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他皇鸣林也曾是叱咤风云的一方人物,还从来没向任何人妥协过。

  不过他如今对云碧露那丫头有所了解,还真是觉的,也只有云碧露那丫头能配得上自己儿子。

  也就这样的姑娘,适合和儿子并肩站在黑龙党最高处,俯瞰整个世界。

  皇鸣林虽然人到中年,但是那份野心和霸气还是在的。

  皇逸泽在对自己父亲说话时,完完全全是维护云碧露的,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自己身上,让皇鸣林对云碧露产生不出任何意见。

  说到定亲上的具体事宜,皇逸泽是想给云碧露最好的一切,也是为了表达对台父母的尊敬。

  虽然云碧露对自己父母的记忆很模糊,但是皇逸泽看她今日哭的眼睛都肿了,便明白,她的父母对她来说真的很重要。

  只要是云碧露觉的重要,他也会觉得重要。

  皇鸣林立马表态,“放心,我们黑龙党积攒的财富不是一般势力能比的,若拿到以前你也是暗夜帝王,我们拿出的定亲礼,绝对够高够多。”

  父子两个说了好一会关于定亲礼的事情,挂断电话后,皇逸泽依然在纸上列出了几样东西,那是黑龙党的镇党之宝,他毫不心疼的打算拿来给云碧露。

  一直到半夜,左一悄然见了皇逸泽。

  他恭敬的站在皇逸泽面前,弯腰道:“少主!”

  经历了一番变化,如今左一完全是在云碧露身边办事,行事作风都稳中了许多。

  “说!”

  “是,属下发现,暗处有不明势力盯上了云主子,但是每次我们要查探的时候,都会毫无踪影,但是属下相信自己没有判断错。”

  听到这句话,皇逸泽邪魅的眼中闪过一道危险的光芒,“还有什么势力盯上了碧露?”

  “属下猜测,是几个月前那次诺尔比亚毕业答辩后,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再加上少主您公布了和她的关系,所以会有不明势力开始关注云主子。”

  “你是说,你不能判断对方是敌是友?”

  “是。”

  皇逸泽眼底的寒光仿佛要出鞘的剑一样,带着凛然的寒气,他毫不思索的下令,“从岛中调集势力,彻查,宁愿杀一儆百,也不能放过任何危险的存在。”

  “是!”

  皇逸泽心想,以后他最好寸步不离的守在云碧露身边,无论去哪最好都带着她,将她带在身边,才能稍微放心。

  之前,皇逸泽也都是外出处理一些事情,大多出去一天,晚上回来,他现在觉的,一天不见丫头就有些不放心。

  他也意识到,上次在媒体面前公布了两人的关系,或许不是特别明智。

  当时他只是想将碧露牢牢的握住,不想失去。

  罢了,凡事有利有弊,他还是尽量做好万全准备。

  其实这段时间皇逸泽之所以如此忙碌,也是在帮云碧露暗中处理上次毕业答辩所带来的一些后续事情。

  毕竟一个人太出名了,容易引起各方势力的关注,还容易引起狗仔队的注意,而且云碧露面对的还是国际各国的狗仔队,甚至是乱加报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