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荆山此时连连点头应和,似乎对方说什么,他都会答应,只要能保住尚家,他什么都听。

  而且他知道,自己这个后台厉害,只要好好巴结住,尚家就会一直存在着,他就会一直当他的尚家家主。

  这段时间,尚荆山到处求人,急的都快疯了,这时候接到这样的电话,就感觉是久旱甘霖一样。

  他想,还是耳老好,只要耳老不放弃他尚家,他就什么都不怕。

  哼,谢黎墨算什么,云家算什么,他通通都不会放在眼里。

  尚荆山此时就跟抓着救命稻草一样,电话那端说什么,他都不断的应和同意。

  “为耳老办事,是我尚荆山的荣幸,我一定会办好。”

  “话先别说在前头,我只是给你传话,具体要你做什么,还是耳老安排。”

  尚荆山听着这句话,额头都冒出冷汗来了,他暗中擦了擦,连连道:“是,是……”

  他拍着马屁,都忐忑的不行,生怕对方一个不高兴,就不管尚家的死活。

  如今尚家能依靠的只有耳老了。

  等挂断电话后,尚荆山全身虚脱,一屁股坐在地上,冷汗都冒出来了。

  他感觉接这个电话,比打仗都累,还好,没被耳老放弃。

  他知道,若是尚家不能让耳老满意的话,耳老还会扶持第二个尚家,扶持一个家族,对耳老来说最简单不错,他是最清楚的。

  毕竟当初,尚家也是很不起眼的一个家族,那时候,他们出门都要仰望别人,看别人的眼色,卑躬屈膝的。

  后来他们小小的尚家也不知道如何被耳老看中了,被扶持。

  真的就是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内,尚家变成现在这样,如今是他让别人看颜色,而不是他看别人的眼色。

  享受过这种豪门的感觉,他还包养了几个年轻的嫩模,大家各个巴结他,他要的就是这种感觉,怎么可能还愿意回到从前。

  尚荆山狠狠摸了把汗,吐出了一口气,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完成耳老交代的事情。

  某处住宅。

  一个人恭敬的立在耳老的身后,汇报尚荆山的表现。

  半晌后,耳老转头道:“知道,为什么这时候才让你联络尚荆山吗?”

  “属下不知。”

  耳老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在一个人快溺水的时候,让他体会过那种死亡的感觉,你在送上一块浮木,无论如何,他都会抱住这块浮木的。”

  “属下知道了,如此一来,耳老的计划才更容易进行。”

  “不错,这时候让尚荆山做什么,他都会答应的,而且云家的寿宴安排在老宅,这可是很好的机会。”

  “属下受教。”

  耳老满意的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查了这么久,准备了这么久,就是在等一个机会。

  ……

  谢黎墨早就安排人盯住尚家的一举一动,哪怕是信号联络,都要跟他汇报。

  虽然很长时间都不见尚家有什么大的行动,但是谢黎墨知道,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他有的是耐心。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