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衣衣其实也没想好怎么再见白老师,而且她还是课代表,她其实并没自己想象的那么勇敢。

  她心里很慌乱,正好前几天天气降温,她就感冒发烧了,若非病的很严重,她真的会去上课的。

  隔了好多天没见,顾依依看着依然优雅出尘的白子寻,有些怔怔的看着,一直都没回过神来。

  眼神中带着情愫,思念甚至是迷恋……很复杂的眼神。

  但是看在白子寻的眼中,让他幽幽一叹,还是个小姑娘呀!

  二十出头的姑娘,在白子寻眼中确实跟小姑娘一样。

  白子寻走到床脚,拿起挂在那的单子,上面都有记录,看样子吊瓶已经打完了。

  白子寻看了眼顾依依,问道:“早晨吃饭了吗?”

  顾依依双手绞着被子,讷讷的开口道:“还没有。”

  其实就算顾依依不说,白子寻也能看出来,刚刚把脉就知道,平日的她并没有好好吃饭。

  白子寻缓步走到顾依依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尽量用温和的语气道:“你知不知道早晨不吃饭,对身体很不好,你这次生病也跟早晨不吃饭有很大的关系。”

  顾依依低着头,不安的道:“白……白老师,我以后会注意的,我一定会吃早饭的。”

  白子寻看着顾依依这个样子,完全就是准备受训的小学生样子,他头疼的捏了捏眉心,他实在无法想象,这样的顾依依到底是怎么跟他说出喜欢那句话的。

  白子寻叹了口气,觉的自己今日叹气真是多。

  他淡声道:“你先好好休息。”

  说着,白子寻走出了房间。

  顾依依看着离开的白子寻,心里不安慌乱,她在想,白老师肯定觉的她不好,她不是不吃早饭,只是……

  顾依依其实一直都很孤单,内心也有些脆弱,她没享受过别人的关心,所以她格外珍惜和白老师相处的时光,因为她总觉得白老师是关心她的。

  后来,感情不受她控制,因为白老师就如同傈僳一样,越接触,越难以抗拒。

  顾依依目光看着门上,神色黯淡,也许以后她和白老师也要是陌生人了,但只要能看到他,她就会心情很好,觉的生活有希望。

  过了没一会,白子寻提着两个袋子走了进来。

  他将袋子里的粥放在桌子上,将包子递到顾依依面前,“现在九点多了,来不及做饭,出去买了点,趁热吃吧!”

  顾依依全身一震,不敢相信的眨了眨眼睛,然后伸手小心的拿过包子。

  “吃吧,我去你的主治医生那里看看。”

  顾依依点了点头,等白子寻离开病房后,顾依依才敢放纵自己的情绪,她轻轻的咬了一口包子,觉的特别特别的美味。

  她就觉的自己从来没吃过这么美味的饭,心里也酸酸的涩涩的,一滴泪忍不住落下来。

  从她很小的时候,就再没享受过这样被人关心被人照顾的感觉。

  越是这样,她越控制不了对白老师的情意,因为他在她眼中太好太好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