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翎川的目光紧紧的看着顾凝欣,想判断顾凝欣如今的状况。

  哪怕洛翎川面上表现的非常镇定,内心也早已经掀起了海浪来。

  洛翎川心都是揪着的,仿佛根本无法呼吸一样,看着顾凝欣这样,他心都是窒息的,担忧着。

  洛翎川身体紧绷的厉害,目光是颤的。

  身体也有些微的颤抖。

  夜色深深,旁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是顾凝欣是飘着的,是透明的,她可以靠近洛翎川,能看到洛翎川细微的变化。

  她知道,洛翎川在担心她。

  或许不是一般的担心。

  她还从未见过洛翎川这个样子,他的身体都在颤着,他眸光也在微颤。

  顾凝欣都想伸手去握住洛翎川的手,想告诉他,自己没事,想安慰他。

  但是她是透明的,她做什么,洛翎川都不知道。

  洛翎川定定的看着楚痕,眼底都仿佛淬了寒冰一样,带着极致的杀意,他一字一字的开口道:“楚痕,你到底想做什么?”

  楚痕看着洛翎川不得不听他话的样子,哈哈笑了下,“不做什么,只是让洛少你听话而已。”

  洛翎川幽幽的道:“说吧,你的目的!”

  楚痕看着洛翎川,“洛少,洛翎川,你是在求我,怎么你反而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如果想让顾凝欣好好的,你就跪下来跟我说话。”

  跪下?

  洛少何等人物,怎能对楚痕这样的人跪下来。

  洛少是洛华市神一样的存在,他绝对不能折了傲骨。

  一旦让人知道洛少给楚痕跪下,以后让别人如何看他。

  不能跪下,不能跪下。

  跟着洛少来的那两个属下,都紧张的看着洛翎川,“洛少,不可!”

  就连顾凝欣都愤怒的全身都要炸了,她想杀人,她全身都叫嚣着杀戮,要杀了这个楚痕。

  顾凝欣哪怕是透明的,目光都带着狠意,她狠狠的盯着楚痕。

  可是她根本做不了什么,她想醒过来,哪怕自杀也不能让洛翎川跪下的。

  可是顾凝欣往身体里钻,根本就钻不进去,仿佛那具身体都不是她的了。

  顾凝欣越着急,越钻不进身体里。

  她眼看着洛翎川有动静,忍不住大喊着,“不要跪,不要跪……”

  楚痕盯着洛翎川看,“洛翎川,你不是想救顾凝欣吗?你不是在意这个丫头吗?怎么连跪都不跪下?”

  “我可以为她不要性命,却不能被如此折辱,我想,这也不是凝欣想看到的,如果我真的跪下了,她会更痛苦。”

  听到洛翎川这句话,顾凝欣才真的松了口气。

  还好洛翎川并没有跪,否则她真的都不知道如何面对她自己,如何原谅她自己。

  如果洛翎川跪下了,以后洛华市的百姓如何看他,以后洛氏家族的兵卫们如何看他!

  洛翎川开口道:“楚痕,你可以跟我谈条件,但是却无法折辱我,如果你真的杀了顾凝欣,我会陪着她一起死,我想你现在可不想我们死,你还想利用我们做什么,不是吗?我和凝欣死了不要紧,你还想活着,和你的长公主活着,不是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