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106章 歃血为盟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01 10:17:25 源网站:看笔趣阁kbiquge
  殷墨蓝的手放在了那把绣春刀的刀柄上。

  “嘶!”青追的身上黑气缠绕。

  宁涛的手背也鼓了起来,特种灵力已经灌入天针之中。殷墨蓝手中的绣春刀能威胁到他,可只要青追缠住殷墨蓝,他只需要给殷墨蓝一下就能让殷墨蓝得病,快速削减殷墨蓝的战斗力,那个时候仅仅是青追也能干掉殷墨蓝,更别说还有他这个帮手。

  殷墨蓝突然将握着刀柄的手放了下来。

  宁涛说道:“青追,把爪子收起来。”

  青追又将她的蛇爪收了起来,宛如金刚狼爪的利爪的生与长对她来说就如同是呼吸一般自然的事情,收发由心。这其实还是多亏了宁涛治好了她的妖骨的原因,如果没有那块妖骨,她根本就做不到。

  殷墨蓝开口说道:“既然你有自保的能力,还找到了蛇妖帮你,你根本就不用怕我的威胁,你还来这里干什么?”

  宁涛说道:“合作。”

  “你不是不想给我炼丹吗?怎么又想起与我合作了?”

  宁涛说道:“来之前我就说了,我可以给你炼丹,可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殷墨蓝试探地道。

  宁涛说道:“帮我对付唐门,我要唐家几条命。”

  殷墨蓝冷哼了一声,“我说你怎么会主动来找我,原来是惹上唐家了。我听到小道消息,说是唐家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难道与你有关?”

  “我和青追追杀唐家的人意外进入了唐家的所谓的禁地,我从禁地之中发现了一块灵土,还有一株灵谷,就拿走了。那本是天生之物,唐天人那无德之人不配拥有。”宁涛做了一个简单的描述,并没有隐瞒什么,也没有必要隐瞒。

  “你手中有灵谷?”殷墨蓝的眼眸走顿时释放出兴奋的神光。

  宁涛看在眼里,面上却不动声色地道:“我没看过你的丹方,不知道灵谷是不是其中一味灵材,如果是的话,我倒是可以拿出一点来,这样的话炼制寻祖丹的成功几率也会大得多。”

  殷墨蓝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给林清华和梁克铭的丹方都不全,事实上,我手中的丹方也不全……”他跟着话锋一转,“不过,在我的丹方里,它确实是一味重要的灵材,只可惜我花了几十年的时间都没有找到。”

  宁涛皱了一下眉头,“你手中的丹方都不全,你还炼什么寻祖丹?”

  殷墨蓝说道:“如果我有完整的丹方,我又何必引诱林清华?我又何必逼你为我炼丹?这个世界上会炼丹的人又不止你一个。我是觉得你再这方面很有天赋,很有可能炼制出接近真的寻祖丹的丹药。”

  “如果你答应帮我对付唐门,然后把丹方给我,我倒是可以试试。”宁涛说。

  殷墨蓝说道:“我觉得你没把我的话听清楚,我说是有可能,不是绝对,你也不能保证你能炼制出接近真实寻祖丹的丹药,可你却来忽悠我给你当炮灰。对付唐门?那是一个有着几百年历史的古老门派,弟子众多。明面上的家主唐守成自然算不得什么,可是唐家的老祖宗唐天人却不是省油的灯,那唐天人的修为在我之上,我都打不过,我为什么要为了一个希望去涉险?”

  宁涛说道:“你一个人当然杀不了他,可是加上我,加上青追,我们三人联手就能杀他。”

  殷墨蓝沉默了,没有表态,他的心中显然在犹豫。

  宁涛又说道:“人要是没了希望,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你花了几百年的时间,要是有法子炼制出寻祖丹的话你早就炼制出来了,何必等到今日去尝试现代的科技制药的法子?我敢肯定,就算再过几百年你也还是炼制不出来。”

  殷墨蓝的嘴唇动了动,但没有说出来,他显然还在犹豫。

  “合作不合作,你自己决定吧。我走过村口的石碑前你给我一个答复,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宁涛转身离开,又说道:“青追,我们走。”

  青追恶狠狠的瞪了殷墨蓝一眼,然后转身跟着宁涛向村口走去。

  这一战,原本就够残破的村子就更残破了,好几座老屋子都倒塌了,明朝的瓦片和砖头散落了一地,相当一部分都碎得一塌糊涂。那些砖瓦都是文物,可在宁涛和青追的眼里却不算什么。

  村口越来越近。

  殷墨蓝看着宁涛和青追的背影,几度想开口叫住宁涛却最终又闭紧了嘴。宁涛这次来不仅带来了一个希望,还带来了一个强大的敌人。这是一个捆绑式的合作方式,一旦他开口,几百年相安无事的唐门就成了他的敌人了。这样的决定,还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做出来的。

  路上,青追拉了一下宁涛的衣袖,“宁哥哥,你说那家伙会答应吗?”

