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云碧露的这句话,皇逸泽心神一动,心被深深的触动着。

  他是知道,云碧露有多希望见到父母,她渴望拥有这份亲情,最近他每次回家,经常会看到她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很无聊的样子。

  她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但是每次都给予理解,从不追问,而且都高高兴兴的跟他说话,试图想让他的疲惫消散跟着开心起来。

  其实她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为自己做的也足够多了。

  如今,在这个时候,她突然说回黑龙党,其实也是为了他呀!

  她能在这个时候毫不疑惑的选择他,已经足够了,其实是他耽误了这么长时间,早该带她去见父母的。

  皇逸泽眼底光芒闪烁,最终伸出一只手揽了揽云碧露的腰,他心中有感动有触动,却说不出来,只能这样抱抱她,抱抱他的丫头。

  “傻丫头,说过要带你去见父母的,临时不能更改。”

  云碧露回抱住皇逸泽,道:“可是在我看来,什么都比不上你的安危重要。”

  皇逸泽恍然,摸了摸云碧露的头,“马上就下车上飞机了,别乱想。”

  云碧露知道皇逸泽决定的事情,要改很难,只是不知为何,她心里有些不安。

  车到了飞机场外,皇逸泽拉着云碧露下车,两人穿过走廊时,人来人往也很多。

  走着走着,突然有个人从后面一边快跑,一边道:“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云碧露听着,以为此人是要赶车,刚想往边上让一让,却没想到对方直接朝她撞了过来,手中也不知道什么东西一下子朝她就泼过来。

  一切都太突然,云碧露根本就没反应,还是皇逸泽一把拽住她,往边上一拉,而他也在瞬间抱住了云碧露,挡住了所有的一切。

  这一瞬间太突然,谁都没想到一个赶路的路人会手拿这些东西。

  黑龙党的影卫们快速出现,将此人给制住了。

  但是皇逸泽后背上被带上了一些硫酸,虽然天冷穿的多,但云碧露能感觉到,皇逸泽身体紧绷着。

  她快速大喊,“快呀,快叫救护车……”

  影卫们上来,她不让他们乱动,她亲自赶快帮皇逸泽将外面的衣服脱下来。

  当看到皇逸泽后背上的烧伤时,云碧露眼泪开始往外冒。

  她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死死的咬着下唇瓣,不让自己晕过去。

  黑龙党的影卫们也是赶快采取紧急措施处理。

  一行人快速去了医院,云碧露自始至终都怔怔的,回不过神来,心还一直提在嗓子眼,自责内疚痛苦……

  她一直觉得,若不是自己,皇逸泽根本就不会这样。

  虽然那些影卫们,什么都不说,但她能知道,那些人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对劲。

  左一赶来后,安慰道:“云主子不必担心,少主修养后肯定会没事的,当年少主经历过比这严重很多的事情,都能挺过来。”

  “左一,若是他有什么,我根本就无法原谅自己。”

  “云主子不要这样想,这事情根本不怪你,而且我们正在查原因,这事有点蹊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