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云冬的行为激起了她骨子里的那种血性,她也想这样随性而为,想打就打,不用顾忌任何人任何事。

  云碧露看着云冬,全身都来劲了,充满了战斗力量。

  皇逸泽看着云碧露眼中明明灭灭的光芒,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他邪魅的眼中闪过一道幽光,道:“以后你想做什么,都可以随性而为,不要顾虑那么多。”

  皇逸泽内心其实意识到,为了自己,他的丫头真的是收敛了太多的性子。

  他记得最初认识她的时候,她全身就跟一团火焰一样,璀璨艳丽,而且做事都是随性而为,想玩就玩,想疯就疯,喜欢就大胆的说,不喜欢就直接动手。

  那才是真实的碧露。

  这两三年,终究还是他束缚了她的性子。

  云碧露也觉的自己心里憋着一股火焰,仿佛要熊熊燃烧一样,她被皇逸泽刚刚这句话说动了。

  不过还是不自在的扭捏了一下,“我们马上回黑龙党,我的行事作风还是不要太出格。”

  她不想让皇逸泽为难,因为爱情,她愿意改变自己。

  皇逸泽听着这句话,心口一疼,仿佛被什么压着一样,闷的厉害,他自然知道碧露为他改变了很多,收敛了很多。

  正因为这样,所以他才心疼的厉害。

  “无论在哪里,你都是你,哪怕回黑龙党,你也是主人,女主人。”

  这句话让云碧露心里甜滋滋的。

  那边,云冬踹的人快晕过去后,然后打电话让几个云家死士带走审问,相信总能审问出有用的消息来。

  云冬刚刚霸气的一面,自然也让暗中观察的很多人看到了,如今还真被吓到了,不敢冒冒然的再做什么事情了。

  他们也不知道,云碧露身边什么时候来了这样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云冬走到云碧露身边,脸上表情还有些不快。

  “怎么,打人了,心情还不好。”

  “不爽快,这人真是不抗打,多来几个就好了,还能使劲活动活动筋骨。”

  云冬的声音不大不小的,正好让暗中有心人听了去。

  差点一个趔趄摔倒在地,还有这样的?

  他们再看云冬的目光,都有点惊悚了,敌人不可怕,可怕的是那种疯子般的敌人,不按常理出牌,你根本就摸不清她的底细。

  出院后,皇鸣林也赶快给儿子打电话,这段时间,他也担心不已,但是儿子的事情,他知道,自己不能插手太多,就算是插手,儿子还不一定听他的。

  要是生气了,再不回黑龙党的话,他说什么都没用了。

  所以皇鸣林觉的,儿子想如何就如何。

  但是当父亲的还是盼着儿子回来的。

  皇鸣林这次聪明了,知道儿子的心就在碧露那丫头身上,只要碧露那丫头愿意在黑龙党待着,儿子肯定就不会走。

  所以皇鸣林知道儿子出院要回来了,都在岛中开了高层会议,会议的主要内容就是讲明,云碧露将是未来黑龙党的女主人,所有人都不能怠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