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365章 我报警了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09 18:20:37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宋承鹏显得有些紧张,他压根儿就不相信宁涛会给人治病,更不相信宁涛会为他的身体着想,可是“强权”之下唯有低头,他除了忍耐还能做什么?

  其实,无需等到账本竹简给出诊断,宁涛仅凭望术看到的丝丝缕缕缠绕在宋承鹏身上的恶气,便不难判断出一个大致的结果出来。

  “好了吗?”宋承鹏不想与宁涛多待一秒钟的时间。

  宁涛面带微笑:“好了。”

  宋承鹏跟着抽手。

  宁涛搭在宋承鹏手腕上的手突然张开,一把抓住了宋承鹏的手腕。

  “你要干什么?”宋承鹏运力抽了一下,可根本就挣脱不了宁涛的五指禁锢。

  “你有肾虚的症状,需要针灸。”宁涛说,说话的时候,另一只手抓起天针,一针就扎在了宋承鹏的手背上。

  “你……”宋承鹏愤怒地道:“你算什么医生?你说我肾虚,你为什么给我的手背针灸?”

  人家说庸医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可宁涛这个医生居然是肾虚医手背,这比庸医还不如!

  宁涛却笑了笑:“为什么不可以,医术到达一定的境界,你这个肾虚之症,别说是扎手背能治,就算是扎屁股都能治,要不要试试?”

  宋承鹏怒容满面,起身就走。

  宁涛的目的只是扎他一天针恶疾,那真的是随便扎什么都可以。宋承鹏离开之后他就拿起了垫手的账本竹简,将之打开查看针对宋承鹏的诊断。

  账本竹简上浮现出了内容:宋承鹏,壬申年六月初六生人(1992年),娇纵烂淫之人,首恶烂淫1382起计691点恶念罪孽,三恶经商欺诈……一身集恶念罪孽766点,可开恶念处方签,取双卵以消罪。

  取双卵以消罪,这不是宫刑吗?

  宁涛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赎罪条款,不过也不意外,古话说万恶淫为首,虽然它一次才0.5的罪孽,可累积起来就很吓人了。宋承鹏在这条“犯罪”道路上行走了1382次,账本竹简给出这样的诊断也很正常。

  账本竹简是因为宋承鹏的身上有肾虚之症才给出的可开恶念处方契约的诊断,并不是宁涛踹的那一脚,扎的那一针。从这点来看,它还真是够坑的,正常情况下,谁愿意因为治肾虚而把双卵给切了的?不过真要是切了,肾自然也就不虚了。

  可惜,他最想看见的“造新妖”这条罪孽却没有出现。

  宁涛的心里暗暗地琢磨着:“没有造新妖这条罪孽,是这个宋承鹏没有参与寻祖丹的研制与提供,还是另有原因?”

  宋承鹏显然是知道那块地皮是用来干什么的,所以才会唆使郎威揭穿他,这也就说明他是知道寻祖项目的,知道却没参与,那让江好变成新妖的寻祖丹又是谁制造出来并送到了生物研究所?

  这些问题恐怕只有潜入创世生物科技公司才有可能找到答案。

  随后宁涛又将郎威和纪晓风两人叫了过来,两人的诊断与宋承鹏差不多,都有“烂淫”的首恶,而且数量惊人。也是一样的情况,账本竹简之所以给出诊断,那是因为两人的身上有肾虚之症,还有一些别的毛病。如果他们是健康的,即便宁涛将他们打成重伤,账本竹简也是不会给出恶念处方契约的诊断的。

  账本竹简给出诊断之后,宁涛并没有对郎威和纪晓风使用天针恶疾。这倒不是他心慈手软了,而是这一次他只有两个目标,那就是李彪和宋承鹏。如果他对这里的每个恶人都使用天针恶疾,几十个身患不治恶疾的人集体爆发,恐怕连防疫部门都会惊动,也会有人怀疑是他下了毒。

  给纪晓风和郎威诊断之后,宁涛就将拿出来的东西都收了起来,合上小药箱,翘着二郎腿看着一群女人在那里争先恐后的揭发李彪的罪,然后去领钱。宋承鹏、纪晓风、郎威和李彪四人也很配合,用手机银行给那些女人转账,去一个转一个。

  又是半个小时转眼过去了。

  小翠给最后一个女人录完举报视频,那个女人走向宋承鹏领钱,她则拿着手机向宁涛走了过来:“宁大哥,录完了。”

  宁涛拿过了手机:“小翠,你和你的姐妹们都走吧,离开这里。”

  小翠有些紧张地道:“你呢?”

