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子寻眸光一闪,缓声道:“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顾依依摇头,“没有。”

  这是她多年来,睡的最好的一觉,也许因为知道有他的气息,格外的安心,很有安全感。

  “嗯,你去客厅沙发坐好,待会我给你打吊瓶。”

  “白老师,我觉得我身体没事了,还要打吊瓶吗?”

  “你身体还没完全好,不要任性,乖乖的去坐着。”

  “好。”不知为何,顾依依就是愿意听白老师的话,他说什么,她都会听的。

  打完吊瓶,吃晚饭的时候,白子寻给顾依依道:“今晚你就在这边睡,有佣人还有守卫的在,不会有任何问题,若有什么事,你就给我打电话。”

  顾依依愣了一下,抿着唇瓣,忐忑的问道:“白老师,那你在哪休息?”

  “我回学校的公寓。”

  白子寻也是怕两人在一个屋子下,会让顾依依尴尬不适,毕竟她还是个姑娘家。

  听到这个回答,顾依依吃饭一下子也没什么胃口了,吃进去的都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她沉默了半晌道:“白老师,若是,若是你觉的不方便,我可以回宿舍的。”

  白子寻深深的看了眼顾依依,才发现,自己可能伤着这姑娘了,他神色变了变,然后解释道:“我也在别墅里,对你的名声不好,也是不想让你有任何不适,明白吗?”

  白子寻其实并不擅长解释,但是他还不想看到顾依依不开心的样子。

  顾依依黯淡的眼眸一下子泛起了光亮,她拿着筷子的手收紧又松开,神情也紧绷起来,半晌后,鼓起勇气道:“白老师,那个……你能留下来吗?”

  说完这句话,整个空气都静了,白子寻眼中光芒一闪而逝,看着顾依依时,眸光幽深潋滟。

  顾依依感觉到自己说完后,气氛尴尬了起来,她也突然意识到,自己貌似说了什么让人误会的话。

  她赶忙解释道:“白老师……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没事的,这里是你的家,你在这休息就好,那个你留下来,我……我觉得很安全……我一个人太陌生……”

  顾依依语无伦次的解释着,可是越解释就有一种越慌乱的感觉。

  最后弄的,她整个脸都红了,跟煮熟了一样。

  她恨不能咬掉自己的舌头,说这么多没脑子的话,还不如不说呢!

  她感觉自己跟表白的话其实没差多少。

  最后的声音越来越轻,顾依依的头都快低到了桌面上。

  白子寻看着她,轻轻笑了,“不用解释,我今晚留下来,在主卧室,若是有身体不适,可以叫我。”

  顾依依这才松了口气。

  等吃晚饭,顾依依赶忙跑进卧室,将自己蒙在被子里,等脸上的燥热散去后,她才冷静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每次遇到白老师,在白老师面前,都感觉不像自己了。

  百无聊赖的时候,顾依依看到床头的手机,拿起来看,奇怪声音怎么静止了,她记得明明没调。

  她按开后,就看到几个未接电话,全是来自律梦思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