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了,桃花村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没有一家亮着灯。城市越来越繁华,乡村却越来越冷清,年轻人都走了,剩下的只是一些老人,还有上不了学的孩子。

  一辆电瓶车穿过桃花村,来到了位于村尾的龙门客栈。

  龙门客栈里也没有一盏亮着的灯,没有月亮的天空黑黢黢的,它也黑黢黢的。

  大门却是敞开的,也没有门卫站岗。

  那些女孩跑了,她们一人得到了十万块,争先恐后的揭发李彪的罪行,她们是不会再回来的。

  宁涛骑着天道号电瓶车进了大门,继续前行,他唤醒了眼睛和鼻子的望术与闻术的状态,飞快地观察着所能观察的每一个地方,每一个角落。

  他没有看到有人存在的先天气场,残留在空气中的人的气味倒是很多,但那都是以前留下的。

  雄伟大气的龙门客栈转眼就到了,也是静悄悄的,一盏灯都没有亮。

  仍然没有看见有人存在的先天气场,空气中却多了浓浓的清洁液的味道。宁涛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他将天道号电瓶车停在了门外,然后走进了龙门客栈的大厅。

  龙门客栈的大厅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地面还残留着水渍,清洁液的味道就是从那些水渍之中散发出来的。还有血腥味,虽然清洁液的气味很浓,但无法完全掩盖残留在空气分子之中的血腥味道。整个大厅都被打扫得干干净净,桌椅也被摆得整整齐齐。

  虽然没有亲眼看见,亲身经历,宁涛却也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当时,警察包围了这里,他必须要走。警察却只带走了宋承鹏、郎威和纪晓风,而没有将李彪带走。李彪丢了账本,丢了硬盘,他上面的人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杀人灭口!

  地面虽然被人用兑了清洁液的水清洗过,可空气依然残留着很多人体留下来的气味。宁涛捕捉那些气味,梳理它们。很快,一个陌生的气味进入了他的鼻孔,带着一点雪茄的香味,是一个男人的气味。

  宁涛锁定了他的气味,绕过楼梯往大厅尽头走去。

  大厅尽头有一条走廊,通往龙门客栈的后院。

  走出走廊,迎面是两排类似古代秀楼一般的仿古建筑,还有一条用石板铺就的“街道”和临街的铺面,有的挂着酒幡,有的挂着面点之类的招牌。

  不难去想象一个画面。

  身份高贵的嫖.客来到这里,随意逛街,街上开酒肆的,卖包子的都是妙龄女郎,还不心猿意马?秀楼上,窗户打开,一个古装美女探出头来,一不小心弄掉手里的绣盘,砸在你的身上,然后嗲声嗲气地跟你说,公子,请你给我捡上来,你捡是不捡?

  可惜,宁涛看不到那样的场面了。这里静悄悄的,门窗紧闭,没有一盏灯是亮着的。

  那个带着雪茄味的气味在向前延伸,还有李彪的气味,只是无法确定是什么时候留下的。根据大厅里的情况,宁涛怀疑那个抽雪茄的人杀了李彪,然后把尸体处理掉了,清洗了杀人现场。可也存在另外一种情况,那就是那个抽雪茄的人杀了李彪的手下,绑走了李彪。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那个抽雪茄的人都是宁涛的猎物,他已经锁定了他。

  街道尽头,抽雪茄的人的气味转个了一个弯,进了一座秀楼。这座秀楼门窗紧闭,看不见有先天气场释放出来,可空气中的血腥味却浓了许多。

  宁涛抬头看了一眼,他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他纵身一跃,身体拔地而起,虚空踏两步,落脚之时已经在秀楼的二楼的阳台上。落脚时有一点声响,这没法避免。

  窗户后面拉着厚厚的遮光窗帘,就算里面有人,也看不见他的先天气场。

  咻咻咻!

  房间里突然传出异样的声响,几乎在同一瞬间,窗帘破裂,贴着窗花的纸窗户破裂。

  而宁涛早在那之前已经一个旱地拔葱,身体已经跳跃到了阳台上的挑梁上,双手抱着挑梁,脚撑在另一侧的墙壁上。

  咻咻咻……

  一颗颗子弹从房间里飞射出来,窗帘被打得千疮百孔,木格窗户也分崩离析,碎片横飞。

  “救命啊!”李彪的声音忽然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哼!”一个冷哼声音。

  “啊!”李彪惨叫了一声。

  就在那一瞬间,宁涛的双手松开阳台的挑梁,双脚在墙壁上一蹬,他的身体从窗户中一头扎了进去。

  房间里没有等,可是房间里的两个先天气场却如同是灯笼一样,为宁涛将黑暗的房间照亮。

  一个长发男子正面对着窗户,他的手中拿着一支装了消音.器的微型冲.锋枪,另一只手拿着一支弹夹,正准备更换弹夹。他的脸上蒙着黑色的蒙巾,看不见他的面孔。他的身材很强壮,也很匀称。

