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心神惊惧的看着眼前一幕,刚刚那千钧一发之际,还是云碧露救了他们。

  云碧露刚刚露的这一手,让大家惊诧的看着,久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黑龙党内部尚武,亲眼所见云碧露的厉害身手,在场吃饭的人们,有的眼睛都露出崇拜的光芒。

  “天,刚刚,我没看错吧?”

  “这……厉害呀!”

  “就连我们这样的老家伙,都未必能反应那样灵敏。”

  “准确,精度,怪不得老爷力排众议,非要支持她。”

  “人家不光有背景,自己本身也厉害,还是咱们少主眼光好,两人是最般配的。”

  “确实,我这心口,现在还在乱跳,真是惊险……”

  “这吊灯好好的,怎么会凭空落下,我看这其中必有问题。”

  ……

  大家小声的讨论着,而云碧露静静地站着,看着前面落地的吊灯,神色不明。

  皇逸泽一把拉过云碧露,从上到下,仔仔细细的看了一个遍,确定她没问题,也不顾众人的场合,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傻丫头,你刚刚真是吓死我了。”

  皇逸泽都感觉到自己现在还心有余悸,心还在猛烈的跳动,久久无法平静下来。

  云碧露脸色冷凝着,她想推开皇逸泽,但是看这样的场合,还是没动,她不想让皇逸泽为难。

  黑龙党的高层们,这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他们少主对一个人紧张失态。

  以前无论什么事情,就算是少主中枪处于危险中时,他依然都是表情淡淡的,什么都不放在眼里。

  皇逸泽是黑龙党未来继承人,所以他对云碧露的态度,比任何话都重要。

  他们重新审视云碧露的地位,也在心中暗忖,老爷皇鸣林说的对,绝对不能怠慢这位云姑娘。

  当然,云姑娘有这番身手,他们也是不敢怠慢的,更不敢不尊敬。

  皇鸣林倒是淡定了许多,当初他身边十多位顶级高手,都被云碧露这丫头轻松的打趴下,他还能说什么呢!

  皇鸣林当机立断的让人查这件事,吊灯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坠落,所以这一场团圆饭,任何人都不能离开,也接受调查。

  一直到傍晚时分,大家才散开。

  皇逸泽拉着云碧露回他的住宅,看着云碧露闷闷不乐的样子,皇逸泽心里也跟着不安。

  他看着坐在那里沉默的云碧露,拉过她的手,用湿毛巾仔细给她擦干净,然后轻叹道:“丫头,如果不高兴,可以打我骂我,别自己跟自己置气,嗯?”

  云碧露闭了闭眼睛,她现在心里很乱,不想说话。

  她缓缓张口,“让我自己一个人安静下。”

  皇逸泽站起身,按住云碧露的肩膀,“丫头,你在跟我冷战!”

  “没有,我心里不舒服。”

  “心里不舒服,别自己折腾自己。”

  看着云碧露沉默,皇逸泽摇晃她的肩膀,“丫头,你忘了你跟我说的话吗?你这样沉默折腾自己,还不如用刀子捅我的心!”

  云碧露推开皇逸泽,“我现在不高兴,也不想吵架。”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