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露甚至都没去思考这些,她只是看皇逸泽回来了,就很开心,差点也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皇逸泽的眼神太认真严肃,云碧露其实有些不太适应。

  在他幽幽的眼波中,云碧露心神跟着颤了下,她微微低下头,睫毛轻颤,遮住了她眼中的情绪,没让皇逸泽看清楚。

  皇逸泽看云碧露这个样子,握她的手更紧了,很是用力。

  云碧露手跟着一疼,她能通过这个力道感觉到皇逸泽的担心和不安。

  因为在乎,才会不安。

  半晌,没等到云碧露说什么,皇逸泽开口道:“丫头!”

  只这两个字,让云碧露心尖一动,她赶快抬头看着皇逸泽,“我在思考呢!”

  “你思考这么久,让我跟着担心不已。”

  “担心什么?担心我也是有野心的?”

  皇逸泽忍不住笑了笑,捏了捏云碧露的脸颊,“你要是真有野心,对我有所求,对黑龙党有所求,我还就不担心了。”

  云碧露懵了,这样不是更应该防着她吗?

  皇逸泽解释道:“若你那样的话,你肯定不会离开我,不会离开黑龙党,不是吗?”

  云碧露觉的皇逸泽说的有道理,若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有所求,那肯定会牢牢的抱住此人的大腿。

  关键是她对黑龙党无所求,所做的一切也无非是为了两人的爱情罢了。

  想到今天的事情,云碧露思忖了下,反问道:“皇逸泽,若我说,我根本没野心,我也没有多么嚣张,云冬做事有分寸,我所做的事情也没什么过分的,那些人就算是在中心部照顾你,也是思想有问题,我接机将他们处置了,也是为了我们这个中心宅子的安宁着想。”

  皇逸泽伸手将云碧露揽进自己的怀里,“丫头,我信你,你不用解释也不用说,我都信你,我的意思是,你对今天的事情有什么看法,想让我如何为你撑腰?”

  云碧露听到皇逸泽这句话,眸光闪了闪,原来他是这个意思。

  “我没什么意见啦,你觉的从大局上怎么做好,就怎么做。”

  “我不想让你受委屈。”

  她受了委屈,他恨不能替她承受。

  云碧露在皇逸泽的怀里,伸出手包住他的腰,“好了,我有你就没事,天色这么晚了,我们早点睡吧!”

  当云碧露看了看钟表,再往窗户外看的时候,眸光一亮,“哎呀,下雪了,皇逸泽,你快看,下雪了呢!”

  说着,云碧露就赶快从皇逸泽的怀里跳下来,跑到窗户边上,看着外面的雪花,欢快不已。

  因为云碧露的欢快,屋子里的氛围也变的好了起来。

  皇逸泽看着窗外,果然下雪了,雪花还很大,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成厚厚的积雪。

  皇逸泽想到那些还坚持游行示威的群众,脸色冷了冷,这一场雪或许能帮他解决很多问题。

  皇逸泽脑海中波光闪烁的时候,就看到云碧露将窗户打开了,还将手伸到外面。

  他脸色一变,顾不得想别的,大跨步的走到云碧露身边,一把将她拽到身后,接着便要关窗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