  宁涛淡然一笑,“我不知道,他不答应也无所谓。我这次带你来,还和他打了一架,我的目的是想让他知道我不是他想威胁就能威胁的,我要断了他威胁我的念头,现在这个目的已经算是达到了。”

  青追点了一下头,“我明白了。”

  石碑到了。

  宁涛连半点犹豫都没有,迈步就准备走过去。

  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殷墨蓝的声音,“等等!”

  宁涛将已经抬起的脚放了下去,然后转身看着殷墨蓝,但什么都没有说。

  殷墨蓝说道:“你说得对,人要是没有希望,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我答应你,我们合作。”

  宁涛露出了笑容,“那好,从现在起我们就是盟友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敌人就是你的敌人。”

  锵!

  殷墨蓝抽出了他的秀春刀,那刀身雪亮,满是水波锻纹,寒气逼人。只是,那刀柄略显破旧,有岁月侵蚀的痕迹。

  “嘶!”青追的蛇爪又冒了出来,绿芒闪闪,也是寒气逼人。

  却见殷墨蓝抬手握着刀身,然后轻轻一抽,一股鲜血顿时从他的左手掌心之中涌冒出来,往地上滴滴答答的滴着。

  殷墨蓝右手一抛,那把饮血的绣春刀便飞了过来,咔嚓一声扎在了宁涛身前的地面上。这处的地面虽然不是石板,路面却也坚硬如石,那那把绣春刀却像是扎在豆腐上一样,活生生的扎进了地面差不多一尺的深度!

  这显然不是普通的刀,是经过秘法炼制过的修真世界的刀,削铁如泥不在话下。

  “歃血为盟。”殷墨蓝将血淋淋的左手贴在了嘴上,然后抹了一下。

  宁涛没有犹豫,伸手抓住绣春刀的刀柄将之拔了起来,也用左手握住了刀身。

  青追的脸上露出了心疼的表情,“你轻点,割一条小口子就行了。”她心里其实还有一句憋着没有说出来的话,“你别学他那么傻,一刀画一条大口子。”

  宁涛也将绣春刀轻轻一抽,刺痛的感觉从掌心之中传出来,一股鲜血从他的指缝之中往地上滴滴答答的滴着。他松开绣春刀,也将血淋淋的左手贴在了唇上抹了一下,“歃血为盟。”

  然后,他挥手将绣春刀抛了回去。

  染血的绣春刀在空中翻滚了几下,然后哐当一声砸在了地上,并没有像刚才那般潇洒的扎在地上。他的本意是想那样的,可是手法实在不敢恭维。

  殷墨蓝伸脚一挑,躺在地上的绣春刀就跳了起来,咔嚓一声回到了他的刀鞘之中。他大步向宁涛走来,血淋淋的左手一早就伸了出来。

  宁涛也向殷墨蓝走去,然后将血淋淋的左手与殷墨蓝的左手握在了一起。他忽然觉得,他应该割右手才对,左手握左手的姿势真的很别扭。

  “你帮我炼制寻祖丹。”殷墨蓝说。

  宁涛说道:“你和我一起对付唐门。”

  这像是一个古老的仪式。

  青追摇了摇头,低声念叨,“都什么时代了,还玩这一套,男人的世界真幼稚。”

  “跟我来吧,去我家里谈。”殷墨蓝松开了宁涛的手,然后他惊讶的发现他的伤口还在流血,宁涛的伤口却已经止血了。

  宁涛在身上的破裤子上擦了擦手,一边说道:“青追,一起去吧。”

  “嗯。”青追应了一声。

  殷墨蓝转身向那座没有屋顶的石屋走去。

  青追小碎步跟着宁涛走,小声地道:“宁哥哥,你把手给我。”

  宁涛微微愣了一下,“干什么?”

  青追说道:“我把血给你吮干净吧,浪费了可惜。”

  宁涛,“……”

  也不等宁涛答应,她却已经抓住了宁涛的左手,一抬,一张,那几根染血的指头就没入了她的唇缝里。

  诡异的感觉传来,宁涛忍不住打了一个机灵。然后,第二个机灵,第三个机灵……

  殷墨蓝回头看了一眼,跟着又回过了头去,脸上露出了“原来如此”的表情。

  宁涛抽了一下手,结果青追的舌头追出来,青蛙捕食一般干掉了黏在他中指上的一滴血。

  青追舔了一下嘴唇,一脸陶醉的表情,“宁哥哥,你的血好香。”

  宁涛无言以对。

  废墟里,殷墨蓝在一面石墙下停下了脚步,然后伸手按住了一块石砖。

  咔咔咔……

  地面颤动,一块块石砖突然向左右两侧回收,一个往下行的石梯顿时曝露了出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