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黎墨的所有心思所忙碌的一切,云碧雪根本就不知道。

  云碧雪如今不对谢黎墨抱有什么幻想,她就是决定靠自己,得知父母都活着,她等不及了,一分都等不及。

  恨不能现在就待父母回去,好好疗养身体,然后等碧露结婚的时候,再将父母带去。

  还有两个孩子。

  云碧雪哪怕再焦虑,身体再不舒服的时候,她内心也不会放弃,因为她还有父母,还有两个孩子,人生还是有责任的,不该气馁不该悲观,反而要积极的努力,让一切变的更好。

  云碧雪等待时机到来的时候,和父亲也絮絮叨叨说起了这些年和妹妹的一些事情,还有爷爷,大多都是捡着开心的事情说,那些不开心的,她一点都没提。

  云承海听的很认真,他因为长久不说话,嗓子不太好,说话也比较少,大多都是云碧雪高兴的说这说那的。

  或许是因为在自己父亲身边,云碧雪话也格外的多,而且等待的时候,心是不安忐忑的,这样说着话,时间反而过得比较快。

  也许夕淳儿要准备婚礼的事情,真的很忙,一天都没再来过。

  云碧雪还是比较高兴的,对自己父亲说道:“爸,过了这一晚,我们明天就自由了。”

  云承海内心期待着,却也不安着,但是心里总会多了那么一份希望。

  “爸,你还是早点睡吧,我们明天好有精神作乱。”

  云承海笑了笑,这一天来时他这些年最开心的时候,因为见到了女儿,还能听女儿说话。

  其实明天到底什么情况,计划能不能进展的很顺利,他并不知道,但是他想,哪怕就是赴死,在死前能见到女儿,也足够了,只是他心里,还是那么盼着能见见玉琴的。

  傍晚快入睡的时候,夕淳儿手下的人送来了白色的西服给父亲。

  还一个个说这恭喜,云承海的脸色不太好,但是也没表现出来。

  “爸,委屈你了。”

  “说什么呢,你父亲没那么古板,还是能懂得变通。”当然他的这份豁达和变通能力,也是为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

  而玉琴本就是颜族女,再加上从小跟着受到鬼谷的教育,能力自然也不一般,这些年,她委屈自己隐藏自己,早就布置了自己的势力,只是她一直都没找到云承海,没法确定他的安危和具体位置,所以也不敢轻举妄动。

  如今有了这样一个婚礼,可以将所有人都聚集起来,不但能方便救人,还能方便行动。

  所以玉琴一早就安排好了,就等一声令下了。

  第二天,天刚亮,就有人来催云承海准备穿好衣服,云碧雪透过门往外看,外面都贴满了喜字,挂满了红绸。

  云碧雪嘴角抽搐了好几下,“爸,这个夕淳儿脑子也挺抽风的,布置的跟中式婚礼一样,看样子举办的却是西方婚礼,让你穿白西装,不伦不类的。”

  “本就不是真的,这样就挺好。”在云承海心里,很排斥这个场面,所以越不伦不类越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