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露此时心中也是积攒了一团怒火,好端端的在家里吃个饭,偏偏遇到这种挑衅的人。

  她好像什么也没做,这个三十五号就要杀她,当她云碧露真的是纸糊的,纸捏的?

  果然有时候,你想低调,偏偏低调不起来,总有人欺软怕硬,看你好欺负,就来欺负。

  她本来不想高调的,但现在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她很愤怒,火气很大,一定要发泄出来。

  若不是自己功夫好,刚刚或许真的会没命,哪怕还有命,那匕首刺中胸口的位置,肯定没法训练了。

  她费了多大的力气,才能来中心营,怎么能让眼前这个女人给破坏掉。

  云碧露大跨步的从屋内走出来,每一步仿佛都踩在别人的心口上一样,一步步的气势完全释放了出来。

  “这个二十六号到底是谁?没听说过世家有这样一个人,气势很惊人。”

  “如果是世家子弟,也许我们会认识,但不是,那就说明是普通市民?”

  “难道是隐藏的高手?身份普通的人,也有身手厉害的。”

  “这气势,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我们还是离远点,看二十六号的脸色不对劲,好像要杀人的感觉!”

  “哼,她这番身手,大家还不看在眼里。”

  ……

  大家众说纷纭,都在讨论二十六号。

  云碧露充耳不闻,刚刚露了那一手,之后想低调也低调不起来了,既然没法低调,她干嘛要隐藏自己的性格,就该恣意洒脱一些。

  而且她相信这些人是不会知道自己身份的,皇逸泽说过,他会让人假扮自己在屋子里,除了几个重要的人员知道她来了中心营,外人是一概不知的。

  所以这些人也不会猜到,二十六号会是未来少主夫人。

  云碧露每走一步,眼底的寒光便深一分,知道走到三十五号面前,她缓缓的蹲下,将刚刚三十五号拿的那把匕首放在三十五号脖颈上。

  她嘴角勾起一个冰冷的弧度,冷冷的问道:“现在还想杀我吗?”

  说完,云碧露冷笑了一声,冷冷的笑声响在走廊上,确实格外的瘆人。

  三十五号被踢懵了,全身都跟散架一样,疼的厉害,她感觉自己有一种要死的感觉,尤其匕首冰冷的放在她的脖颈上,一寸寸的靠近,那样的冰冷,她不敢低头去看,但是都感觉流血了一样。

  云碧露玩味的把玩着匕首,靠在三十五号的脖子上,然后一点点挪动。

  云碧露不再说什么,就是这样挪动着,她就不信有人不怕死。

  在这样的煎熬中,三十五号心理素质再强,也受不了,尤其她看眼前二十六号的眼神,杀意凛冽,仿佛她的心魂都被卷进去,肆意杀戮。

  时间一点点过去,三十五号最终还是没抵得过云碧露的心理挑战,开始惊恐的“啊……啊……”大叫。

  云碧露嗤的一声笑了出来,“就这样的素质,还敢杀我!”

  众人看的很清楚,二十六号是用匕首的背面比着三十五号的,她根本就没有要杀三十五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