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幻听,是来自谢黎墨的。

  原来到最后,她心里想着念着的都是他,哪怕脑海再空白,心里再平静,也会幻听到他的声音。

  以前,她就喜欢听他的声音,清润柔和,还带着一丝的低沉。

  记得以前两人刚在一起那一年,他第一次去帝都出差,晚上她都不习惯一个人,都是通过电话,每天晚上听着他的声音入睡。

  很多时候,两人不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喜欢打电话,可以听听声音,其实很不喜欢发短信的,因为短信听不到声音。

  以前每天晚上睡觉前,云碧雪总喜欢趴在谢黎墨的怀里,和他说说话。

  那种温柔缱绻的感觉,是她最喜欢也是她最享受的。

  每次情动到深处的时候,他也喜欢在她耳边说一些霸道的话语,她听着比甜言蜜语都喜欢。

  其实云碧雪心里就有这样一个小秘密,那就是她喜欢谢黎墨的声音,觉的光听他的声音,都有恋爱的感觉。

  那样的清润动听,如潺潺清晰一样,带着远古琴弦的音律,撩拨人的心弦。

  很多时候,只要听听他的声音,心情就会变的愉悦。

  如今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她发现,心里剩下的唯有爱,对谢黎墨的爱。

  之前心情的苦涩,也许只是因为心里的贪求,贪求得到更多,贪求自己在他心里最重,甚至都无意识的有了比较。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原来这就是原因,在最后听到他声音的刹那,云碧雪明白,原来所求的只是爱,最后那一刻想到的也是谢黎墨。

  云碧雪闭上眼,嘴角勾起了一个浅淡的弧度,等待子弹穿透身体。

  就让最后的一刻,也死的有尊严一些,美丽一些吧。

  “砰砰……”的声音,是子弹穿透人身体的声音,云碧雪也跟着轰然倒地。

  她迷迷糊糊的时候,除了那一瞬间的倒地疼痛,并没什么痛,可当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见到梨伯父抱着她,挡住了所有的子弹。

  梨千幽是在一瞬间清醒,在夕淳儿不注意的时候,想也不想的就是跑过来要救云碧雪。

  那一瞬间,这是他本能地反应。

  而本该射在云碧雪身上的子弹,射在了梨千幽身上。

  当云碧雪睁开眼,看着嘴角出血的梨伯父,完全懵了,大脑当机,不知作何反应。

  梨千幽费力的说出了几个字,“告诉……你……母亲……玉琴,对不起……”

  云碧雪真的头脑发懵,也许潜意识里不愿意相信眼前看到的,头嗡嗡的响。

  谢黎墨这一瞬间,全身都被汗湿透了,他第一次心里产生那种连他都说不上来的恐惧感觉,心仿佛都是死的。

  这一瞬间,谢黎墨的心口也在发抖着,到现在,他的腿也是虚软的。

  谢黎墨当即下达一连串的命令,就是格杀勿论,所有想对云碧雪不利的人,全部都要杀,刚刚开枪的所有人,要让他们受尽折磨而死,不能给他们痛快。

  谢黎墨如同修罗一样,一边费力朝着云碧雪走去,一边下杀令。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