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311章 悲伤的眼泪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09 18:20:37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唐珍将宁涛拉到门口,伸手抓住门把要开门,可那门却纹丝不动。

  那是一把需要身份卡和足够的权限才能打开的门。

  “你们开门啊!开门啊……呜呜呜……”唐珍急得直跺脚,然后往地上瘫去。

  宁涛赶紧扶住了她,趁机用手在她的颈动脉上按了一下,让她昏厥过去。就她现在这个情绪状态,灵力都稳不住她的情绪,她醒着反而对身体不好,那还不如让她昏过去。

  “唐阿姨昏过去了,这里哪里能让她躺着休息一下?”宁涛说。

  张泽山叫来了两个女同志将唐珍搀扶了下去。

  宁涛站在玻璃墙前看着被禁锢在床上的江好,眉头微蹙,在这样的环境里,他就算想将江好带到诊所去治疗也行不通,无论他在里面说什么,做什么,都会被监控。可是,他又绝对不会放下江好不管,那样的话他的良心恐怕会折磨他一辈子。

  贾银红来到了宁涛的身边,说了一句话:“宁医生,请你一定要治好江好,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宁涛移目看了贾银红一眼,也同样唤醒眼睛的望术状态观察了一下他的善恶情况。结果很快就出来了,他的身上仅有少得可怜的一点善气释放,根据他的经验,大概也就是孝敬父母之类的善念功德在身上。

  事实上,这世上大多数人都是这种情况,不好不好,不作恶,也不愿意行善。

  宁涛点了一下头:“好的,谢谢你。”

  贾银红说道:“不用客气,我和江好虽然做同事的时间不长,可我敬重她的为人,她现在变成这个样子,我心里也很不好受。”

  宁涛的视线又移到了隔离室中的江好的身上,这个贾银红的心里好不好受他不知道,可他此刻的心却难受到了极点。

  张泽山走了过来:“宁医生,你觉得江好同志的病和林清华的病是一样的吗?”

  宁涛说道:“大致一样,但更严重,我要进去看看,这样才能做出准确的诊断。”

  张泽山这一次没有阻拦:“行,你去做一下消毒处理穿上防菌服,然后就可以进去了。”

  十分钟后,宁涛穿上了防菌服返回了隔离室。张泽山用他的身份卡打开了安全门,宁涛背着小药箱走了进去。

  张泽山本来是想让宁涛将小药箱留在外面的,但宁涛说他要给江好诊断没有小药箱不行,张泽山这才允许他带着小药箱进去,但进去之前他亲自检查了小药箱。

  宁涛进入隔离室之后,安全门又自动关上了,房间里就只有他和江好两个人。他走向了江好,看着江好那糟糕的样子,他的心碎了,眼眶也湿润了。

  江好的视线移到了宁涛的身上,眼眸中闪过了一抹绿芒,她挣扎了一下想爬起来,可是手和脚都被禁锢着,根本就动弹不了。

  宁涛来到了床边,他再也没忍住,眼泪夺眶而出,声音也有些哽咽了:“好好,我来了……你别担心,我会治好你的。”

  江好看着宁涛,嘴里冒出了一句话来:“不要绑着我,我要替父从军,上阵杀敌。”

  就这句话,宁涛知道她已经代入历史上的谁了——花木兰。

  寻祖、寻祖,直白的讲也就是唤醒祖先留在基因之中的信息,越是强大的人,越容易被唤醒。

  宁涛抓住了江好的手,往她的身体之中注入了特种灵力,一边说道:“好好,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江好直盯盯的看着宁涛,随着灵力的作用,她的情绪稳定了一些,似乎也恢复了一些神智:“你是……”

  宁涛说道:“我是宁涛啊,你还记得我吗?”

  江好点了点头:“记得,你是村口杀猪的王麻子。”

  宁涛想笑,可怎么也笑不出来。

  江好说道:“答应我,我从军之后照顾我年迈的父亲和弟弟,我回来就嫁给你,好不好?”

  宁涛点了点头,眼泪却又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他伸手擦了擦,眼角的余光却快速的扫过了玻璃墙两侧的墙角。那里安装了两只监控摄像头,将整个监控室都覆盖了,无论他在这个监控室里做什么,都会在监控终端呈现出来。还有,就在那玻璃墙的后面,此刻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正看着他。

  宁涛还是将小药箱从肩头上卸下来,放在了床上,打开并从里面取出了几根天针,还有一只装着精品初级处方丹的小瓷瓶。随后,他往江好的身上扎针,帮她稳住心脉,镇定精神。

  玻璃墙外站着一大群人,有的是科研工作者,有的是医务人员,站在最前面的是张泽山和贾银红。无论是谁,眼睛的视线都聚集在宁涛和江好的身上。

  “他凭借几根银针就能治好江好同志的病?我不相信。”一个医护人员忍不住说了一句话。

  “可是,听说他治好过同样的病,或许他真有点本事。”又有人说道。

  “如果他真的用几根针就治好了江好同志,那真的是不科学,我想不出怎么解释那几根针对江好同志的病有什么作用。”一个科研工作者说道。

  各种议论的声音,虽然没人说宁涛是江湖骗子,可质疑的声音却是占了大多数。

  最前面,张泽山对贾银红说道:“监控一直在工作吗?”