  宁涛说道:“我还有点事要处理,我给你一个电话,你出去之后要是没法自己回家,你就打这个电话,我会送你回去。”

  小翠忽然对着宁涛深深地鞠了一个躬,眼泪无声的流了下来,声音也有些哽咽:“谢谢你,宁大哥,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你,将来我有出息了,我一定会报答你的大恩。”

  宁涛坦然受了这份感激之情,他给小翠写了一个电话,然后递给了她:“快走吧,要不然就没时间了。”

  “嗯!”小翠拿着宁涛给她的电话号码,又对宁涛深深地鞠了一个躬,然后转身向门口跑去。

  一大群女人跟着她往门口走,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样子。她们举报了李彪的罪行,还得到了十万块的举报费,谁要是还想留在这里,那就真成了傻逼了。

  “站住!”李彪吼道:“你们谁都不能离开这里!”

  没人听他的,他吼得越凶,那些女人跑得越快。小翠打开房门,一百多个女人转眼就跑得没影了。

  李彪看着宁涛,那眼神,仿佛宁涛与他有杀夫之仇,夺妻之恨。

  宁涛笑着说道:“李彪,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是想杀我,还是想打我?”

  李彪说道:“你不知道你都了些什么,如果你有种就把我们全杀了,如果没有,那你的下场会很惨。”

  宁涛起身向李彪走去。

  李彪骤然紧张了起来,慌忙爬起来往后退。

  宁涛淡淡地道:“就你这胆量也能当老大?我猜这龙门客栈的真正的老板不是你吧?我打你,你能忍,那是因为你没办法。我让那些女人举报你,你也能忍,那是因为你相信你后面的老板能摆平,是吗?可是,我让那些女人离开,你就忍不住了,因为她们都是你老板的摇钱树,你要是弄丢了,他饶不了你,对吗?”

  李彪眼神闪烁,没有接话,倒是后退的速度加快了许多。

  这一次宁涛却没有去揍他,而是走向一面墙壁下的柜台。之前,李彪就是冲进那个柜台里,然后拿出了那支手枪。

  柜台后面的墙壁里嵌着一只保险箱,德国进口,需要密码和指纹核对才能开启。

  宁涛问道:“李彪,这保险箱里装着什么?你过来打开给我看看。”

  “哼!我就是死也不会告诉你,更不会给你打开!你有本事,你自己弄开它!”李彪的口气莫名强硬。

  宁涛只是淡淡地笑了笑,然后蹲了下去。他从小药箱之中取出了一张错别字版的拔符,然后贴在了保险箱上,灵力激活,顺势一拔,咔一声响,保险箱的箱门打开了。

  保险箱里面装着很多现金,还有一本账本,一台手机,一只硬盘。

  宁涛将那只账本和手机还有硬盘拿了出来,然后关上了保险箱的门,站了起来,一边往回走,一边翻看账本。

  “你……”李彪目瞪口呆地看着宁涛,“你……怎么可能打开保险箱?”

  宁涛淡淡地道:“一只破箱子而已,我想开就开。”

  李彪的视线落在了宁涛手中的账本上,神色顿时紧张了起来:“你、你把它给我,不然你会……”

  宁涛突然扭头,怒吼道:“闭嘴!”

  这声音犹如晴空霹雳,震得人耳膜嗡嗡直响!

  李彪一哆嗦,差点跌倒在地。

  宁涛继续看那本账本,那上面记载的内容很丰富,某某大人物什么时候来玩,叫了谁伺候,走时又收了多少钱的好处都一一记载在册,甚至还标注出了偷拍视频的编号,非常详细。

  偷拍的视频显然都装在保险箱里的硬盘里。

  宁涛在后面居然还翻到了宋承鹏的记录,他前后三次叫了未成年的女服务员,一十四岁,两个十五岁,第一个还受了伤,他给了人家两万块钱的医药费。每一次也都有偷拍视频,编号也都是有的。

  宁涛叹了一口气:“禽兽啊,十四岁……”

  他移目看了宋承鹏一眼。

  宋承鹏也看着宁涛,可他不知道宁涛为什么会在看账本的时候看他。

  宁涛合起了账本,连带那只硬盘一起装进了小药箱,随后他唤醒了那只手机。

  手机是老年机,联系人里只存了一个号码。

  宁涛拨出了那个号码。

  嘟嘟嘟,嘟嘟嘟……

  几秒钟之后电话接通了,手机里传出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今天又不是对账日,打电话给我干什么?”

  这声音的音质清澈,却给人一种冰冷无情的感觉,从声音的特征来判断,她的年龄并不大。

  宁涛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李彪在我的手里,你的账本和硬盘也都在我的手里。”

  “你是谁?”对方的声音骤然紧张。

  宁涛说道:“收账人。”

  “收账人?”对方冷笑了一声,“你并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会死的。”

  宁涛冷笑了一声:“那就看看是谁死吧。”

  对方挂断了电话。

  宁涛将手机也扔进了小药箱之中,他移目看着李彪,然后向李彪走去,声音冰冷:“那个女人是谁?”

  李彪吼道:“我不知道,你杀我也不知道!”

  毕波,毕波……

  外面突然传来了刺耳的警.笛声。

  郎威忽然放声大笑:“哈哈哈!你让我们给那些女人钱,我顺便也报了个警,你这混蛋完蛋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