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宁总,你叫什么名字?”李彪凶巴巴地对那个女孩说道。

  “宁总,我叫……小翠。”女孩的声音很小。

  李彪突然将小翠推进了宁涛的怀里,嘿嘿笑道:“把宁总伺候舒服了,我把你送给宁总当小的,一辈子吃香的喝辣的。”

  小翠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宋承鹏、纪晓风、郎威三人在这里都有“相好的”,而且数量很多,三人只是招了一下手,一大群古装女郎便去了他们身边,搂腰的搂腰,牵手的牵手。

  没被选中的古装女郎也没有下去,而是为宁涛几人表演节目。有的学维密走秀,猫步专业。有的就着一根钢管跳舞,舞姿撩人。还有的表演乐趣,弹古筝的,吹箫的,弹琵琶的,拉二胡的,当真是吹拉弹唱样样精通。还有写毛笔字的,画画的,朗诵唐诗宋词的,有姿色也有才气。甚至还有表演小品的,有的女子扮演古代的书生,当着几个观众的面调戏青楼女子,尺度满满。

  不说别的,就这龙门客栈的这些“服务员”的年龄姿色,还有她们的才艺,这个会所就不会缺生意,收入也肯定不低。

  宁涛的心里暗暗地道:“这会所这么隐秘,来的客人又是北都的富豪名流,收入肯定是很大。这个李彪经营着这么一家会所,却还来工地上抢沙石水泥生意,这有点丢分了吧?难道他并不是这里的真正的主人,不过是给人家看场子的人?”

  三个公子哥各玩各的,他们放得开,那些伺候他们的女子也放得很开。

  只有宁涛老老实实地坐着,看表演,连小翠的手都没摸一下。

  玩了一会儿,宋承鹏给郎威递了一个眼色。

  “宁总,我们喝一杯。”郎威将手中的酒杯伸向了宁涛。

  宁涛与郎威碰了一下杯,然后喝掉了杯中的酒。

  酒是红酒,贴着拉菲堡的标签,年份是1998年,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好酒。可喝在嘴里,宁涛觉得和几十块一瓶的长城、张裕什么的没多大的区别。

  郎威看着宁涛喝掉杯中的酒,他却没喝,仍旧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宁涛。

  这样的行为在酒文化深厚的华国,这已经不是不给面子那么简单了,而是直面挑衅了。

  李彪皱了一下眉头:“郎公子,大家都是朋友,你这样就不对了。”

  郎威呵呵笑了笑:“彪哥,看在这段时间在你这里玩得开心的份上,我这是一片好心在帮你。”

  李彪愣了一下:“帮我?郎公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郎威指着宁涛说道:“这个人,你看他像公司老总吗?我看他就是一个骗子,他在耍你玩。”

  李彪移目看着宁涛,声音转冷:“宁总,他说的是真的吗?”

  宁涛淡淡地道:“你着什么急,他的话显然还没说完,你先听他把话说完。”

  李彪心头火气,忽然一巴掌抽在了坐在宁涛身边的小翠的脸上,骂道:“你他妈还愣着干什么?倒酒!”

  这一巴掌抽得很重,小翠的脸上顿时浮起了一只巴掌印。她显然是被打疼了,也被吓到了,眼泪一下子就滚落了下来,可她不敢哭出来,赶紧用手背擦了擦,然后起身拿起酒瓶去给宁涛倒酒。

  宁涛的眼神已经冷了下来。李彪当着他这个天外诊所的主人的面抽一个可怜的女孩的耳光,在他的面前作恶,欺辱弱小,这与抽他的耳光有什么区别?

  可是,没人留意到他的眼神变化。

  不过就算是留意到了,这些人也会不屑一顾。

  “这位什么宁总,我听说你在这村子旁边有一个投资几十个亿的楼盘,不知道都有哪几个股东,你说出来听听,兴许我还认识。”郎威的声音里带着调侃的味道。

  宁涛却看着小翠,关切地道:“疼吗?”

  小翠慌忙摇头:“不疼……不疼。”

  郎威冷哼了一声:“你倒是说啊,纪兄也在这里,他家就是专门搞房地产开的,地产圈的人差不多都认识,你不敢说,那是因为根本就没人投资吧?”

  李彪冷冷地看着宁涛,一副在等宁涛开口的样子。

  宁涛却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

  “这位宁总,现在搞房地产的准入条件很高,我恰好就是搞这行的,你说要在这偏僻的地方搞一个几十亿的楼盘,恕我直言,这个我一点都不相信。谁会跑这里来买楼,如果真有几个人给你投资了几十个亿,那么我真的怀疑那几个人的脑子进水了。”

  宁涛又喝了一口酒,他好像不是正经受挖苦和质疑,而是在听收音机。

  李彪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了:“宁总,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吗?”

