕淳儿围绕着云承海走了一圈,背着手仔细的打量他,“现在知道怕了?想知道?”

  云承海没说话,他知道,自己表现的越想知道,夕淳儿就未必告诉他。

  他闭了闭眼睛,沉默着,其实一分一秒他都不愿意和夕淳儿待,但是他每天唯一能看的鲜活人物也是夕淳儿,这对他来说,其实有些残忍。

  若非一个定力强大,内心强大的人,早就被逼疯了,估计也就成变态了。

  但是云承海一直保持本心,对他来说,他心底的力量,就是来自玉琴。

  他和玉琴在一起了十多年,那些时光里,承载了太多美好,每每想起那些美好,他就能坚持下去。

  因为他活着,还可以去回忆,还能有希望再见到玉琴,若是他死了,所有的一切都没了,所以他一直坚持,内心保留着一份希望。

  不得不说云承海的内心真的很强大。

  玉琴跟他一样,两个人心底都是保留着一份希望,都在坚持等待着。

  玉琴哪怕变成了那个样子,也在每天坚持,每天奔波。

  心中有希望,心存美好的人,总会变的强大起来。

  看着云承海闭着眼睛,又一副淡漠无所谓的样子,夕淳儿就一股怒火,她就是想看云承海脸上那丰富的表情,就是想让他害怕。

  “云承海,你别不知道死活,你若是落在了我背后的家族里,就你这性子,不用一分钟,就会掐死的。”

  “云承海,你这副样子给谁看,啊……”

  说着,夕淳儿气急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但是由于过于用力,手掌都疼了起来。

  不过这点疼对夕淳儿来说不算什么,想当年再疼,她也坚持了下来,只不过这几年一直在外,没人管控,早就忘记了以前的那些日子。

  今日也是因为云承海的话,她才想起来那些少女的事情来,满满的都是嗜血杀戮。

  感觉到从夕淳儿身上发出一股不寻常的气息,云承海睁开了眼睛道:“你若想告诉我,自然会说,你也知道,我被锁在这里,见不到任何人,你的秘密我想说也说不出去。”

  这句话倒是事实,夕淳儿勾唇阴冷的一笑,“你倒是说的不错,哼,告诉你也无妨,我背后站立的家族,就是千年前的夏夜朝,当年夏夜朝繁华无比,却一朝被灭,当年国破城破之时,夏修帝跳入了火海中,但是真正跳入火海的不是夏修帝,而是他的替身,所以夏修帝活了过来。”

  云承海心中很是震惊,夕淳儿的话,跟历史上说的完全不一样。

  “你用不着如此震惊,这是秘辛之事,自然跟历史所说的不一样,以你的聪明,应该能猜出来,夏修帝那样霸世之王怎会甘心国破城破,所以他带领心腹夏夜朝的很多人,秘密的进行计划,他创立了一个隐士家族,他下令家族的人代代都要为复仇而努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