  李彪被吊在房梁上,胸口扎着一把军刀,鲜血涌流,他的先天气场正在快速衰弱。

  这些,都是宁涛穿窗而入的那一瞬间的一眼所见。

  宁涛突然闯进来,那个长发男子吃了一惊,慌忙后退,同时加快了更换弹夹的速度。

  宁涛哪里容许他更换弹夹,一抖手,一根天针就飞射了过去。

  百步穿杨飞针术。

  长发男子突然一个倒空翻,避开天针的同时在空中更换好了弹夹。落地之时,他的手臂甩了过来,枪口对准了宁涛的方向。

  嗤!

  落空的天针突然转弯,一头扎在了长发男子的肩胛上。他的握枪的手臂顿时软踏踏的掉了下去,噗噗噗,一梭子子弹打在了地板上,实木地板的碎片横飞。

  百步穿杨飞针术不是把天针射出去就不管了,而是以灵力为线,控制它飞回来。宁涛虽然达不到百步的程度,可眼前这点距离却是没有问题的。而那个长发男子以后空翻躲开天针,还在空中完成更换弹夹的动作,姿势很帅,可挡着天针回飞的路了。

  宁涛一招手,那根天针嗖一下又飞回到了他的手中。

  却就在这一瞬间,侧身一扑,撞开房门,往楼下滚去。

  宁涛拔腿就追。

  “救命……”李彪的声音忽然传来,很虚弱,充满了恐惧。

  宁涛的脚步滞了一下,这一刹那间他的心里极其犹豫。从警察局出来,他便开方便之门回到了天外诊所,然后骑天道号电瓶车赶到龙门客栈。他的目标正是李彪,李彪知道的秘密他也想知道,还有李彪身上的1997点恶念罪孽也让他心动。诊金事关身家性命,他怎么会嫌多?

  砰!

  楼下传来撞破窗户的声音,那个长发男子就在宁涛犹豫的这一点点时间里逃出了这座秀楼。

  “救我……”李彪的声音。

  宁涛叹了一口气,放弃了追捕那个长发男子的念头。李彪身受重伤,随时都有可能死去。他固然能追上那个长发男子,可再回来的时候就没有李彪了。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他只能选一样。

  宁涛走到了李彪的身边,打开小药箱,取出一颗精品初级处方丹直接塞进了李彪的嘴里,同时往李彪的身体之中注入了一丝灵力,帮李彪稳住心脉。

  就扎在李彪胸口上的那把军刀的位置来看,那个长发男子显然是想一刀扎进李彪的心脏要他的命的。也不知道是因为太黑暗的原因,还是关键时刻李彪躲了一下,那把军刀并没有扎在李彪的心脏上,偏了两毫米的样子。如果不是那两毫米的偏移,李彪此刻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我能救你,但我治病有我的规矩,你要在我开给你的处方上签字,你愿意吗?”宁涛对李彪说。

  “愿意,愿意,快救救我……”命悬一线,李彪为了活命,没什么是他不愿意的。

  这就达成交易了。

  宁涛解掉了李彪手上的身子,然后又从小药箱之中取出了一张画有血锁的普通处方签,开血锁,将李彪拖进了方便之门中。

  天外诊所七星灯灯火点点,善恶鼎怒容满面,青烟袅袅。

  宁涛将李彪拖到了诊所中间的空地上,也不管他,直接去了书桌前开恶念处方契约。在龙门客栈的时候他已经用账本竹简给李彪诊断过了,也就无需再诊断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李彪很紧张,很害怕。

  宁涛淡淡地道:“我的诊所,放心吧,只要你在处方上签字,我一定会治好你。”

  “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害怕……我好心听到了我妈的声音……”李彪的声音怪怪的,“她好像在叫我的名字……可她已经死了,那年我把她治病的钱拿去赌输了,我对不起她……”

  人在做,天在看,该还的账始终要还。

  宁涛快速书写着恶念处方契约,一边说道:“那个杀手,你认识吗?”

  “不认识。”

  “那你知道是谁要杀你吗?”

  “她。”

  “她是谁,在什么地方?”

  李彪却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和联系都是通过那台手机,那个号码,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

  宁涛顿时皱了一下眉头,那台手机已经交给江好,江好也将它交上去了。不过,就算是那台手机还在手中,那个女人也不能再与他联系,更不会接他的电话。

  “你再想想,你与她联系的时候,也没有听到过什么特别的环境音?比如飞机起飞的声音,高铁行驶的声音,或者旁人说话的声音?”

  “我想想……”李彪陷入了回忆之中。

  他很配合,只因为想活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