  宁涛淡然一笑:“谣言止于智者,而我觉得你是一个聪明”

  说话的时候,他用眼角的余光观察宋承鹏。

  直到现在,宋承鹏都没有说一句针对他的话,一直都不动声色的看着戏。他的实力最强,却躲在最后,他才是真正的聪明人。

  砰!

  李彪突然一巴掌拍在了八仙桌上,厉声说道:“宁总,该给你的面子我都给了,我这里的女人你也玩了,我这里最好的酒你也喝了,也是时候拿出你的诚意了吧。我说过,你那个几十亿的楼盘的沙石、水泥和土方都承包给我,我们现在就签合同!”

  一个古装女郎将一只公事包提了上来,打开,从里面抽出了三份合同来。

  李彪把什么都准备好了。

  宁涛却连看都没有看面前的合同一眼,却对身边的小翠说道:“小翠,你是哪里人?”

  “我是……”小翠正要说,可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跟着看了李彪一眼,现李彪正恶狠狠地瞪着她,她立马就闭紧了嘴巴。

  宁涛说道:“不用害怕,我知道你心里有说不出的苦,今天我们在这里相遇也是一个缘分,我愿意帮你,而你只需要再勇敢一点。告诉我,你的老家在哪里?”

  小翠的嘴唇动了动,终于鼓起了勇气说了出来:“山西。”

  “你是怎么来这里的?”宁涛又问。

  李彪突然站了起来,一脚踹向了小翠的小腹。却不等他的脚踹在小翠的小腹上,一只手突然伸过来,抓住了他的脚踝,他的脚就像是被石锁锁住了一样,进不得,也挣脱不掉。

  手,是宁涛的手,在这里愿意帮一个弱小女孩的除了他还能是谁?

  李彪怒吼道:“你敢——”

  没等李彪把凶人的话全吼出来,宁涛忽然将手往前一推,李彪的身体顿时失去平衡摔倒在了地上。

  三个富家公子哥顿时愣在了当场,他们似乎压根儿就没想到宁涛敢在李彪的地盘上动手。

  宁涛将李彪推倒在地上,却连看都懒得看李彪一眼,他又对小翠说道:“我想带你离开这里,你要是愿意跟我走的话,我就带你走,没人能拦得住你。”

  小翠这才回过神来,她忽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扑通一下跪在了宁涛的面前,抓着宁涛的裤管,哭着说道:“叔叔救我,我是被骗到这里的,我还在读书,我想回家,我想回学校……救救我吧……”

  宁涛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将她扶起来的过程里往她的身体之中出入了一丝灵力:“就冲你叫我这声叔叔,无论如何我也会带你离开这里,然后送你回家。”

  “好大的口气!”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李彪大吼了一声:“兄弟们,关门,抄家伙!”

  几十个西装男从龙门客栈的大厅门口涌了进来,门也关上上。

  上百个古装女子争先恐后的往楼上跑去,她们之中肯定还有被骗到这里来的人,可眼前这阵仗,谁还敢相信宁涛能帮助她们?

  有时候,当你处在困境或者绝境之中的时候,如果有人给你递来一根绳子,你先得有勇气抓住绳子往上爬。如果你连这点勇气都没有,谁又能救得了你?

  只有小翠留了下来,站在宁涛的身后,瑟瑟抖。

  李彪盯着宁涛,表情狰狞:“妈的,原来你从一开始就在耍我,很好,很好,今晚老子不弄死你就不姓李!兄弟们,先给我打断两条再说!”

  花子突然冲了上来,挥手就将手中的一支钢管砸向了宁涛的脑袋。

  宁涛没躲,只是看着花子,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砰!

  钢管砸在了宁涛的脑门上,一个沉闷的响声里又高高弹了起来,给人的感觉它并没有砸在一个人的脑袋上,而是砸在了一只轮胎上一样。

  钢管弹飞了,宁涛的脑门却连一块皮都没有破。

  “老子不信打不死你!”花子骂了一句,忽然跳了起来,双手抱着钢管又往宁涛的脑袋砸了下去。

  “不要——”小翠惊声尖叫。

  砰!

  钢管又砸在了宁涛的脑袋上,更大的力量,更狠的攻击,可结果还是一样,他的脑袋连一块皮都没有破。事实上别说破一块皮,就连一根头都没有被砸落。

  大厅里死一般寂静。

  宋承鹏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一线精芒也就在那一瞬间从他的眼眸之中一闪而过。

  宁涛忽然咧嘴一笑:“打够了没有?”

  花子这才回过神来,他蹬蹬往后退,一边吼道:“上啊!弄死他!”

  一大群西装革履的社会人向宁涛扑了上去。

  对于社会人来说,没什么事情是棍子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几十根。

  更何况,他们还有刀子。

  宁涛嘴角的笑容却更浓了。js3v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