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里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

  刀疤脸和光头男死了,两人都是颈动脉被割断,血流了一地。不难想象出当时的情况,那个“猛哥”进了门看见人质不见了,两个手下却躺昏死在地上,他几乎没有考虑和犹豫,拔刀就割了两个手下的脖子。

  这是杀人灭口。

  “你看见你在跟什么样的人斗了吗?这多危险啊,如果不是你运气好,躺在地上的就会是你和那个女孩!”江好打破了她和宁涛之间的沉默。

  在这样的环境里听这样的话,宁涛的心里却连一丝波动都没有。他是天生的善恶中间人,他的身上有善的灵根,也有恶的灵根,他适应这种场面的能力不是普通人所能想象到的。

  “答应我,以后不许再自己贸然行动了,好吗?”江好说。

  宁涛点了一下头,“有查到这两人的身份了吗?还有那个猛哥的。”

  江好说道:“这两人的身上没有任何身份证件,目前山城警方技术部门正在根据两人的相貌和DNA进行比对排查。至于那个猛哥,山城警方也正在排查监控录像,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宁涛又问,“那个王耀阳呢?”

  江好说道:“他是一个进出口贸易商,家人都在美国定居。他没有任何违法乱纪的记录,看上去是一个正当商人。如果不是你给我提供的情报,我们很难怀疑这样一个人。我相信,在他的背后应该还有一个买家,有人或者敌对势力已经盯上林清华的返祖项目了。”

  宁涛说道:“这么说来我岂不是立功了?”

  江好微微愣了一下,不过她转眼就明白宁涛的动机了,她白了宁涛一眼,“如果我说你立功了,你是不是跟着就要用你的功劳来替那个叫苏雅的女孩求情?”

  宁涛苦笑了一下,“她并不坏,相反的是一个心地特别善良的女孩子,你去阳光孤儿院看看你会知道我说的是真的。看在我给你提供了这么重要一个情报,还有帮你完成任务的份上,请不要追究她的盗窃行为,行不行?”

  “如果我不答应,你是不是不肯帮我了?”

  宁涛说道:“不帮。”

  “你行啊你,为了一个女孩要挟我,她是你什么人?”江好有些火了 。

  宁涛说道:“我也是一个孤儿,我将她看作是我的妹妹,她又没有做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能帮一下就帮一下吧。”

  “只是妹妹吗?”江好的语气和眼神里都带着点猜疑的味道。

  宁涛有些无语地道:“当然是妹妹,不然你以为我们是什么关系?人家还那么小,你的思想怎么……”

  江好及时打断了宁涛的话,“好,我帮你。”然后她转身往门外走,“我们去看看你的妹妹吧,这会儿她的伤口应该处理完了,我还得跟她谈谈,了解一下她所了解的情况。”

  宁涛笑了笑,江好将“妹妹”这个词咬得很重,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夜晚降临,千盏万盏灯火汇聚成河。

  一辆别克商务车来到了嘉陵江畔的一家高档的西餐厅旁边,然后缓缓停在了路边。

  驾驶室里,江好看了一眼手机刚刚收到的信息,她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王耀阳跑了,山城警方的人扑空了。”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宁涛说道:“一定是那个猛哥给他报信了,那个猛哥的底细查到了吗?”

  江好点开了一张照片,然后递到了宁涛的面前。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张证件照,照片中的人就是宁涛在幸福小区旁边遇见的那个出租车司机。

  江好说道:“他就是你所说的那个猛哥,他的真名叫邱猛,户籍所在地凉山洲,可十多年没回去了。他在东南亚当过雇佣兵,他的身上背负着好几条人命案子,是一个心狠手辣的职业杀手。”

  “可惜被他跑了,要是我再早一点给你说就能抓住他了。”宁涛说,他的心里多少有点后悔没有及时告诉江好。邱猛一日不落案,苏雅一日就不会安全。

  “你也不用担心,苏雅暂时有我安排人保护,我担心的是你,你从他的手中救走了苏雅,而他没有拿到他想要的东西,他不会放过你的,所以你不管做什么事都要小心。”

  宁涛点了一下头,“我知道。”

  “进去吧,林清妤快来了。”江好收起了手机。

  “那我进去了。”宁涛打开了车门准备下车。

  “等一等。”江好叫住了宁涛。

  宁涛看着她,“还有什么事?”

  “领带有点歪,我给你整理一下。”说话的时候江好已经伸手过来给宁涛整理领带,根本就没给他拒绝的机会。

  宁涛很尴尬,脖子绷得紧紧的。

  “好了。”江好仔细打量了一下宁涛,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你穿正装还挺好看的。”

  宁涛说道:“这套西装多少钱啊?”

