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天门。

  江好站在古老的城门楼上,看着碧绿的嘉陵江水滚滚向前。她身姿笔挺,自成一道风景。

  宁涛登上了城门楼。

  “你来了。”江好的声音,并没有回头。

  宁涛走到了江好的身边,没有说话,极目远眺,在他的视线尽头,碧绿的嘉陵江水与褐色的长江水汇聚一处,亦清亦浊。

  “你先说吧。”江好将视线移到了宁涛的脸上。

  宁涛说道:“还是你先说吧。”

  对方威胁他不能报警,为了苏雅的安危,他不得不考虑清楚。

  江好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昨晚你是不是去了林清妤的家?”

  宁涛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点了一下头。

  江好接着说道:“我接到了一个任务,是什么任务你不要问,我只能告诉你与蓝图生物科技公司有关。根据情报显示,林清妤请你给她哥哥林清华治疗疾病,你有接触林清华的机会,所以我想请你帮个忙。”

  其实不需要江好透露她的“任务”细节,宁涛也猜到是与林清华的“寻祖”项目有关了。有那么一刹那的时间他想将他所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可即将脱口而出的时候,满身血污的苏雅又从他的脑海之中冒了出来,给他带来巨大的压力。

  “你有心事?”江好的观察力惊人,远非常人所能比。

  宁涛的情绪瞬间平静了下去,“你接着说,我的事等下说。”

  “林清妤很相信你,我对你的医术也有绝对的信心。我想请你帮的忙就是将林清华接到我们能控制的地方治病,地方已经找好了。另外,如果有可能的话,我还想请你帮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调查,你愿意帮我这个忙吗?”说话的时候江好的眼睛就没有离开宁涛的脸,可这一次她并没有瞧见宁涛的脸上有明显的情绪波动,平静得就像是一面能照出人影的镜子。

  宁涛没有立刻回应。

  江好又补了一句,“你放心,我们会确保你的人身安全。”

  宁涛做出了决定,“好吧,我答应你。如果林家的人再请我去给林清华治病,我就找个借口将他带到你说的地方治疗。其他的,我也会尽力而为。”

  江好的嘴角浮出了一丝难得看见的笑容,“虽然说谢谢并不足够,可我还是要说一声谢谢。”顿了一下,她又说道:“你说你有事情要跟我聊聊,是什么事?”

  “你什么时候回北都?”宁涛说。

  “就这事?”江好很意外的样子。

  “这不是小事,我答应过你,治好了江一龙,他就要当着你母亲的面下跪道歉。”

  江好说道:“我本来计划着两天就回北都的,可突然来了命令,我现在也不知道什么能回去,恐怕只有等到任务完成之后了。不过这事不急,以后也可以。”

  “我答应你帮你的忙,你也帮我一个忙吧,请你母亲过来,让江一龙当着她的面给她下跪认错。”宁涛说。

  江好的眼眸中满是困惑和好奇,“我说,这事真不急,你为什么非要我母亲过来呢?”

  “我承诺的事情一定要

  (本章未完,请翻页)

  做到,你愿意帮我吗?”

  “我得问问我母亲的意愿,如果她不愿意来我也没有办法。”江好说,她实在不理解宁涛为什么在这件事上这么固执。

  宁涛沉默了一下说道:“这事不是小事,我这个人非常讲原则,如果你不帮我,那我也不会帮你。”

  “你……”江好顿时气结当场。

  宁涛最终还是放弃了 ,没有将心里的事告诉江好。

  让他放弃的原因正是江好的“任务”。

  这件事就连江好这样的“特殊警察”都出动了,还说什么情报,对方肯定也不简单,他怎么能图方便了事,拿苏雅的生命去冒险?

  “好吧,我答应你。”江好妥协了,“我现在就上网给我妈定机票,你答应我的事情你也必须做到。”

  宁涛点了一下头,“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我答应了,我就一定会做到。我回去准备一下,你等我电话吧。”

  “这么快就要走?”江好的语气有点奇怪,可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等我电话。”宁涛没有解释,转身离开了。

  他不敢冒险告诉江好,可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计划。在苏雅的房间之中,还有出租车之中他都嗅到了泥沙和铁锈的气味,还有一些柴油、鱼腥的气味,这些气味其实已经给他指引了一个大致的方向——那个家伙是从某个采砂场中出来的,苏雅很有可能也囚禁在那里!

