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春娇 第223章 撞到

小说:画春娇 作者:卫幽 更新时间:2019-01-13 09:58:17 源网站:2K小说fpzw
  到了和魏玳瑁约定的日子,薛琬领着薛一块坐了马车前去南庄。

  姐妹两个刚出了靖宁侯府的大门,就被人拦住了。

  来人是一身京兆府官服的年轻人,看起来二十出头的模样,有些面熟。说话也十分客气,“请问马车里坐的可是靖宁侯府的薛七小姐?”

  薛琬掀开车帘,“正是,不知道这位差大人是……”

  年轻人抱了抱拳,“在下京兆府罗斌,奉了府尹程谨之大人之命,来请薛七小姐去一趟京兆府。”

  他笑了笑,“程大人有事想要烦请薛七小姐指教。”

  这话说得很客气,想来是来之前受到了嘱咐的关系。

  薛琬料到应该是极心岛别有洞天底下的那尸坑之事,便点了点头,“能替程大人分忧,是小女的荣幸。”

  她对着车夫说道,“那就先去一趟京兆府。”

  薛一脸惊慌,“七妹,你又做了什么事,怎么连京兆府都惊动了?”

  薛琬冲她安慰地笑笑,“五姐别慌,不过是有件事程大人想要找我问问话了解一下情况,无碍的。”

  她将别有洞天的事说了一遍,“当日魏五小姐和我在一起,想必程大人也一并请了她,正好,我们可以在京兆府汇合。”

  薛皱了皱眉,“居然还有这事……”

  虽然刚出门就遇到事有些晦气,但是人都有八卦之心,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居然心里还有些蠢蠢欲动的小雀跃。

  她想了想说道,“那我等会儿也可以进去旁听吗?”

  薛琬点点头,“应该没关系吧。程大人不过只是问个话,又不是审讯,你和我一块儿应是无碍的。”

  她笑了笑,“说起来,那也是陈年的旧案子了,我估摸着程大人也不过只是走个过场。”

  几十年前的案子了,甚至连苦主都找不着,也就是象征性地破一下案,了一下陛下的好奇之心。

  不多时,马车行至京兆府。

  果然,魏玳瑁的马车也在。

  早有门子请了薛琬和薛进去,言语之间十分客气有礼,“程大人就在书房等着薛七小姐。”

  程谨之的书房在里间,从京兆府大门进去,要先经过衙门,然后是一片很大的操练场。

  这还未到午膳的时间,今日看起来也没什么案子,操练场上到处都是年轻的汉子在练功。

  如今时值六月底,正是一年之中最热的时候,虽说今日的太阳不甚毒辣,但操练了一两个时辰的汉子们身上的衣衫已经都湿了。

  有几个粗犷一些的汉子甚至直接脱下了上衣,光着膀子就在那“哼哼哈兮”地练功夫。

  薛琬对这些境况见怪不怪。

  她前世在千机司和男人一块儿共事干活,都不把自己当女人的。有时候出去做任务,条件艰苦,就和男下属们同吃同睡。

  莫说是光着膀子的男人了,就是全身光溜的男人也见过……

  她可不觉得这场景有什么奇怪的,不过是堆小麦色的肉罢了。

  但薛可是头一次见到这种场面,一下子脸就变得通红。

  她垂着头一路看着自己的脚尖,步履匆忙地跟着薛琬的影子往前走。

  一边走,一边低声抱怨着,“这什么地方,这些人怎么这么不知羞耻,哎呀好讨厌啊!”

  话音才刚落下,“砰”,她的脸蛋整个地撞到了一堵墙上。

  薛身形瘦削,弱柳扶风的女子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冲击?她双腿一个踉跄就往前栽去。

  还好,前方有人伸出手托住了她,才不至于让她一头栽到在青石板路上。

  “这位小姐,你没事吧?”

  是一个刚强有力的男声。

  薛抬起头来,看到一个高壮的光着上半身的男子,一脸关切地望向她。

  她这才明白,刚才自己并不是撞到了墙上,而是……而是撞到这个男人的胸膛上!

  这下子,她可怜谢谢两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若不是这男人好端端地在这地方挡着路,她何至于撞到人,何至于自己往前摔差一点就摔成个狗吃屎?

  她愤愤地瞥了一眼这个男人,冷哼一声,“我没事。”

  耳边传来薛琬略显惊讶的声音,“五姐,你怎么走到那里去了?”

  薛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并没有走在道上,而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冲进了人家的训练场。

  她这下子脸更红了,一下子从脖子红到了耳根。

  哎呀呀,实在太羞人了!

  她一下尴尬地要死,可是偏偏又不能说什么,只能低着头一言不发地小跑到道上,用力地跟着薛琬,“走啦,快点走走走!”

  薛琬似乎看出了薛的尴尬,笑着说,“好,我们走!”

  她冲着光膀子的男人笑了笑说,“王公子,刚才多谢你救了我五姐,改日若是得空,我请你喝酒谢你!”

  那男人毫不在意地挥挥手,“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上次薛七小姐赏的酒钱还没有花完呢!”

  他顿了顿,“两位还请快点过去吧,程大人已经在书房等了一会儿了。”

  薛拉着薛琬的袖子小跑步跑了一会儿,见已经离开操练场老远了,这才喘着粗气停了下来,“你……你认识刚才那个人?”

  薛琬点点头,“对呀,刚才那位叫王翰,是京兆府新进的捕快。王公子很有能力,最近几次京兆府破的案子里,都有他的一份功劳。”

  她笑笑,“对了,你应该听说了,上次侯夫人劫持了祖母差点出了事。说起来,也幸亏王翰公子和他的同僚们帮忙,祖母才能够平安无事。”

  侯夫人的事虽然对外是个秘密,但白姨娘是心知肚明的,想必薛也有所耳闻。

  没想到薛却一脸震惊,“什么?你说侯夫人先前劫持了祖母?这……这是什么时候到事?我怎么不知道?”

  她双手抱住了脑袋,“好可怕,侯夫人怎么可以这样,那可是祖母啊,她怎么能劫持她的婆母?”

  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薛的脸色越发难看了,她猛然抬起头来,“那……那侯夫人是因为这事才……才暴病身亡的吗?”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