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琼心心疼的抱了抱谢黎珍,“没有错,你们都是好孩子,只是现在也不知道碧雪那孩子在哪里,哎,现在只能干着急。”

  谢苍尧也是在那急的团团转,谢黎墨这样不醒来,他们只能这样着急不已。

  谢黎珍恨不能自己强大,能去找嫂子。

  她现在意识到自己真是特别的弱,净是需要人保护,她意识到自己迫切的需要强大。

  只有强大,才不活拖累亲人,才能帮助亲人。

  姬琼心继续问影卫,“黎墨他不眠不休持续了多长时间?”

  影卫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道:“属下也是后来才发现这种情况,根据属下的猜测,至少也是半个月的时间。”

  姬琼心身体一晃,几乎都站不稳,她眼眸瞪大,“半个月的时间?这孩子不要命了?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了的。”

  谢苍尧叹了口气道:“这孩子从小到大都没让人操心过,也很少生病,哎这一次,几乎就是病来如山倒,他这么睡着不醒,我们也没办法。”

  “医生说哥哥会醒过来的,他只是太累了,休息休息会醒过来的。”

  最近谢黎珍也因为太过担心哥哥,连乐乐都顾不得照顾了,都是交给佣人们照看。

  谢黎墨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

  他在睡梦中极不安稳,心都是揪在一起,总感觉阿雪需要他,他想醒来,想去找她,但是他感觉自己无论怎么走,都是在原地,一片白茫茫的雾中,看不清所有的景象。

  满满的白雾消散,露出了景象,是谢府内。

  “公子,这是我亲手做的粥,你尝尝。”

  谢玉倾放下了手中的笔,看着眼前的姑娘,红润的脸颊,灵动的眼眸,一副要讨好他的样子。

  “霜华,你觉得自己做的粥好吃?”

  “好吃呀,我都做了半个多月了,阿姨都说好吃的。”

  谢玉倾眼眸微不可查的动了下,叹了口气,“你放在这吧,我待会会吃的。”

  “待会就凉了,不好吃了,你现在吃。”

  谢玉倾看着霜华殷切期盼的眼神,只能硬着头皮吃下去,只是那个表情怎么都不好看。

  颜霜华看着谢玉倾喝完粥,才高兴的走了出去。

  颜霜华一出去,谢玉倾就开始猛喝茶水,他真不明白,母亲那样挑剔的人,竟然说粥好吃,他吃了好多天,真的是不想再喝这样的粥了。

  可是每次霜华用那样可怜兮兮的眼神看他,他还真没法拒绝。

  谢黎墨在梦境中,感觉自己仿佛对谢玉倾的所有感官都感同身受一样。

  他心中也是惊异不已,那个叫霜华的姑娘,跟云碧雪真的很像很像。

  在梦境中,他甚至有一种恍惚的感觉,那就是,霜华就是云碧雪,而他就是谢玉倾,眼前不是梦,而是真实的一切。

  但是不知为何,他的心一直都在疼,泛疼,好像有一个人特别特别的需要他,她在等自己一样。

  谢黎墨想从梦境中醒来,却醒不过来,仿佛冥冥中有什么在牵引着他,继续看下去,感受下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