  贾银红点了一下头:“整个隔离室都在我们的监控之中,没有留下任何死角,这一次我们或许能解开他身上的迷。”

  张泽山的视线又回到了宁涛的身上。

  隔离室里,宁涛将一颗精品初级处方丹从小瓷瓶之中倒了出来,然后递到了江好的嘴边,温声说道:“好好,你把这颗药吃了,它对你的病有好处。”

  江好冷哼了一声:“哼!我没病,我不吃药!我要上阵杀敌,王麻子你这个奸诈小人,你休想阻止我!”

  宁涛干脆伸手捏住了她的下颚,将精品初级处方丹塞进了江好的嘴巴里。

  精品初级处方丹是病人的媒介,进入诊所治疗必服之丹药,可是即便是不进诊所,它对江好现在糟糕的身体也有着巨大的好处。

  然而江好显然不领情,就在宁涛把精品初级处方丹塞进她的嘴巴里的是时候,她突然张嘴咬住了宁涛的手指。

  宁涛顿时吃痛,但他什么都没有做,任由江好咬着他的手指。

  牙齿咬可不是钝击,妖化后的江好看似瘦骨伶仃,可力气却大得惊人,她的牙齿很轻松的就切开了宁涛的手指,宁涛的鲜血流进了她的嘴里,一部分顺着她的嘴角流到了她的衣服上、床单上。

  足足一分钟之后宁涛才伸手去挠了一下江好的咯吱窝。

  “咯咯咯……”江好张嘴笑了。

  宁涛趁机把手指抽了出来,然后在床单上擦了擦,几只血锁就在这个过程中诞生了,传单上、被子上,还有江好的衣服上。

  却就在这个时候,也许是精品处方丹和宁涛的血的作用,江好笑了几声突然就安静了下来,她看着宁涛,眼神和刚才不一样了。

  宁涛心中一动:“你醒啦?”

  江好微微点了一下头,两颗眼泪悄无声息的从眼角滚落了下来。

  宁涛紧紧的抓着她的手:“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弄成这样?”

  “我是自愿的。”

  “自愿的?”

  江好却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谈论下去,她转移了话题:“那天在电影院……我不该打你……对不起。”

  宁涛苦笑了一下:“这个时候你提那件事干什么?该道歉的是我,你对我那么好,我却对你说了那样的话,那对你不公平。”

  那天在电影院,江好向他示好,甚至还情难自禁的与他亲热,可他却对江好说要接受青追的存在,这也等于是让她接受两女共伺一夫的事实。这样的事情要是在古代,那肯定是没问题的,在古代丈夫要是迟迟没有纳妾,做妻子的反而会着急,要主动物色对象,帮助丈夫纳妾。可这是现代,她当时一耳巴子甩过去实在是太正常的反应了。

  “我知道……你是不忍心骗我……”江好的声音里充满了悲伤,“那天之后我很伤心,做什么都不在状态,情绪也很低落……然后,我想改变一下我自己……于是……我主动申请执行这个任务……”

  “你……你怎么不告诉我?你真傻……”宁涛的眼角又滚下了泪珠,他没想到是江好主动申请当实验小白鼠,背后的原因竟然是那日在电影院里的一巴掌。

  “她也来了吗?”

  “青追?”

  “除了她还有谁?”

  宁涛说道:“她没有来,我和她的关系很复杂,等你从这里出去我再告诉你吧。还有,我和她到目前为止都是清清白白的。”

  “你们……清清白白?”江好顿时愣了一下,她显然不相信宁涛说的话。那样一个美女跟屁虫一样跟在身边,哪个男人能把持得住?

  宁涛苦笑了一下:“你不相信也正常,等你出去之后,我让她和你聊聊,我也想和你聊聊。”

  之前因为她是普通人,他瞒着她他的修真医生的身份,现在她是新妖,虽然还不知道她作为新妖的能力是什么,可她的身份这样一转变,他已经没有必要再隐瞒她他的修真医生的身份了。

  “好了,我得出去做些准备,我很快就会回来。”宁涛开始拔掉江好身上的天针。

  “你非要……我接受她吗?”江好问,这个问题对她来说似乎很重要。

  宁涛却没有回答她,提着小药箱就往门口走去。

  “答应我,如果我有什么意外,照顾好我的母亲!”江好说。

  宁涛点了一下头,房门打开,他走了出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