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雪不敢放松警惕,但是她却能明显看出来,夕淳儿现在非常痛苦,光那一句句凄厉的喊声就能让人听出来的。

  云碧雪觉的一枪杀了夕淳儿,真的就是便宜了她。

  她让自己的父母受了那么多的苦,她本来就打算让夕淳儿痛苦一番的。

  就在很短的时间内,云碧雪也看出了夕淳儿的变化。

  夕淳儿开始咳血,不断打滚,衣衫都跟着破了很多块。

  她的人有的想上前帮忙,但都被夕淳儿的疯狂给吓住了。

  因为夕淳儿整个人就跟电视剧里的妖一样,眼睛泛红,流出血丝来,脸上保养很好的皮肤也开始龟裂开来,一点点苍老,她的头发也跟着变白。

  云碧雪之前光听说过什么一夜白头,但是亲眼看到夕淳儿这样变白头发,还是很震惊的。

  她张了张嘴,都没反应过来。

  震惊归震惊,但是她心里爽快,让夕淳儿受尽折磨,她才能解气。

  想到母亲的腿,想到母亲的消瘦身形,还有父亲身上的铁链,流的那些血,云碧雪就对夕淳儿充满无尽的仇恨。

  “啊……噗……”

  “救我……救我……杀了我,快杀了我……痛,全身都痛……”

  夕淳儿打滚着,发抖着,甚至都开始求饶要让人杀了她,可见是有多受折磨的。

  云碧雪观察了一会,她在想,好端端的,夕淳儿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难道是有人在帮她出气。

  突然一道波光闪过云碧雪的脑海,夕淳儿就是施展摄魂术的人,她这个样子,看起来就是被摄魂术反噬了。

  云碧雪心中一惊,难道摄魂术被解除了,是谁在帮她?

  云碧雪第一个想的人就是谢里墨,她心都在跳动着,她觉的是黎墨,是他。

  想到谢里墨,云碧雪的心还是在波动,跳动的厉害,爱情,没法自欺欺人的,在乎着,真的就没法忽略。

  可是理智告诉云碧雪,他不会来的,她不要痴心去想了。

  云碧雪自嘲的勾了勾唇瓣,手中的鞭子开始朝着其他敌人打去。

  这一次,云碧雪手中的力量更狠,因为她知道,她们一定会取胜的。

  夕淳儿的疼痛过去一波后,她嘴里不知道在念叨什么,手腕中的铃铛开始不断的晃动。

  梨千幽一瞬间的清明后,便恍惚快速的来到了夕淳儿的身边,他无意识的将夕淳儿拉了起来。

  夕淳儿瞬间控制住梨千幽,拿过梨千幽手中的枪,比在他的太阳穴。

  “哈哈,云碧雪,你想破我的摄魂术没那么容易,只要我死,我也要拉着他作陪,别说你们都不在乎他,哈哈……”

  夕淳儿就是这么狠毒的人,她不痛快,她要死,她也要拉垫背的。

  而这个时候,整个寨子也被谢氏的影卫给包围住了,谢氏的人员都到了,无数影卫兵力涌入进来。

  云碧雪看着,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这些人是谢氏的人,她知道,她一眼就看出来了。

  但是明明该高兴的,为何她的心却那么苦涩。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