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雪一边掐着夕淳儿,一边转头往一边看去,她瞳孔一缩,怎么都没想到是梨伯父。

  梨伯父竟然帮着夕淳儿,这……这怎么可能?云碧雪不太相信。

  此时的梨千幽,一身黑衣,拿着枪,朝着作乱的人身上射去……

  母亲带着父亲避开枪杀,因为有梨千幽的加入,母亲这边的族人也死了不少。

  云碧雪怔愣的看着,一时间头脑一片空白,不知作何反应。

  夕淳儿感觉到云碧雪情绪的变化,眼底闪过一丝得意的光芒,嘴角勾起了一个狠辣的弧度。

  “云碧雪,你想不到吧,当初在地道里,是谁打晕你的?”

  云碧雪不敢相信,头嗡的一响,然后全身一震,“是梨伯父?”

  这么些天,虽然理清思绪,有所怀疑,但是怎么都不愿意去承认。

  云碧雪几乎都有些咬牙切齿,夕淳儿真是好狠的心,就因为当年梨伯父的一时善心不查,就被夕淳儿利用的彻底。

  云碧雪心中翻滚出一股熊熊的怒火,眼底的杀意越发凛然。

  “你还算聪明嘛!哈哈,我背后有这么多保镖,还有梨千幽这个王牌,掌握了梨千幽,不就掌握了鬼谷,哈哈,这才是开始,怎么样?”

  “我杀了你!”

  “你杀不了我,杀了我,所有人都要死。”

  云碧雪眼底闪过浓烈的杀气,森然冰冷的逼视夕淳儿,“你不过就是夜氏家族的棋子,棋子只不过好听点,其实你就是走狗,是夜氏家族不要的人,摄魂术是你施展的。”

  夕淳儿被云碧雪这句话刺激的,手腕上的铃铛开始响动起来。

  云碧雪脸色大变,手狠狠的用力掐着夕淳儿,今日她就要不管不顾的杀死夕淳儿。

  云碧雪双手非常的用力,夕淳儿整个脸都涨红了起来,但是她也是几乎豁出去的抖动手中的铃铛,试图说些什么。

  在这时候,暗中放枪的人也很多,突然有一个子弹朝着云碧雪心口的方向射过来。

  玉琴虽然带着云承海跟人战斗,但是她的眼睛时刻不离女儿,当看到有子弹朝着女儿心口发去,她惊恐的睁大眼睛,觉的整颗心差点就这么死了。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玉琴嗓子发出了声音,“啊,碧雪,小心……”

  也许,人很多时候,就是在巨大的危险下,才回发挥出潜力,让多年不会说话的玉琴,这一瞬间发出了声音。

  云碧雪听到声音的瞬间,条件反射的掐住夕淳儿在地上一滚,避开了子弹。

  但同样的,夕淳儿趁机踹开云碧雪,摆脱了她。

  云碧雪怎能让夕淳儿逃脱,她带着嗜血的光芒,狠狠的看向夕淳儿,今日,她必然要了解夕淳儿,否则,她心中这团怒火怎么都平息不下去。

  现场的厮杀越发激烈了起来。

  玉琴在发出声音的时候,也是后知后觉,她竟然会说话了?会说话了?

  玉琴在激动的时候,几乎忘记了周围的危险,倒是云承海震惊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