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渐渐苏醒,兰勇缓缓睁开了眼睛,有光线照进眼帘,他看到了一个老旧的屋顶,木梁、青瓦都非常古老,不知道有多少年的历史。也就在这一刹那间,剧痛袭来,冲击着他周身的每一根神经,刚刚醒来的他差点又昏厥过去。

  他深深地吸了两口气,这才稳住。他想爬起来,可刚动一下手臂就传来了的刺痛感,仿佛有什么东西扎穿了他的胳膊。他努力将脖子抬了一点起来,他惊恐的发现他的肩膀被自己的臂骨刺穿了,白生生的骨头就像是被人吃掉了肉的排骨!

  然后,他看到了一只青铜大鼎,那只鼎冒着青烟,鼎上有一张人脸,正怒目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感到害怕。

  随后,他想起了发生的事情,他遇到了一个美丽的代驾,后来出了车祸……

  “你醒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打破了这个诡异的空间里的沉默。

  兰勇偏头,循声看去,他看到了一张年轻的脸庞,阳光帅气。这张脸让他感到熟悉,他忽然想起来了,这个青年不就是在水晶坊烤鸭店遇见的那个青年吗?当时还有两个漂亮的女人跟在这个青年的身边,后来他还撞了这个青年一肘。

  这个青年就是天外诊所的主人,宁涛。

  “不要担心,这一切很快就会结束。”宁涛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拿着账本竹简向兰勇走了过去。

  兰勇骤然紧张了起来,说话的声音直哆嗦:“你、你是谁?你要、要干什么?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

  宁涛来到了兰勇的身边,面色平静,语气淡淡:“你的问题还真多,不过我愿意告诉你。这里是天外诊所,我是这个诊所的医生,你出了车祸,幸好我路过那里,将你带回我的诊所。你受伤了,我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天职,你说我要干什么?”

  说话的时候,宁涛将账本竹简放在了兰勇的骨折的手上。

  兰勇的思维还是很乱:“那个代驾……”

  “她也受了点伤,不过只是皮外伤,我给她处理了一下,她已经走了。”宁涛说。

  兰勇顿时受了刺激,愤怒地道:“她害得我受了伤,居然一走了之,我要投诉她!我还要上法院起诉她,我要让她赔偿我的一切损失!”

  宁涛面带微笑:“那些事情等你伤好了再说吧,你现在的情况很危险,你流血过多,骨头露在空气中,这很容易感染,甚至有破伤风的危险,你愿意让我给你治疗吗?”

  “你这里能治疗这么重的伤?我看你还是将我送到医院里吧,我给你两百块钱。”兰勇根本就不相信这样一个简陋的诊所能治好他,他也不相信宁涛。

  宁涛只是笑了笑,然后拿起账本竹简打开查看诊断。

  账本竹简上浮现出了内容:兰勇,甲子年(1984)六月初一生人,禽兽不如之人。首恶不孝敬父母计十点恶念罪孽,次恶侮辱祸害未成年女孩七起计二十一点恶念罪孽,三恶颠倒黑白三起计九点恶念罪孽……一身计恶念罪孽五十一点恶念罪孽。可开恶念罪孽处方,取一目一耳以赎罪。

  五十一点恶念罪孽,这个兰勇身上的罪孽还没有一个街头混混多。他不是十恶不赦之人,不然账本竹简上就会出现以死赎罪的赎罪条款。

  如果当初他勇以承认自己的错误,跟陈雪道歉,接受应该有的惩罚,陈雪就不会死。可是他的做法却是否认,颠倒黑白,歪曲事实,甚至污蔑陈雪,将陈雪逼到了绝境之中。

  他不曾杀陈雪,可陈雪却因他而死。

  宁涛合起账本竹简,转身向书桌走去。

  “你嫌钱少了吗?我可以再加两百,不,我加三百,只要你送我去医院,我给你五百块。”兰勇跟着又补了一句,“我看你这诊所几天也赚不到五百块吧?不少了。”

  宁涛还是没有说话,提笔开恶念罪孽契约。

  兰勇用仅剩下的还能动的左手撑着地面,他想爬起来,可是刚刚撑起一点又摔下了下去。一点点轻微的震动都带来剧烈的疼痛,他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吸着气。

  宁涛淡淡地道:“你别费力气了,你不只是断了一条手臂,你还受了内伤,你随便乱动的话会加重内出血。还有,你一直都在流血,再过几分钟你就会昏迷,然后你的器官会因为没有血液供氧而衰竭……”

  “我、我给你一千块,你给我叫一辆急救车吧。”兰勇害怕了,快哭了。

  宁涛轻轻叹息了一声:“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医生就在你面前,你却让他给你叫急救车,你这不是侮辱他的医术吗?既然你这么不相信我能治好你,那你就这么躺着吧,我相信以你的顽强的意志力,你一定会等到急救车来救你的。”

  “那你打电话啊……我求求你了,打个电话吧……”兰勇崩溃了。

  “你的手机撞碎了。”

  “那、那用你的吧……快啊……”

  “不好意思,我的手机没电了。”

  兰勇真的哭了,他知道宁涛的手机肯定有电,但就是不愿意打电话给他叫急救车。

  还真是他猜的那样,宁涛就在说了手机没电之后掏出了手机看起了抖音视频。

  静谧的诊所空间里响起了男女合唱的声音:花瓣颜色好,阿妹更娇羞;看那春水流,流过小桥头……

  这是故意欺负人啊!