  “三千八。”江好说。

  “啊?”宁涛顿时被吓了一跳,“那么贵!”

  江好瞪了宁涛一眼,“你这是什么反应?这是我给你申请的工作服,不用你掏钱,报销的。”

  宁涛这才松了一口气,“那还差不多,我进去了,等我消息吧。”他打开车门下了车,然后向餐厅走去。

  江好摇了摇头,嘟囔了一句,“给你一百万你不要,一套西装就把你吓成这样,怪人。”

  第二巴黎,山城最高档的西餐厅,能来这里消费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也是林清妤约宁涛来这里吃饭,江好非要给他准备一套西装的原因。

  江好看着宁涛的笔挺的背影,半响才冒出一句话来,“给你一百万你不要,随手就把支票撕了,一套三千多的西装就把你吓一跳,你一点都不觉得你很奇怪吗?”

  宁涛刚走到餐厅大厅门口就接到了林清妤的电话。

  “林小姐我到了,你在哪?”宁涛说。

  林清妤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路上有点塞车,你先进去,我定了餐桌,你说我的名字就可以了,我恐怕还要一刻钟才能到。”

  “好的,那我进去等你,不着急,你小心开车。”宁涛挂了电话走了进去。

  报了林清妤的名字,一个服务生将宁涛领到了一张餐桌前,并给宁涛上了一杯加冰的水。

  餐厅旁边就是嘉陵江,两岸的灯光和月光洒落在江面上,山水灯光,自成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幅瑰丽的山水画。

  宁涛看着江景,心里想着事情,“林清华的寻祖项目研究的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引来了境外的敌对势力来抢?还有,账本竹简给林清华的诊断是新妖,这个妖的定义究竟是什么?”然后他又叹了一口气,“陈平道啊陈平道,你个坑货,你把天外诊所塞给我,让我也变成了一个修真者,可与修真有关的事情一件都没跟我讲,如果再见到你,我非得和你好好算一算账。”

  然而,能不能再见到陈平道,这一点却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咦,那不是我们班的宁涛吗?”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传来。

  宁涛的思绪回到了现实中,移目看去,一眼便看见了四个人。其中三个是他的同学,梁婷、田梦娇和杨海。此刻,杨海看他的眼神恨不得扑上来将他吃了一样。

  发现他并表现得很惊讶的叫梁婷,她正挽着杨海的手。她和杨海,显然是背着唐玲出来幽会了。不过就杨海那种男人而言,这也算是常规操作,他不可能永远守着唐玲一个女人。

  还有一个田梦娇,因为长得漂亮,班里的男生都说她是班花,追求她的人也多。她心高气傲,从来不曾正眼瞧过他,大学四年和他说过的话加起来都不超过二十句。此刻她正挽着另一个青年的手臂,那青年衣着得体,戴着了一只价值几十万的劳力士表,特别显眼。不难猜到,她总算是找到她的“真爱”了。

  这四人突然出现在面前,给宁涛带来一点地球太小的感觉,可他还是打了一个招呼,“几位同学,吃饭?”

  梁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宁涛,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在这种地方来还说什么吃饭,你不觉得土得掉渣吗?”

  宁涛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杨海凑到了那个一身名牌的青年的耳边低语了一句什么。

  那个青年点了点头,他的视线再次移到了宁涛的身上,这一次他的眼神里多了一丝狠劲儿。

  “宁涛,混得不错呀,居然也会穿西装打领带来这么高档的餐厅吃饭了,中彩票了啦?”梁婷又说了一句,说话的时候还可以去看了一下杨海的反应。

  这动作,她显然是或多或少知道点什么,然后用这种方式去讨好杨海。

  “是就餐,不是吃饭,我可以土,但你不能土,你要是土了就不值钱了。”宁涛说。

  “你……”梁婷被噎到了。

  “跟他废什么话?别人还以为我们和他很熟。”田梦娇又用温柔的声音对那个青年说道:“沈军哥,我们走吧,没必要跟这种人浪费时间,好好的气氛不要因为一个骗吃骗喝的人给破坏了。”

  “你说谁骗吃骗喝?”宁涛真生气了。

  “你管我说谁?”田梦娇一脸的轻蔑和不屑,“你就算穿西装打领带坐在这里,在我的眼里也还是那个守大门的人。工地和物业才是你该去的地方,不要坐在这里装模作样装什么成功人士了,别人不知道你是什么人,难道我们还不知道吗?”

  宁涛站了起来,声音冰冷,“那你说我是什么人?”

  被称作沈军的青年忽然开口说道:“你就是宁涛?你很拽啊。”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