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着的时候,白子寻第一次有些烦躁,他拿起手机来看,短信上,大多都是以前她发来的很多短信,不过后来再没发而已。

  那是个比较安静的女孩,估计也就在他面前,话稍微会多一些。

  第一堂课的时候,他先是自我介绍了一番,便让每个学生自己站起来自我介绍一下,说什么都可以,这样只是为了方便,他将每个人都记清楚,然后针对大家的性格,制定比较适当的教学方式。

  如今想想,也只有她站起来自我介绍的时候,说的非常简单。

  她穿着一套很素淡碎花的裙子,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老师好,我叫顾依依。”

  当时也只有她只说了几个字,他能感觉出这位学生很紧张,也因为这个名字脑海里想起了,《鹿鸣之什·采薇》里的一句诗,“惜我往矣,杨柳依依”。

  也许心有所思,当时也将这首诗念了出来,下面就有同学赶快道:“老师,老师,就是这句诗里的那个依依……”

  他现在都忘记了当时她的表情,只是记住了这个名字,后来选课代表的时候,查成绩单的时候,成绩第一名就是她。

  他也就选了她当课代表,只是没想到会牵扯出一段这样的事情来。

  白子寻看着短信,最后还是没有删除,就这样留着。

  ……

  乐乐玩了一天,也比较兴奋,谢黎珍给她讲了很多故事,她依然没有要睡的意思。

  谢黎珍都累了,“乐乐怎么不睡?”

  “妈咪,我小时候也跟弟弟妹妹那样,过生日吗?爸爸呢?”

  乐乐虽然很懂事,但到底也是个孩子,看到弟弟妹妹,也会羡慕,也会想她她爸爸的事情。

  谢黎珍被自己女儿给问住了,乐乐小时候其实吃了不少苦的,那时候,她要省吃俭用的,尽量给乐乐好的营养,其实根本就没心思给乐乐过生日。

  也就是后来生活好了点,乐乐上了幼儿园,她才给乐乐过生日,毕竟别的孩子拥有的,她也想让乐乐拥有,只是那时候她终究能力有限。

  谢黎珍看着乐乐的眼眸,心里发酸,她再爱乐乐,爸妈哥哥还有嫂子对乐乐再好,其实也替代不了父亲的位置。

  谢黎珍还是觉的亏欠乐乐,她轻轻摸着乐乐的头发,“乐乐,想要爸爸吗?”

  这时候,谢黎珍也想到了那天在a国的时候,夜君清非要带走她和乐乐的场景。

  那时候,她害怕极了,也是被逼极了,说了那么多话。

  哥哥后来告诉她,夜君清对她并不是没感情的。

  可是经历了一次生死,还有阿川的死,她对夜氏家族已经不敢抱任何想法了,她只求女儿乐乐安康幸福就好。

  可是没人告诉她,若是女儿想要爸爸该怎么办?

  “妈咪,那天的那个叔叔,是我爸爸吗?”

  谢黎珍神色一变,“哪个叔叔?”

  “就是我们上飞机前,碰到的那个叔叔,我听到他说,他是我爸爸。”

  谢黎珍哑然,不知道如何回答,女儿是聪明的,她一直都知道,所以她根本无法说谎话来骗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