  “我求求你救救我吧……给我止血吧……”兰勇坚持不下去了,他明知道这个诡异的青年不怀好意,可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宁涛关掉了抖音APP,提着小药箱走了过来,然后将一张折叠好的处方签放在了地上,随后又在兰勇的左手中放了一支笔:“我看病治病有我的规矩,你需要在这张处方签上签字,签字之后,我会治好你。”

  兰勇想看那张处方签上写了什么东西,可躺在地上的他连抬起脖子的力气都没有了,他握着笔,手颤颤的在放在地上的恶念处方契约上写上了他的名字,写得歪瓜裂枣。

  “救我……快……我快要死了……”兰勇哀求道。

  宁涛收起了兰勇签下的恶念处方契约,从小药箱之中拿出了日食之刃。什么话都没有说,一手提起兰勇的一只耳朵,手起刀落,一刀就割下了兰勇的耳朵。

  “啊——”兰勇惨叫了一声。

  却不等他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宁涛手中的日食之刃又从他的一只眼睛上划了过去。剧痛袭来,他顿时昏死了过去。可是仅仅几秒钟他就苏醒了过来,继续惨叫。

  宁涛一边用灵力护住他的心脉,一边说道:“你的眼是给陈雪的,你的耳是给陈雪的父亲的。不管是谁做了恶都要付出代价,这就是你需要付出的代价。”

  “你是谁……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兰勇哀求着,眼泪和鼻涕止不住的往外流,还有他的裤裆,他已经尿裤子了。

  宁涛说道:“你体会到绝望的感觉了吗?”

  兰勇哭着说道:“体会到了……我错了……求求你不要杀我……”

  “我不会杀你,把这颗药吃了,你就能活命。”宁涛将一颗精品初级处方丹递到兰勇的嘴边。

  兰勇犹豫了一下,他怀疑是毒药,可是他哪里还敢违背宁涛的意愿,只犹豫了一下便张嘴吃了那颗精品初级处方丹。

  青烟涌来,转眼就将兰勇吞噬了。

  宁涛的心里思考着一个问题:“我是要他的命,还是放了他?”

  他要杀掉兰勇,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不需要青追或者江好动手,直接将兰勇带到珠穆朗玛峰旁边的“山中寺”,以兰勇的能力,他根本就走不出去,他要么摔死,要么饿死,总之是一个死。这种“技术性”的处理方式也不会带来什么不好的后果,没人会身负罪孽,也不会有人找到尸体。可是,真的要这样做吗?

  青烟散去,兰勇显露了出来。他在车祸中受的伤已经痊愈,只是少了一只耳朵,瞎了一只眼睛。他躺在地上昏睡不醒,一觉醒来他会忘记与天外诊所,与宁涛有关的一切。

  宁涛将兰勇抗在了肩头上,走到锁墙下打开了一只血锁。方便之门打开,他迈步走了进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兰勇的意识渐渐苏醒,他慢慢地睁开眼睛。他看到了明亮的光线,那是从窗户里照进来的阳光,温暖明媚。

  “这里是什么地方?”兰勇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他发现置身在一个古老却奢华的房间之中。墙壁上挂着好些油画,画的全部是欧洲中世纪的风景和人物,就油画的颜色和画框,就连他这个外行也能看出是真正的古董。另外房间里的家具也都是中世纪欧洲风格,也全都是货真价实的古董货。

  这是谁的房间?

  兰勇使劲摇晃了一下脑袋,可是他的脑袋里乱糟糟的。他能记起昨晚宴请陈校长和王主任,但晚餐的细节却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他更不会记得他请了一个代驾,出了车祸,然后被人带进了一个诡异的诊所。

  兰勇的视线忽然落在了一面穿衣镜上,他走了过去。他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他瞎了一只眼睛,还少了一只耳朵。

  “啊——”兰勇惊声尖叫,一拳砸在了穿衣镜上。

  哗啦!

  古老的穿衣镜碎了一地。

  门口突然传来了脚步声,房门打开,两个穿着铠甲的侍卫冲了进来,吼叫着什么,可是他根本听不懂。

  兰勇懵了一下,然后内心一片莫名其妙的激动:“难道我穿越了?寄生在了一个长得像我的王子的身上?”

  这时一个侍卫拿出了一台对讲机,用瑞天语说道:“有人侵入皇宫!身份不明且有暴力倾向,他打碎了苏菲娅皇后用过的镜子。”

  兰勇看到对讲机又懵了,试探地道:“这是什么时代?你们怎么会有对讲机?还有,你们都是我的侍卫吗?”

  另一个侍卫上前一步,突然一拳头抽在了兰勇的脑袋上。

  兰勇倒在了地上,脸贴着地,他的脑袋里有一千多个问号,可他已经搞清楚了一个,那就是他绝对不是他们的王子。

  等待他的也不是传奇的穿越生活,是监狱。

  这就是宁涛给他的安排,他不将兰勇扔进山中寺受死,却让他在异国他乡享受一段牢狱生活。闯入皇宫,这个罪其实并不严重,但打碎古董镜子就严重了。

  要是不会坑人,那还怎么成为天坑诊所的主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