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299章 狗咬狗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09 18:20:37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三天后。

  西省边界,定日珠峰大本营。

  落日的余辉洒落在珠穆朗玛峰上,冰雪皑皑的山峰被渲染成了金色,给人一种无比神圣和圣洁的视觉冲击。相距不远的寺庙金顶耀耀生辉,也是一道神圣而庄严的景致。

  一辆越野车在营地里的一块空地上停了下来,驾车的藏族同胞用比较生硬的汉语说道:“朋友,到了,你们可以下车了。”

  乘车的青年掏出钱包付了钱,然后提起放在脚下的一只小药箱下了车。与他一起下车的还有一个年轻的女子,一条狗。

  这支探险小团队正是从官城赶过来的宁涛、青追和哮天犬。

  宁涛拍了拍车门:“谢谢你啊,师傅,回去的时候还坐你的车。”

  藏族同胞的黝黑的脸庞上露出了纯真的笑容:“没问题,祝你们旅途愉快。”

  哮天犬张开狗嘴,似乎想说什么。

  青追一把就捏住了它的狗嘴,藏族同胞驾车离开后她才松开它的嘴,严肃地道:“刚才是不是想说话?”

  哮天犬点了点头。

  青追瞪了它一眼:“你不说人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哮天犬说道:“我想撒尿……”

  青追举起了巴掌。

  哮天犬跟着改口:“汪汪!汪汪汪……”

  宁涛笑了笑:“快去撒尿,我们在这里等你。”

  哮天犬这才撒腿往没人的地方跑去。

  青追抱怨了一句:“会说人话就真当自己是人了,撒尿都跑那么远。”

  宁涛笑着说道:“天狗鼎赋予了它很高的灵性和智慧,它可不是一般的狗,有点讲卫生的习惯也是正常的。你也别管得太凶,它已经很乖了。”

  青追翘起了嘴角:“你对它比对我还好。”

  宁涛伸手搂住了她的肩膀,呵呵笑道:“你跟一条狗吃什么醋,我们去找地方住下,先了解一下这里的情况。”

  宁涛这一搂,青追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她其实并没有吃醋,因为哮天犬是男狗。作为还没有事实的女主人,家里添了一只狗,她当然要调教。

  哮天犬撒完尿跑了过来,跟在宁涛和青追后面走,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珠子左看右看,十分灵动。

  找到营地管理人员,却被告知只有一座帐篷可以租住。宁涛感到有些头疼,青追却偷偷乐着。

  宁涛付了租金,在管理人员的带领下来到了一排帐篷前。有一群游客正在泥地里生火,还有人在准备烧烤的食材和用具,看样子是准备举行篝火晚会。

  那群人年轻人居多,只有一个上了年纪的男子,皮肤黝黑,满脸风霜,一双眼睛眼神犀利。他的身边蹲着一只藏獒,体型巨大,看样子就非常凶悍。

  管理人员将宁涛和青追带到了一座小帐篷前:“就是这座帐篷,有什么需要就来找我。”

  “好的,谢谢。”宁涛说。

  管理人员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了青追一眼。青追这样的尤物,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吸引眼球的所在。

  “我们进去看看。”宁涛撩开帐篷的布帘走了进去。

  青追指着哮天犬的鼻子说道:“你就留在外面看门。”

  哮天犬冲青追摇尾巴,笑容灿烂:“好……汪汪!”

  青追无语的瞪了哮天犬一眼,也钻进了帐篷。

  哮天犬老老实实的蹲在了帐篷门帘旁边,看着对面的那只藏獒,嘴里却在嘀嘀咕咕:“aBcdeFg……g后面是什么?妈的,这英语字母也太难学了吧?老爹为什么要我学英语……啊啊啊!”

  帐篷里,宁涛皱起了眉头。

  这座帐篷里连一张床都没有,地上铺着防潮油布,油布上也只放着一块一米五宽度的劣质床垫,另外还有一床膻味很重,看上去脏兮兮的厚棉被。

  这样的地方怎么睡?

  青追却很开心的样子:“宁哥哥,这被子这么脏,我们今晚就不盖被子了,就睡床垫就行了。我不怕冷,你要是怕冷的话,你可以搂着我睡,那样会很暖和的。”

  宁涛看着那张只有一米五宽的床垫,有点头疼了,这么窄的床垫,他想不搂着都不行吧?作为修真医生,他也不怕冷,就算躺在珠穆朗玛峰峰顶裸.睡都没有问题,可是他怕蛇……

  不等宁涛表态,青追就动手收拾起她和宁涛要住的“房间”来。

  宁涛也懒得去想那些头疼的问题了,他打开小药箱将那张地图取了出来,仔细查看路线。

  从这个营地出发,到朱红琴标注的目的地起码还有二十公里左右。普通的登山者要到达那个地方,起码要两三天的时间。最近的路线则是直接翻过珠峰,然后下到位于尼泊尔境内的南坡。

  仔细看过路线图之后宁涛的心里暗暗地道:“当年,朱红玉怎么会跑到这个地方来?又是谁杀了她?”

