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玉琴来说,a国宁安市,那是让她重生的地方,那里是她和云承海相爱生活的地方。

  而且云承海的家也是她的家,所以她是打算以后留在a国宁安市的。

  云碧雪作为女儿,尊重自己的父母。

  在这段时间里,云碧雪的母亲因为有专门的医护美容调理,无论是健康还是肤色都焕然一新,渐渐恢复了曾经的美貌,不过腿还没有完全好,还需要继续治疗调理。

  她的父亲身体也好了很多,一切都在往很好的方向发展,云碧雪也就放心了。

  云承海和玉琴要和谢黎墨单独说些话,便安排云碧雪去拿点东西。

  云碧雪知道自己父母要单独和谢黎墨说几句,所以将她支开。

  云碧雪走到门边的时候,回头看了看谢黎墨。

  玉琴笑道:“看到了没,我这个女儿还是一心挂着你,生怕我和她父亲为难你。”

  “妈……”

  玉琴笑着道:“好了,妈只是跟他说几句话而已。”

  谢黎墨心里泛起温暖的涟漪,温柔的看着云碧雪道:“先出去等我一会。”

  云碧雪对上谢黎墨的眼神,明白他的意思,然后自己走了出去。

  坐在草地上,云碧雪看着山下不远处,突然就有些感慨和惆怅,她脑海里想起梦境中的很多事情,前几天,山庄的很多人还说起千年前颜族颜姬和谢氏先祖的事情来,让她一时间脑子也有些混乱。

  玉琴在屋子里正跟谢黎墨说着话。

  “如今你们就要回去了,说实话,我也不舍得女儿,可我和他父亲终究也是亏欠她的,她的人生也是需要你来陪伴,我能看出来,只有这几天你们两个不闹别扭了,她才是开心的,前段时间,无论怎么劝这个孩子,她都一根筋,自己折腾自己。”

  “我虽然没陪碧雪多久,但是当母亲的还是能看出女儿的情绪来,我知道她很不开心,她的喜怒哀乐都跟你有直接的联系,她不说,但我知道她对你的感情有多重,我说这些不是为别的,就是希望你们能好好的。”

  谢黎墨听着,心突然间有深深的触动,就好像所有人都知道她爱他一样,可是他之前却忍了很长时间,才主动去找她。

  谢黎墨坚定的道:“父亲母亲放心,她对我也很重要,我会用生命保护她。”

  “你也别怪碧雪这孩子前些天自己钻牛角尖,她其实压力也很大,她刚被抓起来时,夕淳儿几乎每天都会来虐打这孩子一番,我刚见她的时候,脸上脖子上全是血,很是狼狈,因为神经素的原因,她全身没任何力气,根本就无法反抗……夕淳儿想怎么对付她就怎么对付她……”

  说到这里,玉琴的声音都哽咽了,忍不住要哭,但是在小辈面前哭,很不像话,她便忍住了。

  谢黎墨听着,心刺激的发疼,突然就觉得,让夕淳儿死的太痛苦了。

  他双手在身侧紧紧握成拳头,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玉琴继续说道:“其实好几次,这孩子就是在生死间挣扎,很多次,我都特别害怕,她醒不过来,坚持不下来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