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思彩在向家人的议论中,惊恐的意识到,她很可能已经被他的父亲舍弃了。

  她是知道的,自己父亲手段有多狠,一旦她称为弃子,很可能就被舍弃了,或者成为父亲的垫脚石。

  向思彩也不算是太蠢,她正在脑海里仔细想na市有头有脸的家族。

  她打算先从这些人中,找一个俊朗的少爷去勾搭。

  不得不说,向思彩还是没头脑的,就向家现在的情况,还没人敢结交的。

  毕竟帮了向家,就是跟谢少和云家作对,各大家族还没愚蠢到犯傻的地步。

  再说了,向思彩泼妇一般的名声,任何人都受不了的。

  而且和向思彩传出关系,定然也会被耻笑的。

  所以向思彩暗中发出的帖子,都如石沉大海一样,根本没任何人见她。

  向思彩不敢相信,可她试了很多次,都一样。

  最后向思彩才真正的慌乱了,慌乱的甚至不知道怎么办,只能将自己屋子所有能摔的东西都摔碎了。

  向荆山忙了一天回来,听到摔东西的声音,上了楼,一巴掌打在向思彩的脸上,“都是你,我们向家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因为你,你个蠢货,蠢货……”

  向荆山几乎是将所有的怒火发泄出来,朝着向思彩的脸上使劲甩巴掌。

  “啊,噗……”

  向荆山用了狠力,向思彩被扇巴掌扇的头晕脑花,最后整个人摔在地上的碎玻璃上,有玻璃插在她的身上,她疼的全身发抖,可是向荆山置若罔闻。

  就如同向家人所说的那样,向荆山又不是只这样一个女儿,他还有私生女,一样可以替代向思彩的地位。

  向思彩怎么都无法相信自己父亲的狠辣,她仿佛是第一次认识自己父亲一样。

  “爸,我是你的女儿,思彩呀,我是你的女儿呀……”

  “我没你这样的女儿,你看看向家现在成什么样了,要不是你,向家何至于这个样子,还敢哭,给我闭嘴……”

  向荆山发起怒火来,不是一般的吓人,他也是气的喘气都费劲,他以为后续很简单就会解决好这件事,但是他发现,自己完全低估了谢少和云家的能力,那根本就是你不能触碰的家族。

  而且现在他向家顶的压力非常大,整个na市舆论的指责,还有所有产业的萧条,各大家族的避之不及,让他这几天都快累趴下了。

  向家一片混乱中,而云家却是处于一片温馨的环境中,时不时的传出欢笑声,和向家完全形成了对比。

  na市的众人,越发眼明心亮,都知道,跟谢少和云家攀好关系是对的,至于向家,跟他们可没一丝一毫的关系。

  谢氏在na市的影卫门都盯紧了向家,向家跟谁接触,跟谁联络,说了什么话,他们当天都会跟谢少汇报。

  谢黎墨看进展程度,会再不断的施压,他相信,过不了多久,向荆山撑不住的时候,肯定会露出马脚。

  狐狸尾巴露出来后,他就可以顺藤摸瓜,知道背后那个人是谁,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