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冬惊讶的睁大眼睛,“二小姐,你……”

  “嘘,我既然能重新来这里,肯定要做足准备,黑龙党潜藏的问题,我也都能知道,接下来,不是我们出面的时候,而是要让黑龙党最高领导发话。”

  云冬眸光一亮,“二小姐,我懂,我们先静观其变,然后再采取行动?”

  “嗯。”

  云碧露眸光明明灭灭的,让人辨不清她的情绪。

  她虽然知道皇逸泽爱她,但是她要看看这份爱能做到哪种程度。

  她为了爱情,可以舍弃很多,随她来黑龙党,他那次为了保护她,也可以连命都顾不得,但是在跟家族之间,他会不会还选择自己呢!

  因为这是以黑龙党内部危机为导向的一场舆论浪潮,若是以她的委屈结束这场舆论的话,那么她在黑龙党生活的话,地位将会一直被压着。

  她不想这样,她想做自己的主人。

  所以她要看皇逸泽的态度。

  其实云碧露深切的明白,她和皇逸泽之间的感情没有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他的家族太复杂。

  若她是小绵羊,真的就会被欺压的一点地位都没有。

  她不想像皇逸泽母亲那样卑微,然后因为抑郁症早早的离世,她不要那样。

  云碧露把玩着手中的花,突然一个用力,花枝整个从中间折断了。

  接下来,云碧露让云冬先收敛自己的行为,两人就在屋子里说说话,聊聊天,看看电视剧的,仿佛根本不知道外面的舆论一样。

  黑龙党的高层连续开会,急的跟热锅蚂蚁一样。

  等皇鸣林知道消息后,气的将茶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老爷,现在该怎么办?”

  皇鸣林什么也没说,拄着拐杖走到床边,看着外面的天色,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半晌后,皇鸣林怅然道:“天要变了,估计要下雪了。”

  某心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老爷怎么说了这样一句莫名的话。

  皇鸣林看着心腹的神色,敲了敲拐杖,道:“这件事,还是要等逸泽回来再做决定,不过我的吩咐就是,暂时压一压舆论,不要让大家闹的太过。”

  “老爷,那少主夫人那边?”

  “那是逸泽的事情,我管不了那么多,但是有一点你要记着,她的身份地位不会因为舆论有所改变。“

  听完这句话,某心腹明白,老爷已经表态了。

  这下面的人还折腾来折腾去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其实这一次,皇鸣林也从旁观者看出了黑龙党的很大问题,他也在等着,等着这次皇逸泽回来,他彻底交权,一切交给自己的儿子去做。

  皇逸泽接到消息后,便让人连夜往回赶,他更是赶快给云碧露打电话。

  “丫头,睡了吗?”

  云碧露正和云冬看娱乐节目,调整心情,接到皇逸泽的电话,还是很意外的。

  “我还没睡,正在看电视呢!”

  “丫头,你无论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要多想。”

  云碧露听着皇逸泽表明的态度,心里一甜,“我知道啦,我看天气预报,今晚会有大雪,你路上注意安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