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子寻听到这句话,咳嗽了一声,但是看到顾依依眼中认真灼灼的目光,心沉了沉。

  他知道小丫头喜欢自己,但是他自己理不清这种感觉,所以暂时给予不了回应。

  虽然不能回应,但他又看不得顾依依受苦的样子,才会有些亮相矛盾。

  这样明亮的眼眸,年轻的容颜,值得好好珍惜的,可是他未必能做好,所以这一瞬间,白子寻本能的避开了顾依依的眼神。

  顾依依眼底的光芒渐渐的暗淡了下来,她喝了几口水平复了心绪,道:“白老师,我们回去吧!”

  “困了?”

  顾依依点头。

  等两人回到病房后,顾依依看着白子寻道:“白老师,这么晚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白子寻叹了口气,“你一个人行吗?”

  “我没事的,今天已经好多了,而且床头都有铃,有什么事,我可以叫医生。”

  在顾依依的坚持下,白子寻点头,“那你好好休息,手机我刚刚给你充满了电,有什么事也可以给我打电话。”

  “好,谢谢白老师。”

  白子寻摇了摇头没说什么,其实私心里,竟然不喜欢她对自己说谢谢,谢谢二字带着疏离感。

  不过他也没什么理由要纠正,还是随她吧!

  之所以也答应回来,是因为今晚他还要处理律家的事情,总不能让顾依依好了后,又被律家欺负。

  那是他所不能容许的。

  白子寻在学校外也是有自己的别墅的。

  作为韩家的继承人,以及隐士家族白家的少公子,白子寻有自己精英的属下。

  短短时间内,也将律家所有的底细都查明了。

  白子寻坐在椅子上,听着下属的汇报,脸色越来越冷,他没想到,真正的细节比想象的更加严重。

  顾依依竟然受了那么多的苦。

  白子寻手中握着的笔也被他一下子折断了。

  清脆的声音响在书房内,让某属下脸色也跟着一寒,他知道,公子这次是真的动怒了。

  他也想象不出,一个小小的律家,竟然做出那么多的事情来。

  律家对白子寻来说,那真的就是跟蚂蚁一样的存在,但是他要想到一个合适的方法来处置律家,而且还不能让顾依依受到任何伤害。

  白子寻看着手中的资料,重新拿了只笔,然后在上面画了些重点。

  “将这些以律家死对头的名义,发给媒体。”

  “是!”

  “还有,律家有个小姐,叫什么律梦思的,她所作所为最好用视频的方式传到网上。”

  “是!”

  “我不希望看到律家经营的任何产业还存在,给你一夜的时间,将一切都做好。”

  “公子放心。”

  白子寻又交代了属下几项重要的事情,全是针对律家的。

  对白子寻来说,这只是刚刚开始,他不会就这样放过律家,不会放过欺负顾依依的所有人。

  医院内,顾依依并不知道白子寻为她所做的事情,她只是不断的回想白天的一切情形。

  甚至在自我反思,哪句话说的不对,哪个行为不好?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总会忍不住这样小心翼翼,患得患失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