  一股沁人心脾的馨香忽然飘进了宁涛的鼻孔,他移目看去,却见是青追脱了她的外套,盘腿坐在地上,仅穿着文胸的上身不断冒出淡淡的雾气,一条长长的舌头在虚空中颤动不休。

  那馨香就是雾气带来的香味,帐篷里的膻味转眼就小时了,剩下的全都是她的香味。

  宁涛好奇地道:“这是什么手段?”

  青追露齿一笑:“这是蛇涎香。”

  “你的口水?”

  “是蛇涎香。”青追很认真的纠正道。

  帐篷外,哮天犬也吐出了舌头,颤动不休,几秒钟后又停了下来:“妈的,我怎么没有狗涎香?”

  对面,那个中年男子松开了他手中的狗链子,低声说道:“去!”

  那只藏獒突然向哮天犬扑了过去。

  哮天犬顿时抬起了狗头,盯着来势汹汹的藏獒,几秒钟后它似乎确定了什么,轰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滚……汪汪汪!”

  藏獒哪里肯听这样的警告,转眼就扑到了哮天犬的近前,一跃而起,张嘴就咬向了哮天犬的脖子。

  哮天犬猛地从地上跳跃起来,身体后仰,双腿狠狠的蹬在了藏獒的胸膛上。

  嘭!

  起码一百多斤重的藏獒一声惨叫,身体就像是断线风筝一样往后抛飞,飞出七八米远的距离才坠落地上。在一倒下,它再没能爬起来,口角不断来血。

  哮天犬低声骂了一句:“傻逼,我身上有神奇的力量我会告诉你?”

  它其实也不知道,那是天狗鼎赋予它的灵力。

  对面,藏獒的主人傻眼了。

  正在准备篝火晚会的几个年轻人也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中的活,看着躺在地上无法动弹的藏獒,还有一脚将藏獒踢飞的额头上有个“天”字的土狗。

  藏獒被誉为地球上最凶悍的犬种,要干掉一条土狗简直是易如反爪,可刚刚发生的事情却是一只土狗一脚将藏獒踹飞,重伤倒地!

  宁涛和青追从帐篷里走了出来。

  宁涛看了一眼倒在地上吐血的藏獒,又看了哮天犬一眼:“发生了什么?”

  青追伸手捏住了哮天犬的嘴。

  “呜呜……呜呜……”哮天犬的嘴里发出了含混的声音。

  低语者雪花涌动,宁涛的脑海里响起了哮天犬的声音:“那个人不怀好意,他让他的狗来咬我。刚刚我还听见,他在跟他的人说青主母好漂亮,还说要是能……”

  它没有说下去,但宁涛却知道那肯定是很难听的话。

  他一个男人带着青追这样的尤物来到这种蛮荒之地,遇到动歪心思的人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那个中年男子显然是想让他的藏獒干掉哮天犬,试探一下他的反应。如果他是一个懦弱的人,也没有实力保护他的女人的话,那么对方恐怕会有更大胆的行动。

  这时那个中年人男人和几个年轻的男子往这边走过来,一个个面色不善,尤其是那个中年男子,他看着宁涛的眼睛就像是要喷出火来似的。

  宁涛已经在这点时间里动用望术和闻术侦查过了每一个人,那几个青年都是普通人,那个中年男子是一个又功夫在身的货真价实的武者。这些都不让他感到意外,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这些人的身上都有枪,他从他们的身上都嗅到了枪的味道。

  这群人不简单。

  宁涛站到了青追和哮天犬的前面。

  “嘿!”中年男子开口了,怒气冲冲地道:“你的狗咬伤了我的狗,这事怎么算?”

  宁涛说道:“好像是你的狗冲过来惹的事吧?我的狗就守在我的帐篷前,你说话要讲点道理。”

  “你跟我讲道理?”中年男子怒极反笑,“哈哈哈!他跟我讲道理!”

  青追的眼里闪过了一抹绿芒,眼神冰冷。

  宁涛说道:“你们都去帐篷里吧,这里交给我来处理。”

  青追犹豫了一下,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进了帐篷。不管是什么时候,什么情况,只要是宁涛让她做的事情,她都会照做。

  哮天犬也跟着进了帐篷。

  中年男子和几个青年转眼就围了上来。

  中年男子恶狠狠地道:“我的藏獒价值一百万,你说怎么办?”

  宁涛淡淡地道:“你想怎么办?”

  “赔钱!”中年男子冷笑道:“如果拿不出钱,把你的妞让我玩玩,这事就可以揭过去。”

  一个青年忽然伸手去撩帐篷的帘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