  午后的阳光强烈,好像要将整条嘉陵江都晒干一样。水流平缓的江面上几艘采砂船正在作业,机器的轰鸣声和江流的声音混在一起,给这闷热的天气又添了几分烦躁感。

  一辆宝骏730行驶在坑坑洼洼的马路上。

  “师傅,在前面停一下,我下去看看。”一个沙场旁边,宁涛对野的司机说道。

  野的司机在路边停了下来,愁眉苦脸的样子,“兄弟,你究竟要到什么地方啊?我都拉着你跑半天了,这天这么热,空调又费油……”

  “我给你加钱,放心,不会亏你。”宁涛打开车门下了车。

  野的司机隔着车场看着走向沙场边走边嗅动鼻子的宁涛,忍不住冒出了一句话来,“你是狗变的吧?大热天的走一处嗅一处,神经病……”

  沙场围墙旁边,宁涛突然停下了脚步,他已经捕捉到了他想要捕捉的气味。他蹲了下去,使劲嗅了嗅,很快就确定了是那个出租车司机残留在地面上的气味,与他在苏雅的房间中和那辆出租车中锁定的气味完全吻合。

  苏雅会不会被囚禁在这个沙场之中?

  宁涛起身回到了他租的宝骏730的驾驶室旁边,掏出两百块钱递给了司机,“师傅,这是租车的钱,我不走了,你自己回去吧。”

  司机接过了钱,拿了钱之后才说道:“兄弟,这大热天的,你看我都快热成一条狗了,我开了那么久的空调,你刚才说给我加钱的,你看……”

  宁涛又从裤兜里掏出了一百块递给了司机,“谢了。”

  “兄弟你够意思,下次租车还找我。”司机拿了钱掉转车头离开了。

  宁涛顺着围

  (本章未完,请翻页)

  墙绕行,一边走一边观察环境,捕捉气味。半个小时候他来到了沙场的后面,路到这里也断了,一片茂密的山林挡在了身前。沙场堆的沙石侵占了一部分山坡,这山坡也成了一道天然的围墙。

  宁涛钻进了山林往高处爬去,山脚下的沙场随着他的高度一点点的进入他的视野,最后被他尽收眼底。

  沙场里一座座沙石垒砌起来沙丘,有的甚至有几十米高。几条运输带不断将沙石送到洗沙的振动筛上洗泥和分选,好几辆铲车忙着将洗出来的成品沙粒转装到砂石车中运走。

  在靠近江边的地方矗立着一排低矮简陋的大玻纤瓦房,还有一座两层高的小楼。有工人在大玻纤瓦房里活动,焊接坏了的振动筛,修补和电机什么的。那座小楼却是门窗紧闭,看不见有人在里面活动。

  观察了环境,宁涛的心里暗暗地道:“那一排大玻纤瓦房显然不可能是囚禁苏雅的地方,那座小楼倒十有八九是囚禁苏雅的地方,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去那座小楼里看看。”

  确定路线之后宁涛将手机切换成震动模式,然后从山坡上下来,进入沙场之后小心翼翼的向那座小楼的方向潜行过去。

  一座座小山一般的沙丘成了天然的掩体。

  迂回绕行,避开运载沙石的车辆和工程机械,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宁涛才潜行到小楼的后面。

  小楼一楼和二楼的窗户全都紧闭着,还拉上了窗帘,根本就看不见里面的情况。

  宁涛趴在小楼后面的一座沙丘后面,小心翼翼的观察小楼的每一扇窗户,他的眼睛和鼻子也进入了另一种模式。在他的眼里,一楼的一扇窗户后面隐约可见三团五颜六色的气。他的鼻子也依稀捕捉到了从窗户缝隙之中飘散出来的气味,两个男人的气味,一个女人的气味。

  宁涛的心里顿时放下了一块大石头,那个女人的气味正是苏雅的气味,她就被囚禁在那扇窗户后面的房间里!

  确定了情况之后宁涛从沙丘后面出来,猫着腰冲到了那扇窗户下面。

  窗户里传出了有人说话的声音。

  “妈的,这个鬼地方连一台空调都没有,我们还要在这里待多久?”

  “等老大消息吧,这次的买卖很大,老大说了,干了这票之后差不多可以享福了,再忍忍吧。”

  “这小娘们还挺好看的,要不我们……”

  “你这家伙在想什么?你想放炮的话,等赚了钱想怎么玩都可以,可老大说了东西没到手,这个女孩不能碰。”

  “等那什么东西到手之后,谁都不要拦着我,我一定要在小娘们的身上泻泻火,这么水嫩,不玩一玩实在是浪费了,哈哈……”

  “呜呜!呜呜……”苏雅的声音,似乎是在骂人。

  “你给我闭嘴,信不信我现在办了你?”一个男人威胁道,声音凶恶。

  苏雅的呜呜声没了。

  宁涛从地上抓起了一块石头,右手拿着背到了身后,然后抬起左手敲了敲窗户……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