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冷寒听到孟心妍三个字,身体一僵,有些紧绷着身子,脸上唯一的一点血色也褪尽,他紧紧抿着唇瓣,抿成了单薄苍寂的弧度,眼神也有些空洞

  看着苏冷寒这个样子,云碧雪还真是有些不忍心看下去

  无论如何,她当初也和苏冷寒好过,当年的他完全不是现在这个样子,那时的他丰神俊朗,高贵清雅,站在人群中,总会第一眼让人看到

  可是如今再看,他的身上真的少了那种耀眼的光芒,整个人透着沉寂的死气,而且人也消瘦,头上也多了不属于他年纪的白发

  这一切,无不让人心酸叹息

  须臾,就在云碧雪和谢黎墨想再开口说什么的时候,苏冷寒才缓缓道:“我让苏家准备为她办后事,无论如何,也是阳阳的母亲”

  从这句话里,云碧雪能听到一个父亲对孩子的爱,博大的爱

  顿了顿,苏冷寒继续道:“虽然也是气极恨极,但归根究底也是我的错,是我没看清人,也是我误导了她,她也算是为我生下了阳阳,死者已矣,前尘过往也都消去了”

  云碧雪听着,和谢黎墨对视一眼,然后松了口气,苏冷寒能这样想最好,毕竟人还是要往前看的

  “我听医生说你的胃刚要,也不适合吃什么东西,我和黎墨给你带来了点米粥,你趁热喝了,养养胃,苏氏集团的事,要是需要帮忙,你尽管说”

  这时候谢黎墨的手机响了,他给云碧雪示意一下,然后出去接电话

  云碧雪便将一些补品放在旁边,将保温盒里的米粥盛了出来,又拿了勺子递给苏冷寒

  苏冷寒看着眼前的场景,再看云碧雪依然温婉和善的笑容,心一阵阵的酸痛,恍惚间,他有一种错觉,此时两人还是最初的时光,她为他做饭,为他忙碌,关心他的身体,关心他的胃

  以前也是这样

  “冷寒,你的胃不好,一定要记得好好吃饭”

  “我跟你做了米粥,听说米粥养胃”

  “你不要太拼,钱财都是身外之物,唯有健康,唯有开心才最重要”

  “我也没那么大的野心,我觉得只要大家都好好的,比什么都重要”

  “冷寒,你的心不要那么大,累身累心,其实人呀怎样都是一辈子,所以要爱护自己……”

  ……

  清脆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响起,那样的动人,让他怀念,恍恍惚惚,甚至以为错觉,他们都没变,他未娶,她未嫁,他一定一定会好好珍惜她,哪怕拼了命,他也不要失去她

  如果可以选择,他什么都不要,只要她

  云碧雪看着苏冷寒恍惚悲寂的神色,疑惑的问道:“苏冷寒,你这是怎么了?喝粥呀?”

  苏冷寒看着眼前的粥,心里却是比什么都酸,也比什么都暖,细细说起来,她做的饭其实是他回味最美的记忆

  喝了粥,苏冷寒心里太暖,暖的他鼻子一酸,一把拉住云碧雪的手,眼泪开始一滴滴落下,他低着头,不敢让云碧雪看到他的泪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