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子寻知道,顾依依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自己这些伤,他一时间也不能请别人来帮她,只能这样开口。

  他虽然是医者,面对病人疗伤的时候,都是一样,但他考虑到顾依依的不自在,才这样开口说道。

  顾依依对白子寻是非常感激的,她拿着药瓶的手都紧了紧,仿佛是拿着最珍贵的东西一样。

  她真的很珍惜此时的每一分每一秒,仿佛孤寂的心有了依靠,冰冷的心也在一点点融化。

  顾依依站起身准备离开。

  白子寻叹了口气道:“今天也没课,你手臂上的伤药还没完全干,你可以去卧室擦药,门可以在里面锁上。”

  白子寻真的是一个非常细心温柔的人,能从顾依依的角度将所有的事情都考虑到了。

  顾依依听着白老师的话,脸更加红了,她咬了咬下唇瓣,无声的点了点头。

  她无法拒绝白老师的这份好意,她也私心的想在他的地方多待一会,哪怕一会也好。

  而且,顾依依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从骨子里就特别信任白老师。

  她拿着药瓶进了卧室,只是将门关上,也没锁。

  她将衣服都脱下后,看着自己身上的伤痕,突然就有些自卑起来,她也不知道当时自己脑子怎么充血,就去表白了。

  这样伤痕累累的她其实不配那么美好的白老师。

  也许是那时候,她刚从律家回来,内心极度的脆弱,所以做起事情来就没有那么理智。

  顾依依深深的呼吸了一下,然后将衣衫轻轻脱下来,自己擦拭伤药。

  白子寻看了看卧室的门,眸光闪烁了一下,他走近厨房看了看,没怎么有食材,便拿着钥匙开门出去了。

  等他再次提着食材回来的时候,顾依依还在卧室没出来。

  白子寻知道,药膏要干的话,还需要一段时间,他将卧室空调的温度调高了几度,也是怕顾依依冻着。

  接着,他便去厨房做饭。

  主要是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已经十一点半了,便想着做点午饭。

  白子寻其实并没意识到,他对顾依依的心态有所不一样。

  他对待任何学生都疏离淡冷,唯独对顾依依不一样,看到她受伤,心还会揪起来。

  而且律家的事情,他也想帮她解决好。

  其实律家在白子寻眼中,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只不过是他动动手指都能解决的事情。

  但是他不想让顾依依多想,所以具体的事情没说。

  顾依依等药膏干的差不多,就穿好衣服,走出了卧室,她内心其实不太敢打扰白老师很久。

  但是当她走出卧室来到客厅的时候,竟然闻到了一股饭菜的香味,她肚子不争气的咕噜咕噜叫起来了。

  自从生病住院那次吃过白老师的饭菜,她之后再没吃过,对她来说,那是她吃过的最美味的饭菜。

  每当她心情不好,孤单孤寂的时候,都会想起那时候,想一想,心情就会好很多。

  白子寻听到了顾依依的声音,从厨房里走出来道:“先坐着等一会,饭菜一会就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