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上,云碧雪知道,自己要和谢黎墨好好的。

  但是情感上,云碧雪有时候容易偏执,想法也偏执。

  其实刚醒来的时候,迷迷糊糊,不太清醒,她只知道自己爱他。

  当确定梨伯父死了后,云碧雪很难接受这样的事实,毕竟梨伯父是因为救她而死的。

  若不是她为了救母亲,将梨伯父拉进来,或许梨伯父还好好的生活着。

  她的命是梨伯父救的,她怎么能在梨伯父刚走的时候,去和谢黎墨享受恩恩爱爱呢?

  她做不到,可以说,云碧雪有些自我折磨的想法,一旦她想自我折磨,就很容易思想也跟着偏执起来。

  玉琴看着自己的女儿道:“我和你父亲终究对你有所亏欠,你能遇到谢黎墨这孩子,真是挺好的,我和你父亲能看出来,他对你很好,这几天都是他在照顾你,不假他人之手,我和你父亲也插不上手,想让他去休息休恤,他也不愿意。”

  玉琴的脸色很苍白,精神也非常的不好,显然梨千幽的死,对她的打击也是极大的。

  这几天,云承海都寸步不离的守着她。

  而且这几天,玉琴晚上都睡不着,每天早晨,她都会为梨千幽的牌位去上一炷香。

  但是再难受,玉琴也知道,自己要好好珍惜接下来的生活,她亏欠女儿的要弥补回来,还要看看二女儿,外孙外孙女,希望大家都好好的。

  云承海也开口道:“以父亲的眼光来看,谢黎墨是个不错的孩子,我和你母亲对你们具体的情况不了解,这几天对他也算是不冷不淡,但是他对我们倒是恭恭敬敬,也派人将我们照顾的很好,玉府山庄的这些人,他也是让你母亲来处理,说是谢氏的影卫都会听母亲安排……”

  “这孩子的处事能力,让人挑不出一点问题,不得不说,碧雪,你能遇到这样一个人,我和你母亲也能放心。”

  玉琴也点头道:“我和你父亲的想法是一致的,之前以为他对不起你呢,现在看来,你们感情挺好,我也就放心。”

  “爸妈,我……他对我挺好,其实是我自己,我一想到,若不是梨伯父我就死了,我怎么还能去……”

  “傻孩子,你梨伯父救你,也是希望你能幸福快乐的。”

  云碧雪点了点头,她会努力调整好自己心情的。

  云碧雪看了看自己的母亲,道:“妈,梨伯父最后的时候,跟我说了一句话。”

  玉琴听到这句话,神色跟着紧张起来,“他……他说什么了?”

  云碧雪艰涩的开口道:“梨伯父说,让我告诉你,对不起。”

  玉琴眼圈一下子就红了,这几天暗中哭,眼睛也有些肿,这时候,她不想在女儿面前失态,便压制自己的情绪,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玉琴说出这句话,再没开口。

  云承海对着碧雪道:“玉府山庄其实是颜族的后人,如今你母亲这个情况,你也知道,我和你母亲商量着,颜族由你来继承,我和你母亲相信你的能力,颜族在你手里,比在你母亲手里会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