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君清眼眸一眯,这才将目光落在林秋水身上,“奥?胆子倒是不小。”

  夜君清的气场其实很强大,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质,给人也是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也只有在谢黎珍面前,夜君清才会展现自己不同的一面。

  林秋水面对夜君清气场的时候,也会有些害怕,但是一想到阿川,林秋水就什么都不怕了。

  她的命是阿川救的,一直以为阿川其实不太喜欢她。

  后来从阿青那里才知道,原来阿川是怕耽误她,那个傻子呆子。

  阿青收拾的很多东西,都是从阿川那里拿来的,有她送给阿川的所有礼物。

  原来他没扔,一直都保护的很好。

  阿青说,让她以后好好生活,林秋水答应了,但是她暗中下了这个决定,她要替阿川报仇。

  哪怕她的力量是微弱的,哪怕能做一点,她也要去做。

  可以说,林秋水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了。

  她知道找上这个男人也是与狼共舞,但是这事她唯一可能进入夜氏的机会,她相信,这个男人会帮她的。

  林秋水知道,自己这张脸对这个男人也是有用的,也许可以混淆夜氏人的视线,还能保护珍小姐。

  对夜君清来说,林秋水只不过是一个蚂蚁,当然蚂蚁也有蚂蚁的力量。

  在这一瞬间,夜君清也是有私心的,就是他觉的,或许林秋水可以蒙混所有人的视线,保护谢黎珍。当然夜君清有他自己的慎重,他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带一个人回夜氏家族。

  “说吧,你的理由,我只给你一个机会,说不好,我直接让人扔你出去。”

  林秋水咬了咬牙,然后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也算是坦白了她的想法。

  “要替你的心上人报仇?”

  “是!”

  “就你?”

  “我知道先生不相信我,但是我可以努力做好每一件事。”

  林秋水觉得,她不做点什么,她的心也会死的,与其行尸走肉,不如替阿川报仇。

  最后,夜君清还是答应了带林秋水回夜氏,但他给了林秋水一个周的时间,让她跟着他的下属接受最残酷的训练。

  夜氏家族的人并不知道,以后会有这样一个女人,将家族内部后院搞的鸡犬不宁,实在是他们小瞧了女人。

  ……

  寨子中。

  云碧雪一直处于昏睡中,迷迷糊糊间,她感觉有人在她身边一直不断的说着什么。

  似乎有些吵闹。

  “她为什么还不醒来?”

  “都这么多天了,你们一定要救她,一定要救她……”

  ……

  谢黎墨这几天一直守在云碧雪的身边,几乎就是不眠不休的。

  白子寻也被紧急叫来了,可是依然有些束手无策。

  白子寻看着坐在床边,萧瑟痛苦的谢黎墨,不知道该如何劝他。

  “也许,你多陪陪她,跟她说说话,她是愿意醒来的。”

  犹豫了下,白子寻还是叹口气道:“若是到明天,她还不醒来,你还是……”

  “别说,什么都别说,她会好的。”

  云碧雪恍惚的听着,她感觉自己有点灵魂出窍一样,明明能感觉到,但不知为何自己却好像没什么反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