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承海得知玉琴活着,就在这个寨子中,离自己很近,他感觉心又活过来了。

  本来快坚持不下去了,这时候也突然来了力量。

  云碧雪没告诉父亲,自己母亲的状况,怕父亲会受不了。

  云承海盼着能立马和玉琴团聚,但是看到女儿,愧疚道:“碧雪,你是好孩子,爸爸对不住你,我和你母亲在你很小的时候就……”

  说起这个,云承海觉的自己更加内疚了,他完全没尽到父亲的责任,却要仰仗女儿来救他。

  而且女儿脸上和脖颈处的伤痕,虽然她什么都没说,但他也能猜出一二。

  就想着他和玉琴出去,一家人团聚后,一定要好好弥补两个孩子,将他们缺失的父爱母爱都补回去。

  虽然两个孩子未必需要,虽然有点晚,但是他还是想尽力弥补。

  “爸,你什么都不要说,只要你和妈好好的,比什么都重要,我和妹妹长大了,都能照顾自己。”

  云碧雪又问了父亲一些事情。

  云承海将这些年的事情也都说了出来。

  原来一切都是夕淳儿和她背后那个家族的计划。

  “爸,你知道她背后的那个家族是什么吗?”

  “她说是千年前夏夜朝的后人,说是当年的夏修帝并没死,而是创立了隐世家族。”

  过了千年了,夏夜朝的后人果然存在,这说明,一开始她和谢黎墨他们在鬼谷的时候,分析的不错

  她眉心蹙起,“隐世家族?”隐世家族就有很多了,哪个是夏夜朝的后人呢?

  总觉得脑海里有什么要呼之欲出,但是一时间真的想不出什么来。

  “爸,如此看来,夕淳儿只是一个棋子,她背后的那个家族才是主宰者,设置了这样的计划,无非就是想吞并整个玉府,他们肯定知道玉府是颜族的后人家族。”

  云承海并不知道这些渊源,他听了女儿一开始的一番话,知道了大体的来龙去脉,再听女儿如此一分析,便觉的事情可能真是这样。

  “而且我听平日夕淳儿的话,好像她非常害怕忌惮这个家族,连她都不敢反抗,她说,她那点心狠手辣在那个家族面前,根本就是皮毛。”

  云碧雪听着这句话,心中一惊,“爸,你能不能再想一想,还有什么线索是关于这个隐世家族的?”

  云承海非常的讨厌那个夕淳儿,但是为了找出更有用的消息,他不得不回忆她之前说过的话。

  “她还说了一句话,夕淳儿姓夕,其实她本来不是这个姓氏的,是她背后的那个人给她起的姓,说是赐给她,夕是那个人姓氏的一部分。”

  云碧雪开始使劲的想,什么样的姓里一部分就是夕。

  突然,云碧雪脑海里波光一闪,她眼眸瞬间睁大,“夜!我终于知道了,是什么家族,原来是夜氏家族!”

  云碧雪心跳开始加快起来,她早应该想到是夜氏家族的,竟然耽误了这么久。

  夜这个字里有个笔画就是夕,而且夏夜朝,中间那个字就是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